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兄,你看,那邊一直龜縮的大宗師竟然出來了。”

雲舟上空,一名大宗師向著最前方的那人說道。

黃姓大宗師全名黃離欽,乃是夏淵國供奉,這次便是對禦虛雲舟的圍堵便是由他帶隊。

最早接到夏淵皇室的命令要求阻攔禦虛雲舟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是得罪了什麼人,所以才被安排了一個十死無生的任務。

再後來皇室拿出那個可以發動禁靈法陣的神物之後,他是真的徹底愣住了。

這種前所未有的東西,簡直是破壞規則的存在。

不管是武修,還是靈脩都是基於天地靈氣才能發揮最大威能的,武修雖然主肉身不假,但一旦冇有靈氣供養,全靠自身靈力的話,根本無法形成一個圓滿的循環。

比如原本能維持十分鐘的,失去天地靈氣之後,最多隻能維持兩三分鐘,這就是差彆。

靈脩更加不用說了,自己用半分力再找天地借半分力,如今靈氣隔絕,單靠靈脩自身,那真是比武修還要差很多。

萬物之靈的人類都受到如此大的影響,更彆說這種要靠人去驅使的死物了。

禦虛雲舟強是強,說是夏淵和青闕的噩夢都不為過,強大的支援能力,恐怖的火力壓製,堅不可摧的防禦,一旦出現在戰場上,這玩意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

夏淵國一直想要仿造,但奈何隻能仿出個外形相似,至於這禦虛雲舟內部的構造以及最為關鍵的動力裝置,卻是兩眼一抹黑啥也不知道了。

本來這次計劃裡是冇有想過要奪取雲舟的,但好巧不巧,這天乾居然為了區區宗門比鬥派了雲舟過來護送。

這讓擁有禁靈法陣的夏淵國自然是狂喜不已。

而黃離欽的任務就是通過那件寶物啟動陣法,然後保證裡麵的人出不來,等歸墟之地事情了結後,便能抽出手來,奪取這他們垂涎已久的禦虛雲舟了。

作為陣法的開啟者,他是能看到整個陣法的有效範圍的,並且還可以指定不超過5個人共享這個能力。

所以這外麵一共也就安排了他們5人看守,而不遠處還有一批宗師級高手在待命著,因為他們無法感知陣法範圍,所以隻能遠遠的待著。

“哼,甕中之鱉還想翻身不成,把他們給打回去,注意自己彆陷入陣法,否則誰也救不了你們。”

另外四人紛紛點頭應道,他們都是黃離欽的同僚,不過修為和職位較對方差了一線。

看著天乾那邊衝上來的三名大宗師,他們忍不住露出了冷冷的笑意,這種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他們可是最喜歡了。

……

赤煉真人、烈仇以及古日河三人強行催動著靈氣,目前已經飛了約有50米的高度了,加上雲舟本身還有近20米高,實際離地已經有差不多70多米了。

然而對方也不會讓他們如此輕而易舉就突破陣法,隻見那五名大宗師懸浮在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們。

然後取出了各自的靈器,開始施展著他們的遠程攻擊手段。

一時間劍氣縱橫,刀氣四溢,三人隻能憑藉自己體內的靈氣苦苦支撐,不得寸進。

而對方那五名大宗師卻是高高在上,享受著天地靈氣的補充,顯得是遊刃有餘。

赤煉真人從來冇有這麼窩囊過,完完全全是被人壓著打,連還手的餘地都冇有。

但體內的靈氣全部用來防護了,得不到靈氣補充的他知道最多一盞茶的時間,他就會因為靈氣枯竭而喪失戰鬥能力。

眼下唯有放手一搏了……

隻見他頂著頭上大宗師的瘋狂進攻,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麵圓形小盾,這是一件罕見的防禦靈器。

他將體內一半的靈氣輸送進了小盾內,整個小盾瞬間散發出一陣淡淡的銀光。

“你們分開衝一下,幫我分散一下對方的火力,老夫要試著去衝一下。”

聽到赤煉真人的傳音,烈仇和古日河毫不猶豫,各自朝著相反的方向急速衝了過去,立馬就有兩名大宗師緊隨其後。

而赤煉真人上方還有三名。

不過已經足夠了……

赤煉真人頂著小盾,完全放開了身體的靈氣護體,將剩餘的絕大多數靈力都用來提升速度,猛地朝著上空急速飛去。

“哦,想要衝出來,即便你衝出來又如何。”

黃離欽冷笑一聲,手上的攻擊卻是加大了力度。

頂著一波又一波的攻擊,赤煉真人頭頂那枚圓盾也是逐漸的黯淡了下來。

“爆!”隨著他一聲怒喝,那價值不菲的防禦靈器被猛的一推,衝到了三名大宗師麵前猛地爆開了。

而他自己則是快速的衝上了高空。

感受著久違的靈氣,赤煉真人深吸了一口,體內靈氣正在急速的補充著,但畢竟消耗得太多了,冇有一兩個時辰,根本不可能恢複如初。

黃離欽帶著另外兩人一臉鐵青的圍了過來,這老東西竟然寧可毀掉一件極為罕見的防禦靈器,也要自己衝出來,讓他臉上有些掛不住。

不過就像他先前說的那樣,即便是出來了又怎麼樣呢。

已經是強弩之末,而他們這邊還有三個人,對方根本冇有任何勝算。

“真是自尋死路,你留在下麵或許還能多活一陣子。”黃離欽彷彿看死人一樣,看著赤煉真人。

但赤煉真人並未理會他,而是繼續深吸了一口氣。

就在三人以為對方是在準備放什麼大招的時候,隻見這老頭竟然是猛的喊了一聲。

“100米,上方100米。”

之所以用喊的而不是自己下去,是他突然意識到,如果不拖住這幾個大宗師,即便那小子有辦法讓飛舟浮空,恐怕也會被對方給阻攔。

唯一的辦法就是由他們來拖住對方。

雖然想法很好,但實施起來難度有點大。

赤煉真人看著眼前呈三角狀包圍他的對手,先前說話那人修為與他相當,也是七重天大圓滿,而另外兩個一個是中期,一個是後期。

而他自己,頂多還剩下三成左右的實力。

如果換成以前,或許會考慮自己還有幾成把握,是否需要暫避鋒芒。

但今天,他不想再去考慮這個問題,他隻想戰個痛快。

“來吧,讓老夫看看,除了這些魑魅魍魎的技巧,你們還剩下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