“誒誒,我剛剛親眼所見,青雲寨那幫土匪好像抱著啥東西往湘江那邊去了,好像要去挖什麼東西。”

青雲鎮上,一個獵戶正在茶社裡大肆宣傳著。

“哎呀,那幫泥腿子跑過去準冇好事,咱這青雲鎮可就指著那點水過日子了。”

“就是就是,這大旱災年,可不能讓他們胡來啊。”

“趕緊聯絡人,咱們人多勢眾,不怕他們。”

“好,好,就這麼辦。”

茶社內人群激憤,當下便有不少人紛紛衝了出去,找著各自街坊領居去訴說此事。

但是傳著傳著慢慢這味道就變了。

“你說有人親眼所見青雲寨的那幫土匪要去湘江挖金子?臥槽,趕緊叫人啊咱們也去搶啊。”

“什麼,你說有人親眼所見青雲寨的泥腿子要去湘江不是挖金子,是去跳河?他媽的有病吧。”

“你說啥?有人親眼所見湘江裡蹦出一群帶著金子的泥腿子要攻打青雲鎮?”

……

一開始人還不算多,但隨著謠言越傳越歪,一大幫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紛紛自覺加入了隊伍。

浩浩蕩蕩的人群,帶著他們各自的想法,踏上了前往湘江的旅途。

而此時,對此完全不知情的莫羽,正在經曆他這二十來年最為社死的時刻。

論該如何才能緩解尷尬……

可惜冇有人告訴他答案,無奈的莫羽也隻能板著一張臉,假裝無事發生。

這時陳大牛一路小跑到他跟前,小心翼翼的問道。

“大當家,這女娃子哪來的啊?”

“咋就突然出現了?”

“你跟她很熟麼?”

“誒,她好大的勁啊?”

“長得一般就是太瘦了點,不如鎮上的翠花好看,這細胳膊細腿兒的。”

莫羽臉都黑了,我特麼哪知道她哪來的,我都冇臉去見人了,你丫就不能有點眼力勁?

“滾,問她去。”

“好嘞,對了,我剛剛真冇放屁……”

“陳大牛,你特麼給我去死吧你。”

“哈哈哈哈……”

一幫人說著笑著,冇過多久便來到了湘江邊上。

莫羽看著眼前的湘江,不禁皺了皺眉頭。

這特麼也能叫江?這簡直就是個小溪了好不好,水位低的估計連半米都不到。

而且最坑爹的是,他所處的位置,跟江麵有接近4米高的落差,坡度大概是有45度的樣子,彆問他咋知道的,反正就是這麼多。

管他呢,先試試再說,莫羽最大的優點就是從不墨跡,遇事不決先乾爲敬,也就是俗稱的莽。

好在這群人裡麵還是有幾個木工活乾得不錯的,整個水車雖然看起來十分簡陋,但結構完整,裝起來也都十分順暢。

中間雖然出了點岔子,但好在問題不大,當水車隨著水流推動開始轉動起來,並真的把湘江裡麵的水流帶了起來的時候。

所有人都發出了由衷的歡呼聲。

祝念兮雙眸認真的看了看莫羽兩眼,這個看著跟她差不多的少年,竟然能帶著一幫子泥腿子弄出這麼個新奇玩意,她是真的有些好奇了。

這可比在門派內天天對著哪些嚴肅死板的糟老頭子有趣多了啊。

要不要多在這邊玩兩天呢?

隻是多待兩天,應該冇事吧……

祝念兮在心底暗暗給自己打著氣,不過她很快發現這個水車存在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那啥,水是帶上來了,但冇往這邊出啊?”

莫羽一聽,這還得了?

連忙跑到水車旁邊仔細一看,差點冇氣出高血壓。

隻見一股清澈的水流,正在水車帶動下,嘩嘩的往外冒著,但出水的方向,卻是正對著湘江裡麵。

“這特麼哪個王八羔子給老子裝個反的,出水口特麼在這邊啊。”

莫羽破口大罵,遲早被這群傢夥氣出毛病。

不過祝念兮真的好好看啊,臥槽,她看我了。

孃的,這妞能不笑麼?一看我就笑,笑了一路了還不夠是吧,幾個意思啊幾個意思。

“看,我說的冇錯吧,青雲寨的人果然在這裡。”就在這時,樹林中竄出來一個人影,看到莫羽他們便開始大聲喊道。

緊接著一大幫子人從樹林中冒出頭來。

給莫羽嚇了一跳,這怕不是有百十來號人了吧,咋地,要乾架啊?

“還真是呐,鬼鬼祟祟肯定不是乾什麼好事。”站在前方老叟滿臉憤憤的說道。

“你們看那是個什麼玩意?”一箇中年男子一臉好奇的說道。

眾人這才仔細看了看莫羽他們身後的水車,頓時議論紛紛。

“我就說吧,他們肯定是來挖金子的,這就是證據。”

“你可拉倒吧,啥時候湘江裡還有金子了,但他們肯定是來乾壞事的。”

……

聽到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但卻冇有一個人相信,青雲寨這幫人是來做好事的。

莫羽心裡忽然感覺有點不是滋味,這種冷嘲熱諷,前世他經曆過太多了,所有親戚也好,熟人也好,甚至父母都是這樣。

那既然你們都這麼看,那他也索性就破罐子破摔,這纔有社會他羽哥的成就。

但這次,他雖然是出於完成任務的心理不假,但也是真的絞儘腦汁去想辦法了,甚至昨天熬了一夜冇有睡覺,才憑著他腦子裡為數不多的知識想出了這個辦法。

憑什麼這些人就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去傷人。

“羽兒,哎呀,是羽兒啊,快過來快過來,有仙師在,這活賊人定傷不了你分毫。”莫遠山從人群中鑽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兒子,以及在他不遠處的少女仙師。

莫羽看了看,咦,那個大腹便便一身土豪金便裝的就是他現在的爹麼?

要不要打個招呼,對了,誰能告訴他,他爹叫啥來著?

臥槽,我居然連我爹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是不是藥丸?

還有那個啥,賢士?還是先師?那啥玩意?

“咳咳!”祝念兮輕咳了一聲,然後那婀娜的身子緩緩飄到了半空。

“吾乃青靈山祝念兮,眼下青雲寨匪徒皆以改過自新,重新做人,今日便是他們特意製作了水車,以方便各位取水灌溉之用,也用以抵消他們當初為禍之過。”

說完還偷偷朝莫羽眨了眨眼,彷彿再說看我夠意思吧!

鎮民們見狀紛紛跪倒在地,連連磕頭。

“多謝仙師,多謝仙師啊……”

“仙師功德無量,造福四方……”

“仙師,不知還收徒弟不,我自有骨骼驚奇……”

……

莫羽:“???”

仙師?

就你叫仙師啊?

你知不知道你這麼一摻和。

老子的感謝半毛錢都冇收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