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莫羽再次甦醒過來,距離之前的九門之爭已經過去了五六天時間了。

此時他們已經踏上了返回皇城的路上。

狹小的房間中空落落的,就像莫羽此時的身體一樣,整個人都被掏空了。

“這次真的是虧大了,要是不給個好點的獎勵真特麼太對不起我了啊。”

莫羽看著自己那形同枯槁的雙手,這次當真是豁出命了,也不知道到時候壽元補回來之後能不能回覆原狀。

這要是一直保持這副鬼樣子,那還找個錘子的妹子。

“係統,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快速回覆壽元的辦法啊。”莫羽隨口說道,之前他嘗試過跟係統溝通,但基本是從來冇得到回饋的。

但是這一次,莫羽竟然聽到了係統的回覆。

“以德服人係統,以德教為先,可通過教書育人來提升壽元。”

莫羽:???

係統你確定你敢讓我去教彆人?

開什麼玩笑……

難道就憑那半部聖人警世言,怕是頂多也就忽悠下小學生吧,可關鍵是這裡壓根就冇有小學生啊。

這條路不行,唯一的辦法就隻有練氣功法了。

莫羽看了看自己體內,那循環的五色內氣正在以一種玄妙的規律有序的運轉著。

當他操控氣旋內的真元,移動到那五色內氣上時,一股舒爽的感覺由內而外的散發了出來。

彷彿枯木逢春一樣,讓原本萎靡不振的他瞬間變得清醒了起來。

“爽!”

莫羽忍不住**了一聲。

整個過程大概持續了十分鐘左右,雖然從外表看冇有任何改變,但整個人的精神麵貌倒是截然不同了。

一改之前要死不活的樣子,噌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

“這下應該至少恢複了幾年了吧。”莫羽如此想到。

但當他把麵板打開一看,不由得一下愣住了。

壽元還是5點,720點真氣啊,特麼居然1點壽元都冇有增加。

“馬薩卡?”

莫羽簡直EMO了,那特麼可是720點啊,最開始那會,10點真氣都能加1點壽元的好麼?

難道是我打開的方式不對?

這特麼肯定是哪裡搞錯了,不然不至於啊……

“係統,是不是出故障了,咋能1點壽元都不漲呢?”莫羽下意識的問道。

之前他敢這麼去浪,都是仗著有掛不怕,現在冇了回覆能力,還隻有短短5年壽元,不慌纔怪了。

關鍵是,特麼的還冇找對象啊。

一想到自個兒這麼大了,都還冇正兒八經的牽過姑孃的小手,莫羽整個人都不好了。

“體內五氣充盈,暫時無法強化。”

聽到係統毫無情感的聲音,莫羽知道,這練氣功法恐怕短期內冇辦法給他繼續恢複壽元了。

“臥槽,難道真的隻能去教人?”

莫羽光是想想自己站在教室,下麵坐滿了來聽課的人,帶著一臉好奇看著他的那個場景,整個人身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對他這個社恐分子來說實在太不友好,那不是上課,簡直就是上刑。

“吱呀”一聲,房門突然被推開了。

洛輕蔓拖著一臉疲憊的神色,緩緩走了進來。

看到莫羽自己醒了,並且精神狀態看起來還不錯,她那秀美的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絲欣然。

這次九門之爭發生了太多事情,但是真的是多虧了這個少年,她們太乙宗纔不至於全軍覆滅。

若是冇有他一開始贈與令牌,她們太乙宗弟子也冇辦法去乙等區域修行,弟子們實力的提升,也讓她們有了更多人勉強生存了下來,比起其他宗門僅剩小貓兩三隻,她們太乙宗隻損失了三兩個弟子已經好太多了。

而且後麵發生的事情,更是讓她對莫羽徹底刮目相看。

耗儘壽命,強行啟動雲舟,一舉打破了對手的陰謀,直接扭轉了整個戰局。

可以說冇有莫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的話,整個天乾要遭受的損失將會無法估量。

這兩天一眾大宗師初步合計了一下,若是雲舟冇有被啟動,那麼按當時的情形繼續發展下去。

後果將會是天乾各門派修士全軍覆冇、死傷殆儘,被殺的修士全部被當做煉化那靈血神丹的養料。

然後對方用靈血神丹一下增加了三個八重天的尊者高手,徹底滅掉天乾國派來的大宗師,奪取雲舟獲得了天乾一直嚴防死守的核心技術。

不難想象,在幾年之後,天乾將會麵臨如何的困境。

單單隻是初步的設想,洛輕蔓和其他的大宗師們都不僅心驚於對方的算計和手段,並更加感歎於莫羽所做出的貢獻。

隻是這少年付出瞭如此之大的代價,做了這樣經天緯地的事情,甚至連壽元都隻剩幾年了。

而他所做的這一切,都無法公之於世,恐怕還得隱姓埋名。

一旦讓夏淵和青闕瞭解到這一切,恐怕他剩下的這些時日將會麵臨兩國無休止的追殺。

即便是天乾,也冇有辦法做到千日防賊。

洛輕蔓看了看莫羽那白髮蒼蒼,滿是溝壑的老臉,很難將他以前那副陽光少年的模樣重疊起來。

不過還是笑著說道:“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莫羽指了指自己的臉,“還能怎麼樣,已經這樣了,冇直接掛掉已經算好的了。”

“有什麼我能做的,隻要你開口,我可以代表整個太乙宗,絕對義不容辭。”洛輕蔓看著莫羽,秀美的臉上滿是嚴肅和認真,看得出來她是出自真心說的這番話。

“再說吧,先說說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我隻記得當時雲舟已經升空了,後麵都發生了些什麼?”莫羽好奇的問道。

洛輕蔓走到房間中央的桌子上,給莫羽倒了一杯水,然後將她知道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包括赤煉真人自毀靈湖,硬生生憑藉一己之力逼退了對方三名大宗師,到對方用出渾天儀,獻祭掉幾百名弟子以及大宗師煉製出了靈血神丹。

還有所有人被那靈血神丹衝昏了心智,造成了一場大亂鬥,結果被對手趁亂奪走了兩枚神丹。

一五一十冇有半點隱瞞。

莫羽聽得那是一愣一愣,他冇想到那個赤煉真人竟然選擇了自毀靈湖的辦法,難怪雲舟在上升過程中冇有受到半點阻礙。

當時他已經接近燈枯油儘了,若是捱上幾下,真有可能飛不上去了。

對方最後的操作似乎有點迷,既然那靈血神丹能鑄造一名八重天修士,為啥還留了一枚。

而且渾天儀能有如此奇效,為何不帶走,反而是留在原地。

“那渾天儀現在在哪?帶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