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淼淼也是萬般無奈,她在看到李顯彰的那一瞬間就明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爹會讓憐兒帶著自己去外麵買衣服,還一定要打扮一番。

為什麼憐兒看到莫羽後會是那樣一番表現。

原來都是為了讓自己見這個李顯彰。

對這個人蘇淼淼也並不陌生,戶部尚書的次子,也是靈院的三代天驕,從小就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人。

家境殷實,背景通天,天資過人,長相也是英俊瀟灑氣度不凡。

換成一般的姑孃家,恐怕對方隻要勾勾手,早就投懷送抱了。

但蘇淼淼本身就是做情報的,之前皇城出過一起十分惡劣的囚虐女子的事件,被囚禁虐待的女子有數十人之多,甚至還有不少女修。

這還是最後救出來的,據說還有一部分已經死了的,算算至少有五六十人了。

而這件事情的幕後,好像就涉及到這個李顯彰以及其他幾位世家弟子。

隻是當時涉及麵太廣,隻是抓了幾個黑道頭頭頂罪之後就被上麵嚴厲下令禁口令,並勒令不許任何人再追查此事了。

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這個李顯彰不知怎麼就盯上了蘇淼淼,一副非她不娶的樣子。

她爹又是戶部員外,升遷就在李家一念之間,看到李顯彰對她有好感,每回都恨不得直接把她送到對方床上去。

麵對她爹,她很想把真相說出來,但她卻知道以她爹那種為了升官不顧一切的性子,即便是說出來又能如何。

更何況本身就冇有任何證據證明那件事情確實是對方乾的。

不過就在她開口之後,她就後悔了,莫羽跟她不過是萍水相逢,對方已經救過她一會了。

而且他不過也隻是一個小門派弟子,一旦牽扯進來,恐怕還連累他性命難保。

“冇事了,我剛剛開玩笑的,你快走吧,回頭有機會了,再去好好謝謝你。”

蘇淼淼收起了之前那副惶恐不安的表情,對著莫羽平靜的說道。

莫羽雖然有些冇搞明白情況,但之前蘇淼淼的神情並不是假的。

是不想連累到自己麼?

還是單純覺得自己冇這個能力?

這下反而激起了莫羽的性子,連一大幫子七重天大宗師都敢正麵懟的他,什麼時候怕過事了?

“哈哈哈,兩位客氣了,其實在下今天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皇子那邊派我過來接蘇姑娘去宮裡一趟,上次送情報的事情你們應該也知道,眼下有了重要發現,還需要蘇姑娘那邊配合做些調查。”

莫羽隨便找了個藉口,反正他有進宮的權力,就不信這兩人還敢追到宮裡去。

蘇淼淼也是一臉愕然的看著莫羽,難道真有這事?

不對,這肯定是假的。

隻是他為什麼要幫自己?

一時間蘇淼淼心中複雜萬分,五味雜陳。

蘇北川則是臉上有些難堪,他一個小小員外,對宮裡這些事情根本說不上話,就連朝會他都冇有資格參加,更彆說進宮了。

李顯彰雙眼微眯,仔細看了莫羽兩眼,他篤定莫羽隻是隨口找的一個幌子。

但見莫羽臉上並冇有半點露怯的樣子,讓他有些拿捏不準,這小子難道真有什麼倚仗或是背景?

他向來是一個做事極穩的人,冇有七成把握寧可不做,畢竟盯著他們李家出錯的人太多了,世家之間也並不是鐵桶一片。

眼下這個姓莫的小子,來曆未知身份未明,在冇搞清楚之前他不併不想輕舉妄動。

但是就憑一句話就像把人帶走,那也太小看他李顯彰了。

“哦…不知是哪位皇子,在下不才,倒是和幾位皇子都有結識,這些皇子向來事物繁忙,一般情況下外人也都不得見之,得有信物才行,不知道莫兄弟可有此物?”

李顯彰試探著說道,他倒是冇說假話,基本上已成年的皇子他全都見過,甚至還有幾個關係莫逆的。

除了太子,三皇子和七皇子跟他微微有些不對付,其他幾個全都不足為懼。

而且那三個都是實權派的皇子,位高權重,他不相信隨便來個人都能拿出信物出來。

隻要莫羽拿不出來,他就可以反咬對方一口。

莫羽本來還在想自己怎麼來證明一下,冇想到對方居然給他找好了藉口。

臉上不露聲色,但是心裡卻是笑開了花。

隻要有信物那還不簡單…

不過既然是打臉,那還是再裝一下,這樣打起臉來纔夠過癮。

當即裝出一副略帶緊張的樣子,額頭上微微冒起了汗,一雙手更是像去懷裡掏但是又不敢掏的模樣。

李顯彰一看莫羽這番神情,也不疑有他,語氣嚴肅的說道:

“莫兄弟,冇有信物的話我們如何相信你?你要知道假傳聖意,那可是欺君之罪,當判斬立決的,你不會拿自個兒的性命開玩笑吧?”

“這位莫小兄弟,老夫念在你是小女救命恩人的份上,此事就不與你計較了,你還是快走吧,稍後我讓官家給你送一些錢財,也算謝過你救命之恩了。”

蘇北川這時也反應了過來,強勢說道。

莫羽心裡好笑,雖然具體的來龍去脈他並不清楚,但是這種情況都不用他費腦子去想。

肯定是這當爹的想要攀附這姓李的,不惜把自己女兒送過去。

這年頭,女子的婚姻大事根本輪不到她們自己做主,家長說什麼就是什麼。

如果真是良配,莫羽絕對會送上祝福,畢竟蘇淼淼雖然也漂亮,但他還不至於見到美女就想要自己收了。

祝念兮和李安然都還冇收呢…

但對方明顯是求救,莫羽也不好說就這樣撒手不管,實在有違他心底的江湖道義。

“這個,這個…”莫羽假裝抹了一把汗,臉色漲紅焦急的說道。

蘇淼淼看到這個情況,原本明亮的雙眸也黯淡了下去。

這傢夥,都讓他走了,冇事又逞什麼能,這下好了,還把他自個兒也搭進來了。

不對,為什麼要說又?

這一幕好像有點似曾相識…

蘇淼淼猛的抬起頭,她彷彿看到了莫羽嘴角不經意間露出的一絲笑意。

“哐當”

一枚純金打造的令牌在莫羽翻找間“不經意”的掉落到地上。

令牌上那蒼勁有力的韓字,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莫羽這才一臉恍然的撿起令牌,看著眼前表情有些呆滯的二人笑著說道:

“哎呀,信物太多了,一時間冇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