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散發著微光的身影紛紛出現。

他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部身著戰甲,手持兵刃,把武小德圍在中央,一起朝獨目巨人望去。

一行行冰晶小字隨之浮現:

“注意。”

“英靈們已經臨時加入本書。”

“‘英靈同調’已生效。”

“當你需要某種力量的時候,本書將立刻調取它們的力量,助你一臂之力。”

“你是否同意?”

“同意。”武小德道。

獨目巨人的眼睛猛然睜大,俯瞰著四周無數發光的英靈們。

“哈哈哈,你們不去投胎,竟然化作英靈,藏在虛空之中——”

它狂笑起來,口中發出震天的聲音:“但這有什麼用呢?”

“你們永遠都不是我的對手。”

他說話的時候,武小德隻是靜靜盯著他。

然而一道道預感浮現在武小德心中:

“距離‘深紅星墜’釋放還有2.7秒。”

“5秒後施展‘全域震波’。”

“5.9秒,‘召喚兵器’。”

“6秒施展‘靈魂憎恨錘擊。’”

“7秒觀察戰鬥結果。”

每一招,每一式——

獨目巨人即將使用的招式全都浮現在武小德心中。

這是“天誌”的力量!

虛空中閃爍出一道道猩紅色的光點。

‘深紅星墜’要來了。

自己現在已經徹底理解了這一招,應對起來不難,但妮娜還渾身是傷,決不能被波及——

武小德剛一動念,亡靈之書立刻翻開。

“英靈:席娜借用了你的左手;”

“英靈:埃克斯借用了你的右手。”

武小德隻見自己的左手上冒出一道翠綠的光芒。

一道女聲在虛空中輕聲道:

“自然癒合。”

翠綠光芒飛出去落在妮娜身上。

她的傷開始痊癒。

與此同時,自己的右手攤開,冒出一抹溫暖的聖芒。

一道男聲呼喚道:

“召喚護佑之徒。”

一道光影瞬間竄出去,化作人形,抱著妮娜就朝地洞鑽去。

2秒。

妮娜不僅身體開始恢複,而且也遠離了戰場!

武小德怔住。

原來所謂的‘英靈同調’指的是這麼一種戰鬥方式。

如果是這樣的話——

轟!

虛空裂開,一顆顆深紅色的星辰從天而降,朝著武小德狠狠砸去。

他抬頭望去。

——其實這一招有個缺陷。

獨目巨人釋放眾多隕石的時候,處於施展咒語狀態。

自己有幾種辦法可以躲開——

武小德心念剛起,身體立刻失去控製。

“黑暗掠影。”

有人在耳邊低語道。

霎時間,他化作一道陰影穿過無數隕石,出現在獨目巨人身後。

一道陰影從他身體上抽身離去。

“魂力灌注。”

另一道聲音響起。

亡靈之書上,魂力數值頓時一跳:

“當前魂力為:1000/21。”

這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所有的英靈都在幫助自己戰鬥啊!

武小德想要抽出赤霄劍,誰知赤霄劍朝後一閃,低聲道:“獨目巨人能吃一切兵刃,你忘記了?用另一柄劍,它可以!”

另一柄劍——

“斬!”

武小德握住另一柄劍,怒喝道。

一道鋒銳的劍芒從長劍上迸射出去,朝獨目巨人的後背斬去。

千鈞一髮之際——

獨目巨人猛然回身,手中多了一柄千百萬骷髏頭凝聚而成的長槌,“當”的一聲將劍芒抵住。

嗡嗡嗡——

劍芒閃爍了好幾息才漸漸消失。

獨目巨人的長槌上,多出了一條深深的劍痕。

“你不是眾生……你到底是什麼人?”

獨目巨人陰沉的道。

——它準備釋放的術法暫時停住。

一切開始改變。

武小德心中浮現出獨目巨人接下來要施展的力量。

它開始重新評估形勢。

武小德也冇動。

隻因這柄蒙麪人從遺蹟裡偷來的長劍猛然一震,爆發出一陣意念:

“聽好了,我有三種力量——”

亡靈之書上頓時隨之浮現出相應的說明:

“劍器:荒。”

“未知之劍。”

“具備以下威能:”

“陰晴:任何對劍器造成的傷害,由敵人自身承擔;”

“無匹:鋒利到了極致,天下無過之;”

“萬古俑身:將持劍者化為無儘歲月前的某種存在,不受當今一切法則所限。”

武小德心念一動,忽然想起一件事來。

當初在5432號平行世界中,曾經有一個人脫獄而去。

他臨走的時候,托手下給自己帶了句話:

“……你之唯一生機,即是那件不壞之物。”

不壞之物。

獨目巨人能吃一切兵刃,自己的吹夢刀就是被它乾碎的。

現在赤霄也這麼說。

但這柄荒劍卻怡然不懼。

——甚至在之前吃蒙麪人的時候,獨目巨人獨獨把這柄劍吐了出來。

而且它完好無損!

難道自己的的生機就在這柄劍上?

所有念頭一閃而過。

獨目巨人的骷髏長槌帶著淒厲的嘯鳴聲迎麵而來。

這一招的所有細節全部出現在武小德心頭。

他以長劍迎上去——

如果能一邊擋住這柄槌,一邊繞到巨人的腋下就好了。

他正這樣想著,立刻就有人在虛空中低聲道:

“劍影分身。”

武小德頓時一分為二,原地留下一道影子持劍抵擋長槌,而真正的他卻已穿過那柄恐怖的長槌,來到了獨目巨人的腋下。

“諸位——”

武小德道。

世界彷彿靜了一瞬間。

一道道聲音從他身週四麵八方響起:

“等這一天很久了。”

“我要報仇!”

“殺了你。”

“該死的巨人!”

“你毀了我的一切,死!”

“我要乾掉你!”

“噁心的大傢夥。”

“吃我很開心嗎?現在該我複仇了——”

但見武小德的身形化作殘影,以拳、劍、魔法、刀、詛咒、聖芒、弓術、道術……數不清的招式轟擊在獨目巨人身上。

轟——

獨目巨人被打飛出去,淩空撞在魔窟的牆壁上,直撞出了一個大洞。

武小德翩翩落下,站在原地。

在他的四周,響起了一陣陣哀鳴、嗚咽和哭泣聲。

那是英靈們。

突然。

牆壁裡傳來獨目巨人的大笑聲:“就憑這種攻擊?你真以為這樣就能戰勝我?”

他推開四周的牆壁,從不斷滾落的磚瓦下站起來,大步走出來。

武小德凝神望去。

隻見獨目巨人身上隻有一些極其輕微的傷痕——

即便是這些傷害,也是被荒劍斬出來的。

除此之外,它竟然冇有任何傷!

武小德神情平靜,開口道:“你實力確實很強,但卻不懂我們。”

“哦?什麼意思?”獨目巨人問。

它的身軀表麵浮現出一道道古老的黑色符文,看上去分外詭異。

無邊的滄桑之意從它身上散發出來,混雜著一股莫名的古老波動,形成了呼嘯的風。

武小德站在風中,歎口氣道:“如果冇有大家幫忙,我是不會有機會站在你麵前的,所以這次我來,得先讓大家爽一下——”

“然後纔是你我的死鬥。”

獨目巨人身上氣勢越來越強,腳下散開無形的灰色物質。

它以譏諷的語氣說道:

“我乃是蠻荒紀元的神,主持各種邪惡祭祀,在此罪獄之中鎮守出口,掌管眾生的行刑。”

“凡人,你不過是眾多企圖越獄的傢夥之中,略微有那麼一丁點讓人不痛快的垃圾。”

“原來我是有害垃圾。”武小德點頭道。

“去死吧。”獨目巨人吐出一口氣道。

霎時間,亡靈之書上顯現出一行行冰晶小字:

“你的‘天誌’持續生效,察覺到了對方身上的力量變化。”

“對方的名號‘蠻荒主神’、‘野蠻祭祀之主’、‘罪獄鎮守者’、已經融為一體,即將生效為——”

“眾生的行刑者。”

“效果:一切壽命不超過它的存在都將立於原地無法動彈分毫,等待被吞食。”

是名號技!

武小德反應極快,立刻心念一動。

“注意!”

“你發動了‘明鬼’。”

“隨機抽取死亡世界替代當前世界——”

“已替代!”

霎時間,武小德覺得自己不能動了。

四周的景象飛快變化。

隻見整個世界化作了無窮無儘的白骨之海。

一片死寂。

彷彿這個世界之中,除了眾生的骸骨之外,根本冇有任何東西存在。

獨目巨人立於眾多白骨之上,略一感應,變色道:“你做了什麼?為什麼我的命力在不斷流逝?”

武小德晃了晃頭,迎著它的目光道:“還以為隨隨便便就能殺我?時代變了,蠻荒的神。”

“放肆,我這就吃了你,讓你的靈魂在我的胃裡享受永恒折磨!”

獨目巨人怒吼一聲,邁開腳步朝武小德衝過來。

武小德站在原地不動。

——事實上巨人的名號技已經生效,他也無法動彈。

他朝左右望瞭望,清清嗓子,開口道:“那個——”

“如果我被這個該死的巨人乾掉了,我發誓——”

“你們都要承受三千年厄運。”

話音落下。

轟隆隆隆——

由近及遠,所有躺在地上不動的骸骨全部站起來,就像是一波巨浪那樣,一直朝地平線方向延伸而去。

“不要!”

“不要啊!”

“我們吃了它!”

骸骨魔怪們齊聲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