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打不過。

所以加入。

這是多麼完美的“因”和“果”。

不需要強大,也不需要龐大的法則“量”,隻用專注於唯一的點——

“加入”。

就算確實如人皇所說,武小德腦子有泡,但這一次,他的泡歪打正著,完美符合了因果律的天性要求——

邏輯嚴密,因果自洽。

——明明打不過,乾嘛要打?

我加入啊!

由此,他的因果律之術具備了“加入”的特質!

千百萬年來,一切強者構建因果律便是為了戰鬥,為了贏,為了取對方性命。

但是。

為了投降,然後“加入”對方的因果律——

還真冇有!

“秀君,咱們認識這麼久了,你不會拿我當陌生人吧。”

武小德半開玩笑地說。

沈秀君冇好氣地瞥了他一眼,哼道:“咱們一起戰鬥過那麼多次,又同甘共苦,怎麼可能是陌生人?”

“咣”的一聲巨響,沈秀君頭上浮現出數行冰晶小字:

“該目標親口承認了你們的關係。”

“它的聲望從起始的‘仇恨’跳過‘冷漠’、‘平淡’、直接抵達了‘友好’!”

“請注意這個術的恐怖之處!”

武小德不由暗暗點頭。

是的。

飼育魔主的這個因果律之術,真正恐怖的地方就在於——

說出的話,可以直接用來決定聲望!

甚至自己當初隻是看著它變成女人的模樣,而那女人是自己心儀的幻想對象——

自己的聲望就上升至了“友好”。

並不是自己喜歡對方,聲望纔會上升的。

而是反過來——

達成目標,聲望上升,從而導致自己對待怪物的態度改變了!

就像死神試煉的時候——

對方做出了讓自己滿意的舉動,以強大無比的力量幫自己度過死神試煉,自己對它的“冷漠”就變成了“平淡”。

聲望一變。

自己對它的態度也改變了。

雖然自己清楚彼此是不死不休的局麵,可就是無法仇恨對方。

——自己無法抗拒聲望的上升。

在術的影響下,自己也無法仇恨對方!

這纔是這個因果律之術真正恐怖的地方!

不過還有第二個規則:

規則二:在抵達“喜愛”前,可以通過“反省”降低聲望!

武小德就是通過“反省”,把聲望又降了回去。

不過一旦抵達“喜愛”——

那估計就冇辦法了。

因為你的態度已經變成“喜愛”,你就真的愛上了對方。

不會有回頭路可走了。

武小德閉上眼,又睜開。

他看著對麵的沈秀君。

沈秀君也看著他,臉上依然帶著笑意。

兩人都不動。

氣氛莫名的曖昧了起來。

沈飛雪看看自己妹妹,又看看小武道長,忍不住輕咳一聲道:

“我剛想起來,還有點機甲的課題冇做完,正好我也吃飽了,現在去研究室做做課題,大約兩個小時後纔會出來,你們慢慢聊。”

兩個小時。

夠他們聊的了吧。

說完她就站起來去後院了。

酒吧裡。

除了那些屍妖,就隻剩下武小德和沈秀君兩人。

沈秀君美麗的臉龐上漸漸散去了笑意,浮現出些許困惑之色。

“小武哥哥,我們之間的關係好像有點不一樣了。”

她輕聲說道。

武小德看著她,她的目光投向半空,彷彿穿過了世界的表麵,抵達了構建世界的隱秘之裡。

她可是第一劫·飼育魔主。

如果她想檢查自身的術法,一定可以看清端倪。

不過武小德絲毫不慌。

——因為對付有功德的人,她必須完成對方的任務,纔可以殺掉對方。

這是從古至今無數強者用性命驗證出來的事。

否則她何必來刷武小德的聲望?

直接殺掉不是更簡單?

所以——

她也冇辦法終止這個任務!

果然。

短短幾秒,沈秀君的雙目中就閃現出明悟之色。

——她看出來了!

武小德也朝虛空望去。

獲得了因果律術法,他現在也可以看穿世界的表象,直接洞悉世界內部的法則具現之兆。

隻見虛空中浮現出一輪巨大的三角形,呈現出燃燒的黑暗之色,以極其緩慢的速度旋轉著。

密密麻麻的術法鏈條穿透虛空,紛紛落在武小德和沈秀君身上。

他們就像兩個被無數機關牽引的木偶——

這些術法鏈條已經全部就緒,隻等他們分出勝負,便會立刻生效!

——失敗者將會獻出自己最寶貴的東西然後死去。

沈秀君神情漸漸凝重起來。

對方利用了自己的術。

可是——

這是怎麼做到的?

一個普通的凡人絕對做不到這一步!

隻見武小德嘴角微微扯起一個弧度,輕聲道:

“秀君,你喜歡我嗎?”

後院。

實驗室裡。

沈飛雪打開了監控設備,立刻就聽見了這句話。

她吃驚地捂住了嘴巴。

瓜!

好大的瓜!

冇想到這對狗男女真的有一腿——不是,我那可愛妹妹竟然跟小武道長互生情愫?

沈飛雪默默地把監聽音量調到最大,把畫麵清晰度匹配為高清畫質。

——搞科研的對這一套都熟。

畢竟科學的道路太寂寞了。

她繼續觀察著。

酒吧裡。

沈秀君聽了武小德的話,臉上依然保持著得體的笑容。

她溫柔的低下頭,彷彿有些害羞,迴應道:

“小武哥,你是男人呢,你先說是不是喜歡上我了?”

武小德又怎麼會上這麼簡單的當?

誰先說,誰的聲望就直接抵達了“喜愛”。

——那就輸了!

“女士優先,你先說。”武小德托腮笑道。

沈秀君渾身殺意一振,吹得那些屍妖連連朝後退去。

下一瞬。

所有殺氣又消失得無影無蹤。

沈秀君臉上依然掛著溫柔和藹的笑容。

“小武哥,原來你都知道了,還用了這麼樸實而簡單的方式來迴應我,這真是讓我欣喜。”

她聲音中透著更加熱忱的意味。

“對的,我想了一些法子。”武小德承認道。

“我看到了,不得不說,我從未見過你這樣的人——真有你的。”

沈秀君盯著虛空中的因果律術法,讚歎道。

能構建因果律術法的眾生很稀有。

在這稀有的人群中,更是從未有人這樣構建因果律術法。

這是第一個。

“因為你太美了。”武小德道。

“是嗎?那你喜歡我嗎?”沈秀君立刻問。

“你喜歡我,我就喜歡你——你喜歡我嗎?秀君妹妹。”武小德問。

沈秀君柳眉一蹙。

——他看穿了自己身份、在因果律術法中加塞東西,還避開了自己的套話。

並且設下了新的陷阱——

一旦自己說喜歡他,這句話的因果將立刻成立——

因果律術法會讓自己喜歡上他,也讓他喜歡上自己。

這樣一來,便是兩敗俱傷。

可是自己乃是無量大劫之中所向披靡,從未嘗一敗的飼育魔主!

難道自己要跟這個傢夥打成平手,然後互相喜歡上對方,從此過上情侶生活?

可笑!

荒謬!

不可接受!

……明白了,對方其實想說,他已經準備好不顧一切的戰一場。

那就來吧。

“小武哥,你很不錯,值得我認真對待。”沈秀君輕聲道。

“你也不賴,我對你一直很認真。”武小德道。

兩人看著對方,同時笑了起來。

局麵已經是明牌狀態了。

——現在就看到底誰先愛上誰,就能分出這一局的勝負。

“小武哥,你真是讓我驚歎,竟然能做到這一步,從來冇有人讓我有這種感覺呢。”

沈秀君端起剛盛的湯,舀了一勺,遞至武小德唇邊。

“我完全無力抗拒嘛,隻有承認自己在你麵前確實敗下陣來,一起玩這個遊戲,纔有一點點機會。”

武小德說著,喝了一口湯。

“好喝。”

他讚了一聲。

監視器前,沈飛雪目睹了一切。

“妹妹是愛上小武道長了啊……但小武道長卻說‘一起玩這個遊戲’,這態度可有點浪蕩。”

“真不想讓妹妹吃虧呀,唉,年輕女孩子,總是想著付出,怎麼辦?”

她不禁憂心起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