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號之城。

一處擂台。

長髮男子坐在台下,眉頭微皺。

那些飛濺的鮮血避開他,散落在其他座椅上。

“下手太重了。”

他說道。

擂台上,到處都是斷肢殘臂,血水鋪滿地麵,沿著垂直的台壁滲下去。

一名神情陰冷的年輕人站在台上。

他踩著一顆頭顱,麵無表情道:

“殺了他們可以讓我的怒火稍稍平息,直到那一刻到來。”

他渾身是血,卻毫不在意。

長髮男子頓時想起了那個可恨的少年。

他那皺起的眉頭撫平,口中沉吟道:“你要繼續打下去,儘快獲得稱號。”

台上的年輕男子道:“稱號……”

“是的,那小子很狡猾,但稱號是法則類的力量,能對付他。”長髮男子道。

“那就繼續吧。”

年輕人將自己的號碼牌拋出去。

他的號碼牌在半空一陣翻滾,落在擂台下的電腦感應台上。

滴!

電腦發出一聲響,螢幕上顯示出一行小字:

“乙字第五十四號,你的晉級挑戰將馬上開始。”

年輕人站在原地默默等待。

長髮男子卻站起來,朝遠處走去。

“你去哪兒?我這場一贏,很快就需要你評判了。”台上的年輕人道。

“我去找人給你的對手下個絆子,馬上回來。”

長髮男子道。

“快一點,我要趕在那小子之前獲得名號。”年輕人道。

長髮男子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緩聲道:

“放心,擂台戰我會一直判你贏,至於稱號任務——”

稱號任務是可以有人幫忙的,你兌換幫手,我和侏儒一起幫你,很快就可以完成。”

這一次,年輕人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

依然是聖號之城。

另一處擂台。

“我要怎麼獲得稱號?”武小德問。

“很難喲。”猴子道。

“怎麼說?”

“以你‘最上’的評價,其實已經超越了一般甲字號強者,電腦會給你配對一些同樣強大的對手,你必須連勝三場。”

“贏三場就有稱號?”武小德問。

“怎麼可能!等你三場全勝後,兌換欄會多出一個選項:稱號任務。”

“它被人們稱之為‘噩夢’一般的挑戰。”

“你必須完成它,明白了嗎?”

猴子蹲在一旁的樹上,朝武小德解釋道。

“好,我們抓緊時間,現在就開始。”武小德道。

他將號碼牌貼在電腦的感應台上。

電腦螢幕頓時浮現一行小字:

“配對成功。”

“有1位甲字號職業者挑戰你。”

“本次戰鬥等級為‘甲’,將有稱號級彆的強者前來作為裁判,對戰鬥進行評判。”

擂台上閃現出兩道身影。

一道身影正是猴子。

另一道身影則是一名穿著野戰服、渾身背滿各種槍械的魁梧大漢。

武小德看看那對手,目光轉回到猴子身上。

猴子是稱號強者。

也是,剛纔它都發動了名號技。

這麼說——

“垃圾場”有兩名稱號強者?

猴子衝著武小德招手道:

“上台來吧。”

武小德依言跳上擂台,看了看對麵那名持槍的魁梧大漢,遲疑道:“他用槍,我用拳,這要怎麼判斷勝負?”

“這個電腦可不管,你該不會對付不了槍械職業者吧。”

猴子拿出一個平板電腦,一邊在上麵劃來劃去,一邊說道。

魁梧大漢也晃了晃自己手上的衝鋒槍,笑道:

“哥們兒,彆下重手啊,我還要累積勝場的。”

“一樣,還請多關照。”武小德道。

他不自覺的望向對方的槍。

——我是武者,倒是可以控製自己的招式,不下重手。

可是你的子彈冇有眼睛啊!

似乎是知道他在想什麼,魁梧大漢解釋道:“我這可都是空包彈,冇有殺傷力,但隻要你被我射中兩次,電腦就會判定你輸。”

“原來如此。”武小德點點頭。

誰都不想失去戰鬥力。

畢竟在這裡多呆一天,就要多消耗一些勝利的場次。

眼下這種評判勝負的方式也還算合理。

畢竟槍手被近戰武者近身,確實很難招架,除非本身也擅長近戰。

“我準備好了。”武小德擺出拳架道。

“小子,我看你累積了兩場勝利都冇有兌換東西,你想要什麼?”

猴子盯著平板電腦道。

“我一開始是想尋找打敗‘死神’的辦法。”武小德道。

“哇哦,這豈不是我的業務來了?這可不算是假借彆人的手對付‘死神’,而是你憑藉自己的努力換來了情報,所以我是可以告訴你的!”猴子興奮道。

“你是說——”

“你再積累一次勝場,就可換取‘稱號強者的指點’。”猴子道。

武小德的眼睛亮了亮。

在所有的獲勝獎勵裡,確實有著這樣一條。

行。

有辦法就好。

最怕的是完全冇有任何辦法。

“好了,我倒數三聲,你們開始戰鬥吧!”猴子道。

“三,”

“二,”

“一,”

“開始!”

噠噠噠噠噠——

魁梧大漢第一時間朝後退去,手中的衝鋒槍噴射出火舌。

然而在他對麵。

武小德麵前湧起一隻隻青銅手,密密麻麻的堆積成牆,擋住了所有子彈。

“逼我動絕招啊。”

魁梧大漢調轉槍頭,朝著擂台上方拚命射擊。

爆裂的機槍火舌沖天而起,在半空繞出一道長長的弧線,又迅速散開,從四麵八方射向武小德。

——散彈連射!

武小德依然站著不動。

虛空中出現的青銅手越來越多,逐漸在擂台上形成了一個小型的壁壘,將他徹底保護起來。

死亡係技能:千手!

這裡麵每一隻手都有武小德的實力。

以他如今高達19點的魂力上限,再加上一身拳法刀術劍法,用來抵擋一兩顆子彈,自然是不成問題。

“喂!你這樣擋下去,我們打不完了呀!”

魁偉大漢忍不住喊道。

那青銅手組成的壁壘裡傳來武小德的聲音:

“你說的對啊,那咋辦?”

“出來讓我打一槍!”魁梧大漢道。

武小德道:“那不行。”

魁梧大漢麵上顯出猶豫之色道:“我倒是有個大招,不過用出來會消耗特彆多的彈藥,我捨不得啊,你還是認輸算了。”

“……你彈藥都捨不得?”武小德問。

“是啊,收益不成正比。”魁梧大漢愁眉苦臉道。

啪!

一道輕響。

魁梧大漢的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

“什——”

他還來不及反應,頓時被人捏住脖頸,輕輕放倒在地上。

“抱歉,我倒是很想和你好好較量一番,但時間很緊迫,我隻好用手段。”

武小德歉意的道。

是的。

時間緊迫。

因為覺醒了死亡係的“亡靈之書”,又喚醒了書上的“歎息之牆”,還獲得了亡靈們的願力。

現在,武小德對危險和死亡的預感早已提升至比較高的層次。

冥冥之中他能感覺到,有什麼事情正在逐漸朝自己靠近。

必須儘快獲得名號!

“我認輸。”

魁梧大漢道。

武小德放開手。

大漢站起來,以一種印象深刻的表情看著武小德。

“你突然從那些手裡麵冒出來,站在我身後——剛纔這一招一定很消耗魂力吧?”他問道。

武小德站在原地,一臉的若有所思。

剛纔一路跟老錢聊天說話,後來飛到溫泉裡,又休息了下。

魂力目前還有8點。

因為要連勝三場,為了保證魂力的消耗,所以冇有使用鐵線拳、刀法和劍式。

寂靜魔霧是不花費魂力的。

千手的防禦狀態和肮臟狀態都不花費魂力。

隻有霧影者和千手·暴殺花費魂力。

從這種意義上講——

剛纔自己花費了1點魂力,使用了一秒的霧影者,直接鑽出重重青銅手的保護,掐住了對方,確實算得上非常消耗魂力了。

於是武小德理所當然的道:

“啊,是的,這是我非常消耗魂力的一招。”

大漢等到了這樣一句話,頓時為之釋然。

“既然你都出大招了,我輸的不怨,拜拜!”

他甚至上前來拍了拍武小德的肩膀:“既然你捨得花費魂力,那麼就算你贏了——多謝冇有打我啊,這樣最好了,我可以繼續戰鬥。”

“承讓,承讓!”武小德笑道。

猴子在一旁看著,這時就宣佈道:

“獲勝者:甲字第十五號。”

魁梧大漢傳送離開。

擂台上,隻剩下了武小德和猴子。

“好了,你現在可以兌換‘強者的指點’,這可比情報強多了。”猴子道。

“我兌換‘強者的指點’,想要知道如何乾掉‘死神’。”武小德道。

叮!

他的號碼牌上發出了一道清脆的響聲。

武小德低頭看了一眼,隻見號碼牌上顯示出數行小字:

“所有獲勝場次已消耗,兌換物為:強者的指點。”

“指點你的強者為稱號級強者:”

“等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