禦虛雲舟,控製室內。

一尊三米左右大小的青銅古鼎正安靜的擺放在房間內的空地上。

包括赤煉真人,秦垣在內的一眾大宗師皆圍著古鼎不停研究著。

這古鼎上纂刻了山川河流、花草樹木、上麵還有日月星辰和風雨雷電。

還有幾行銘刻在上的不知名古文。

曲瀟算是書院內對古文研究最多的老學究了,但他對照自己腦海中曾經看到過的古文,跟古鼎上的文字去對比,卻是發現竟然完全不相似。

可以說根本毫無關聯。

要知道文字的演變是一個過程,即便是神都國之前所用的文字,跟現在的文字對比起來還是有著一絲相似之處的。

但古鼎上的文字卻不然,自稱一體,跟他所認知的字體是完全冇有一絲一毫的聯絡。

一群人研究了好幾天,之前那個厲無痕能將古鼎縮小至巴掌大小,並能通過其煉化精血靈魂,他們現在卻是一頭霧水。

甚至連操控古鼎動彈一絲都不行。

“媽的,那小白臉到底怎麼做的,滴血也試過了,靈氣也試過了,怎麼就一點反應都冇有。”

烈仇氣急敗壞,一巴掌拍在了古鼎上,這玩意堅硬程度堪比頂級靈器,除了拍出一陣悶響之外,冇有任何其他反應。

赤煉真人狠狠瞪了他一眼,他雖然修為全失,但威信尚在,烈仇也隻好嘟囔了一下,一臉悶悶不樂的走到了一邊。

“你們說有冇有可能,這玩意因為認主了所以我們才用不了,隻要乾掉原來的主人才能解禁?”

一名大宗師突然說道。

烈仇撇了撇嘴,“那小白臉早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而且很有可能現在已經是八重天尊者,咱們幾個綁在一塊也不是他對手,怎麼乾掉?你告訴我怎麼乾掉?”

那名大宗師漲紅了臉,想要說點什麼但卻是張了張嘴什麼都冇說出來。

“等回去了讓葉監察使看看吧,如果是他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辦法。”

即便秦垣這般已經七重天大圓滿的修士,提到葉牧遠也是一臉的尊敬,以及對其無窮的信心,彷彿隻要他出手便冇有辦不到的事情一樣。

……

控製室外,洛輕蔓帶著莫羽走到了門口,然後指著那扇純金色大門說道:

“那渾天儀就在裡麵,我也隻能帶你到這裡了,裡麵不是三大院和皇族的人進不去的。”

莫羽點了點頭,畢竟那地方關係到整個雲舟的核心動力裝置。

大門外麵還有一個專門負責留守的大宗師,莫羽記得他就是之前留下來的那幾人其中的一個。

好像是姓端木來著。

看到莫羽過來,這名大宗師連忙迎了過來,臉上帶著關切之色說道:

“莫小友,你怎麼過來了,身體可曾好些?”

莫羽道明瞭來意,他連忙拿出了傳訊符跟裡麵的人發了訊息。

洛輕蔓則是有些複雜的看著眼前這一幕,這幫三大院和皇室的大宗師,平時都不帶正眼看他們的。

但是對眼前這個莫羽,卻是態度好得不行。

如果他的壽元能補上的話,將來的前程恐怕是不可限量了。

這次他救的人實在太多了。

“莫羽,這是我的傳訊符,有什麼事你可以隨時發傳訊給我,我就先回去了。”

莫羽接過那枚小小的靈符,點了點頭,“好,麻煩你了,洛宗主。”

送走了洛輕蔓,這邊端木磊也打開了控製室的大門。

赤煉真人,秦垣,曲瀟以及烈仇等人都翹首以盼的看著他。

然後在赤煉真人的帶領下。

所有人都十分嚴肅認真的雙手抱拳,向著莫羽深深的行了一禮。

以感謝莫羽的捨命相救。

不僅是救了他們的性命,更保全了他們的名節,還有他們身後的天乾。

莫羽:???

要不要搞這麼大陣仗,我特麼有點慎得慌。

其實他當初壓根冇想那麼多,純粹就是為了保命,以及為了完成任務。

誰知道陰差陽錯,破壞了對手後續的所有計劃。

“莫小友,這次多虧你了,等回皇城後,老夫必然會將這一切都稟明陛下,並且多去為你求些能恢複壽元的靈藥。”赤煉真人帶頭說道。

“不錯,我這邊也去找找那些奇花異草,說不定就能把壽元補回來了。”

“老夫的洞府裡有一株靈草,能增壽十載,待回去後便取來贈予莫小友。”

“呦,你居然還藏著這種好東西,可以啊,恢複壽元的靈草我是真冇有,不過我可以為莫小友準備幾套靈器。”

“那我給準備幾套皇城的宅子和店鋪吧,地段都是極好的,回去我就讓他們收拾收拾。”

……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差點就把莫羽後麵的生活都給包圓了,唯獨烈仇還窩在角落一聲不吭。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彙集了過來,烈仇心知自己是躲不掉了。

腦袋一橫,“老子冇啥給的,等回去了我就把供奉之位辭了,去給你當個護衛,供你差遣。”

莫羽冇想到這老頭還真這麼耿直,雖然有個大宗師當護衛挺好的,不過他並不是很擔心安全上的問題。

更何況真要答應了,自己這點身家,說實話養大宗師還真有點懸。

“烈宗師不必如此,之前隻是開個玩笑,以後若是有什麼麻煩再請你出手也不遲,至於當護衛什麼的真的大可不必。”

莫羽笑著說道,而且後麵他已經打定主意,不再露麵了,一般來說也不會遇到什麼太危險的事。

“莫小友,老夫可都是說的認真的。”烈仇瞪大了眼,堂堂七重天大宗師白送上門居然都不要?

“我也是認真的啊,主要是我壓根養不起啊。”莫羽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樣子。

一番說笑之後,控製室內的氣氛逐漸熱鬨了起來,麵對莫羽他們也冇再去說一些比較沉重的話題。

至於那枚靈血神丹也被找到了,並且用儲物袋給封存了起來,這種東西雖然好是好,但是太燙手了。

一旦私自服用,先不說會不會存在什麼隱患,單就天乾皇室的怒火他們都承受不起。

哪怕到時候晉升八重天尊者了,但對皇室來說,一個尊者他們還是有能力搞定的。

這就是一個修行國度的力量。

一群人聊了一會,莫羽這纔開始認真打量起來眼前這個巨鼎。

“這個就是那渾天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