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初生的暖陽從地平線緩緩升起。

破開了黎明前的黑暗,陽光斜照在九峰上,使得九峰的影子拉的極長極長。

經過一宿的討論,最終還是隻能先安排人手過去查探一下,另外再暗地去打探訊息,看看是否真的如曲瀟所言。

若真是那樣,這次九門之爭恐怕將會是大戰拉開的序幕了。

天乾並不懼戰爭,更何況國主還是韓奉天那種喜歡禦駕親征的戰爭狂人。

隻是不想輕易發動戰爭了,畢竟這兩年天乾還是傷了一些元氣的。

走出密室,莫羽舒展了一下身子,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有靈氣滋養,又冇有工業汙染的世界,空氣真的是無比清新。

真是個美好的世界,要是冇有那麼多勾心鬥角,打打殺殺就好了。

莫羽歎了一口氣,如今他也是被綁在天乾這座戰車上,麵對三個國家的角力,他個人能做的事情太有限了。

本來他就不是什麼智商超群,運籌帷幄的人,隻是比這裡的人多了一些前世的見聞罷了。

看著不遠處那高聳的九峰,過些天或許會有近千人在那裡廝殺惡鬥,這種場麵是他以前想都不曾想過的。

那可是正兒八經的殺人了,以前他們混社會的火拚,在這麵前真的就跟過家家一樣。

砍人都隻敢砍肉厚的部位,而且隻砍不捅,畢竟砍一下死不了,捅一下救不及時可就真會死人了。

走到走廊上,看著下麵甲板上,還有不少成雙成對的情侶修士,正在你儂我儂的欣賞著日出。

他們或許還不知道接下來麵臨的是什麼。

“怎麼?羨慕了?”

一個聲音從他背後傳了過來。

莫羽回頭一看,正是三皇子韓承言。

當初要不是這貨,自個兒估計還在青靈山上陪著祝念兮她們過著神仙般的小日子吧。

你說你一個皇子,不待在皇城享受你的榮華富貴,亂跑個啥。

“對啊,如果冇有這檔子事,我早就跟我師姐成雙成對了。”

莫羽忍不住吐槽著,反正對方的爹他都不慫了,更何況是他。

韓承言好像壓根就冇聽出來莫羽的言外之意,還一臉微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哈哈哈,放心,等此間事了回去之後,我一定讓父皇親自給你賜婚,你想娶誰就娶誰,到時候我親自給你主持婚禮,如何?”

大哥,彆隨便插旗了好不好…

但凡是說這種話的人往往活不過兩章啊…

“咳咳,再說再說。”莫羽冇敢接他這茬,想了想,轉移了一下話題。

“殿下,為啥不留在皇城?”莫羽隨口找了個話題。

韓承言微微搖頭,倒是冇有回答,畢竟他們家情況複雜,也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的清楚的。

自古無情是皇家,他們韓家也不例外,幾個兄弟隻見也是明爭暗鬥,背後更是有著各大世家的影子。

他是厭倦了這些,纔會選擇跑到值夜司來當一個夜衛,畢竟值夜司算是天乾內唯一一個冇有世家插手的勢力了。

兩人沉默了半響,這時秦垣也從密室內走了出來。

看了看兩人後,對著韓承言開口說道:“殿下,探查情報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原本我這邊是想速戰速決的,不過眼下情況有變,我們再多等一段時間,等你那邊有了結果,咱們再做定論。”

韓承言也是鄭重的點了點頭,其實他的壓力也不小,這段時間也是折損了好幾個出色的人手。

但是冇辦法,現在這已經不隻是單純的修行門派之間的鬥爭了。

“莫羽,稍後去歸墟之地查探,你要一起來麼?”

聽到秦垣的詢問,莫羽點了點頭,畢竟事關他的任務,還是慎重一些的好。

不過莫羽想了想,又跟秦垣提了一下宗申,這個年輕人能跟他一樣感應到那股不尋常的氣息,或許這次也能一起找出一些異樣。

於是以秦垣,曲瀟和瑞洪飛為首的三名大宗師,帶著莫羽和宗申走進了歸墟之地的比試場地。

之所以是用的走,完全是因為莫羽不會飛…

儘管明麵上看莫羽已經是靈脩二重天的修為,但他就是死活飛不起來,跟當初死活無法進行通靈搭橋一樣。

為了照顧莫羽,秦垣乾脆選擇了步行。

歸墟之地此時已經被一堵厚實的石牆牢牢圍住,石牆高越十米,光滑平整,宛若刀削出來的一般。

宗申看莫羽似乎有些好奇,出聲解釋道:

“這便是靈脩五重天修士的固有能力遁地,但要完成這麼大規模的石牆,隻有七重天接近大圓滿的修士纔有可能。”

莫羽這才明白,原來遁地不光隻是說可以鑽到地裡跑,而是能控製。

想想也對,本來遁地就是通過靈氣分開地下的泥土山石,能讓修士在其中自由行走。

既然能分開,那自然也能聚攏了。

“那九座山峰也是?”莫羽好奇的問道。

宗申點了點頭,他已經基本掌握了遁地的能力,但目前能做到的也隻是在不太堅硬的泥土中穿行而已。

像那種山石他現在彆說控製了,就連在裡麵穿行都做不到。

“臥槽,這要去乾開發商那特麼不得賺死。”莫羽小聲嘀咕到。

什麼萬丈高樓平地起,在這些修士麵前,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簡直一本萬利啊…

開發商?那是什麼?

宗申好奇的看了看莫羽,剛想提問,便聽到石牆上飄下來一個人影。

正是那一身銀甲的厲無痕,他掃了秦垣等人一圈,目光在莫羽身上停留了片刻。

彷彿是在疑惑,怎麼還有個區區二重天的修士跑過來。

但他也冇說什麼,反正在他看來這些人最終都隻是死人而已。

“諸位來得可真早啊…”臉色嘲諷,語氣揶揄,似乎在說秦垣等人太過於膽小一樣。

當然秦垣也不是好惹的,當下就想要跟對方好好說道說道。

不過曲瀟卻拉住了他,現在可不是鬥嘴的時候。

“現在可以進去了吧。”曲瀟認真的看了對方一眼。

這個厲無痕他有所瞭解,乃是青闕國國主的親弟,一身實力深不可測,據說現在還不到50歲,卻已經是武道七重天的大宗師了。

若是不出意外,未來極有可能晉升八重天至尊境。

而且他和青闕國主乃一母同胞,關係極好,他醉心武道,從不插手政務,兩人一文一武,這些年青闕國的發展勢頭可以說是突飛猛進。

“當然可以,諸位請吧。”

隨著厲無痕的話音落下,隻見他身後的巨型石牆,緩緩的向著兩邊移動著,一道數人寬的豁口慢慢呈現在了眾人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