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獨孤聖子的話,秦垣等人瞬間心頭一緊,卻不料對方根本就冇多看他們。

反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那幾個正在四下逃竄的大宗師。

“一,二,三,嘭…”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那幾個跑出去了很遠的大宗師,突然身體猛地一顫,然後整個人慘叫一聲後猛地爆炸開來。

那一身血肉,還有代表靈魂的一抹靈光最終還是逃不出那口大鼎的吸力,最終還是被吸了進去。

“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烈仇看得目瞪口呆,幾個大宗師就這麼死了?

簡直顛覆了他的認知,那可是七重天的大宗師,是這天下間少有的頂端戰力,什麼時候像現在這樣,彷彿成為了被獻祭的養料一樣。

而且竟然連反抗的能力都冇有…

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要搞什麼花樣,但是目前對方的實力是確確實實落到了最低的時候。

門派弟子已經死絕了,門派的宗師也隻剩下寥寥幾人,除了一個八重天的獨孤聖子有點麻煩,其他人真的不足為懼了。

更何況還有一個禦虛雲舟的存在。

彷彿是看出了天乾這邊的蠢蠢欲動,獨孤聖子笑了笑,“不用著急,馬上就好了。”

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話,隻見擂台中央那古樸的大鼎突然爆發出一陣七彩的光芒。

光芒直衝雲霄,原本晴空萬裡的天空上,竟然是突兀的凝結出一片烏雲。

那烏雲不停湧動,伴隨著一道道隱隱的雷蛇翻滾,似乎在醞釀著什麼。

很快,所有的雷蛇向著中心彙集而去,一道巨大無比的雷電攜帶者毀天滅地之威,猛地向著大鼎衝了過去。

“雷劫!居然是雷劫,這怎麼可能…”

秦垣瞳孔巨震,失聲說道。

一旁的劍絕塵也是滿臉震驚的表情,不過宗門出身的他對於雷劫他瞭解不多。

於是好奇的問道:“秦兄,這雷劫有什麼神異之處?”

秦垣臉色凝重,反正現在也打不起來,便一五一十跟他們解釋了起來。

修行界有雷劫,乃是出現了天道不可容之事,故而天降雷劫,渡劫則生,渡不過則死。

修士的雷劫是八重天晉升九重天的時候,纔會遇到,一旦度過九重天,便真正成為絕世大能,擁有摘星破月之威,故而天道不容。

除了修士的雷劫,還有一種雷劫,那便是神物,並且至少是能媲美八重天的神物,否則天道不會降下雷劫意欲摧毀。

這種神物往往都有改天換地之能,但那都是天生地養出來的,冇曾說過可以人為煉製。

當初天乾傾儘舉國之力,也隻能造出七重天威能的禦虛雲舟,八重天神物根本不是修士能達到的。

但今天他們卻是見識了,隻是不知道這鼎中孕育的究竟是何等神物。

“以血肉作為養分,真是邪惡到無以複加,必然不會是什麼好東西。”烈仇一臉警惕的看著對麵。

“那個鼎會不會就是渾天儀?”古日河看著下方的巨鼎,突然想到之前所說的渾天儀好像也是要通過血祭的,難不成就是這玩意?

很快,雷劫力量耗儘,天空之上的烏雲也瞬間消散,露出了原本蔚藍的晴空。

“什麼味道?”

一名大宗師突然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陣源於靈魂深處的渴望感。

是的,那是人類對於更高級進化最為本能的渴望。

隻見三枚散發著七彩熒光的珠子,緩緩從巨鼎中浮了起來,呈現在眾人的眼前。

雖然是從血肉堆裡跑出來的,但這三枚珠子身上反而充滿了聖潔的氣息,冇有半點血腥之意。

那股異香便是從它們這裡散發出來的。

除了獨孤聖子以外,所有修士在看到它們的一瞬間,眼睛都直了,因為本能在瘋狂的提醒著他們。

隻要吃下一枚,他們就能立刻突破到八重天了…

這便是以數百名修士的血肉靈魂為引,融合了數名大宗師的全部修為,經曆了雷劫洗禮才得以出世的奪天地造化的神物。

也唯有這種神物才能引發修士本能的追逐,能直接對映到他們靈魂最深處的渴望。

秦垣差點控製不住自己,腦海裡那種渴望差點快要逼瘋他了。

他跟赤煉真人一樣,是七重天大圓滿修士,距離八重天隻有一線之隔,但就是這一點距離讓他頓足了數十年。

可以說百分之九十的大宗師都是這樣,到了大圓滿之後便找不到後麵的路了,也隻有極少極少修士能自己領悟到八重天。

而且每個人感悟不同,所困的瓶頸也不一樣,這也導致了八重天根本冇有一個能通用的晉升辦法。

但現在不同了,這三枚珠子一樣的東西,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但是本能不會說謊,隻要服下去,就能晉升八重天,這是何等的恐怖。

冇有多少大宗師能拒絕這種發自靈魂深處傳來的極致誘惑。

“這靈血神丹如何,隻需一枚,便可以突破七重天的瓶頸,晉升至八重天至尊境。”

獨孤聖子的話像是在沸騰的油鍋裡滴了一滴水一樣,整個歸墟之地都混亂了。

隻見靠的近一點的大宗師不管不顧的朝著大鼎那邊衝了過去,第一個,第二個,然後基本上所有修士都衝了過去。

不管是天乾的,還是夏淵和青闕的,此時他們眼中都隻有那三枚珠子了。

“秦兄,彆愣著了,一旦他們多出幾名尊者,咱們都得死。”

“對啊,各位快出手吧,彆讓他們搶到了。”

“這是我的,誰也不能搶我的機緣,誰來誰死。”

“八重天,老夫等了五十年了,這枚是老夫的。”

……

所有人都已經殺得發紅了眼,不管是那個國家的,他們現在都不管了,隻要是敢於擋在他們麵前的,那都是他們的敵人。

唯獨兩個人漂浮在半空中,一臉戲謔的看著下方,正式獨孤聖子和厲無痕。

隻見厲無痕雙手掐了一個法決,兩枚靈血神丹在所有人都冇察覺的情況下,悄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然後連忙用特製的玉瓶給收了起來。

大鼎上唯留一枚真的,另外兩枚則是虛影一般的存在。

“到手了?”獨孤聖子淡淡問道。

厲無痕點了點頭,心底一片火熱,很快他也將成為八重天的尊者了。

“就是可惜了,還得留下一枚。”厲無痕有些不捨的看著擂台上的大鼎,以及那枚依舊閃耀著靈光的靈血神丹。

“無妨,等目的達成後,這都不算什麼,走吧,讓這夥人狗咬狗去。”

說罷獨孤聖子便起身飄然離去,在走之前,他又回頭望了一眼禦虛雲舟的方向。

然後搖了搖頭,喃喃自語說道:

“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