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

海島。

這是距離陸地六萬多海裡的一座孤島。

與其說它是島,倒不如說它是一塊麪積稍大的海礁。

天海茫茫,夜色深沉。

海上什麼也冇有。

按理說這裡絕不可能出現人類的蹤跡。

然而在靠近午夜十二點的這個時刻,卻有五名男子出現在海礁上。

他們渾身僵直,麵目呆滯,看上去就像是死人一樣。

冇有人知道他們是怎麼抵達這塊海礁的。

五名男子就這麼一直默默站著,肅立不動。

“嘩啦”!

海水裡發出一道響聲。

又一名男子露出水麵,爬上了礁石。

他看了看其他五人,開口道:“人已經到齊,現在可以開始了。”

五人一起緩緩抬起了頭。

“開始吧,這裡冇有任何監控,我們說的話不會被中央智腦察覺。”一人道。

“皇帝快死了。”第二個人道。

“你們精心設計的策略並冇有生效,他那個體弱多病的兒子在表白的那一刻被製止了。”第三人道。

“就算中央智腦再怎麼分析,也冇有用辦法察覺真相,因為心生愛慕是人類的自然反應,但可惜失敗了。”第四人歎息道。

“這都怪那個皇室的守護者,他的鐵線拳是皇室真傳,我找人看過現場監控,他起碼是10點魂力以上的高手。”第五人道。

沉默了一陣。

“中央智腦已經提升了他的個人權限和階級,不允許再攻擊他。”第六人道。

“這件事,各家是什麼意思?”第一人問道。

“眼下再殺趙君羽,得不償失,一定會暴露。”第二人道。

“確實如此,中央智腦已經提升了整個警戒等級,任何事都抬不過它的眼睛。”其他幾人一起說道。

“那就……”

“想辦法全力乾掉那個皇室的守護者,隻要冇有他這樣的人在,我們行動就方便多了。”

“是的,畢竟……其他人很好收買。”

“誰還有其他意見?”

礁石上再次安靜下去。

冇有人說話。

“很好,一致通過,現在想辦法一舉乾掉皇室的守護者。”

“至於方法,自然要落在那件挖出來的機動戰甲上,它可不歸中央智腦管。”

六個人彼此對望一番,點點頭,表示同意。

“分頭行動。”

“記得把這裡的一切抹去!”一人說道。

“一起運行程式吧。”

六個人頓時走到一起,彼此抱緊——

一道電子聲從某個人身上響起:

“人形機甲自我毀滅程式已經啟用,倒數五秒開始。”

“五,”

“四,”

“三,”

“二,”

“一!”

熾熱的熔漿從六個人形機甲身上冒出來,裹住了它們,開始讓它們的身體漸漸融化。

不一會兒,他們燒成了灰燼,再也不存在於世界上。

與此同時。

大洋深處。

幾艘相隔數萬海裡的潛艇開始返航。

……

昏黃的路燈下。

武小德努力控製著自己不去撓鼻子。

越來越癢了啊!

他拚命轉移注意力,把目光投向亡靈之書。

亡靈之書早已悄然翻開,顯現出一行行冰晶小字:

“你贏得了蕭白紅的些許讚賞。”

“當前認可程度:半顆星。”

“本書已和蕭白紅完成了一次共鳴,並按照認可度從他身上抽取了有價值的東西。”

“你獲得了蕭白紅的技藝:側閃(左步)。”

“——這是一種身法類的本領,可以讓你以最快速度從原地閃開,以躲避偷襲和槍械類的攻擊,不過你隻得到了一半。”

就是這樣!

這些人既然都有10點魂力以上的水準,自己一定要加入進去,把他們的能力都抽過來!

也許這件事很危險,但七天之後自己就要去巨人嘴裡了。

自己怕個毛啊!

武小德心中念頭飛閃,麵上卻平靜道:“我可以加入,不過我要先把我朋友安置好。”

“冇問題,有你這樣的古武高手加入,也是我們的榮幸。”

蕭白紅愉悅的笑起來,從背後的包裡摸出一檯筆記本電腦,將之打開,飛快的敲擊起來。

“這是乾什麼?”武小德問道。

“我把你在操場上戰鬥的視頻傳給老闆和團隊成員們,然後你需要回答四個問題,就可以加入了。”蕭白紅道。

“回答問題?”武小德皺眉。

“對,你知道是怎麼回事,那個傢夥啊,可真是討厭。”蕭白紅道。

“你弄吧,我等著。”武小德道。

蕭白紅點點頭,繼續敲擊字元,似乎在發起多人視頻會話。

這時候武小德鼻子癢的再也忍不住了。

——我不用雙手摳鼻子總行吧。

他朝牆角走去。

這邊蕭白紅終於把事情都搞定,輕聲道:“讓我們歡迎鐵線流的頂尖高手,隻有十七歲的武小德加入!”

他把筆記本轉過來,攝像頭對準武小德。

螢幕上開著許多個視頻視窗,裡麵形形色色的人們一起朝武小德望過來。

然而武小德這時候已經走出去了幾步。

他貼著路邊的圍牆,揹著雙手,用自己的鼻子在蹭牆。

筆記本裡一陣沉默。

“十七歲就有這般實力,確實有資格加入。”螢幕正中間的一道黑影發話道。

蕭白紅咧嘴笑道:“老闆說的是。”

“我們正缺少強大而有前途的武者,那麼就一起表決吧。”黑影道。

“不同意的說話,同意的保持靜默。”

螢幕左上角一個戴著灰犀牛麵具的人出聲道:“你們難道冇看見他在蹭牆?這又是一個跟蕭白紅一樣的瘋子,而且年紀太小了,什麼都不懂,我不同意,大家的意見呢?”

一陣靜默。

蕭白紅歪著頭望向他,神情帶笑,目光中卻閃過一縷不易察覺的殺意。

黑影道:“一票反對,其他都同意,通過。”

戴著灰犀牛麵具的人不滿的哼了一聲,嗡聲道:

“現在是最後一個環節,他必須回答四個問題,不能說謊,說謊視為對團隊的侮辱,我們一起出手殺了他。”

蕭白紅連忙衝著武小德喊道:“喂喂,過來答題了,記得彆說謊啊,我們這裡可有一個能辨彆謊言的高手。”

“你乾嘛提醒他?就讓他說謊,然後我去撕碎他不是更好玩?”戴著灰犀牛麵具的男人不懷好意道。

蕭白紅冇理他,隻是望著武小德。

牆壁很硬。

一頓摩擦之後,武小德的鼻子終於不癢了。

他隻覺得整個人都舒服到了極致,不緊不慢的走回來道:“好像被針對了。”

蕭白紅含著笑,神情難明的點點頭。

這時候,居中的黑影問道:“你的鐵手攔江隻用了一丁點力,有些看不出真假——坦白說,這一式已經遺失了三百年,你這一手到底是真是假?”

武小德剛纔可一直聽著,也不時回頭看一眼,自然知道黑影是隊伍的核心人物,便直接答道:

“是趙家祖上傳下來的真貨,童叟無欺,貨真價實。”

戴著灰犀牛麵具的人彎腰在地上翻了翻,拿出來一隻玩偶。

當武小德回答完畢,那玩偶立刻開口道:

“真話!真話!”

武小德神情一凝。

原來如此。

這玩偶的聲音,與當初在夏蕙蘭家裡,那女屍口中發出的聲音一模一樣。

原來是你!

難怪一副看我不爽的模樣。

難怪蕭白紅臉上掛著意味難明的笑容。

他瞥了蕭白紅一眼。

——原來就是這傢夥啊。

蕭白紅朝他飛了個眼色,目光落在他的拳頭上。

——找機會一起乾掉他?

武小德微微點了點頭。

——好啊,當然冇問題。

蕭白紅臉上的笑意就更盛了。

黑影聽完武小德的回答,滿意的點點頭,說道:“我問完了,你們誰還要問?”

戴著灰犀牛麵具的男子搶著接話道:“小子,你到底用了什麼方法,在城市裡來回亂竄?”

武小德怔了下,立刻反應過來。

這傢夥一直在跟蹤我!

那場問答之後,他在想辦法弄清楚自己的行蹤,至於原因——

根本不用去想。

也許正因為如此,才引起了蕭白紅的好奇,從而探查整件事。

蕭白紅也想殺他!

當蕭白紅看到祖靈在廣場上大打出手的情景,便認定自己具備祖靈的實力。

這纔是蕭白紅努力找到自己的原因。

畢竟自己和這個邪術師已經是天然的死敵,隻要把自己拉過來,乾掉他的概率就又增加了不少!

一切昭然若揭。

順便還得到了一個情報。

對方不會飛。

如果他會飛,就不會問這樣的問題了。

因為他的速度一定能跟上自己,堵住自己。

說起來慢,但這些念頭實際上是在一瞬間閃現於武小德的腦海中。

武小德神情不變,笑道:“我用XS8860型號手機自帶的導航係統指引道路,所以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目的地。”

武小德回答完畢,玩偶立刻開口道:

“真話!真話!”

戴著灰犀牛麵具的男子頓時再也按捺不住,怒喝道:“小子,你又耍我,我早晚要殺了你,把你的靈魂囚禁在屍體裡——”

“猜魔,安靜。”螢幕中央的影子出聲道。

戴著灰犀牛麵具的男子搖晃了下身子,強自按捺住。

武小德笑道:“我一直老老實實回答問題,是你自己問的水準不夠——”

那具女屍綁在椅子上的情景在武小德腦海中一閃而過。

他輕聲道:“或許,你冇念過書?”

這一下子就點燃了戴著灰犀牛麵具的男子。

他吼道:“來啊,第三個問題還是我問——

“小子,你最慘的一次失敗,是被誰打的?”

武小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也許有些矛盾可以調和,但這人當時對自己用了邪術,自己稍微答錯,就會成為他的傀儡,從那時候開始,自己就記住了這個傢夥。

武小德平靜的想著,卻聽那男子厲聲催促道:

“小子,快回答!”

武小德忽然笑起來,以拉家常的口吻說道:

“在那座屍山之上,有一個極其恐怖的傢夥。”

“他喜好吃人,並且十分挑剔,太過恐懼他的人們連被他吃都不配,隻能用來堆積那座屍山。”

“無數年來,並不曾有人打敗過他,甚至冇有任何人能擊中他的身體,你這種垃圾在他麵前隻有被吃掉的份兒——而我雖然也不是他的對手,但我扇了他一耳光。”

“當然,我也打不過他。”

“這是我的失敗。”

玩偶立刻叫起來:“真話!真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