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青銅門上鐫刻著數不清的符文。

武小德看了一眼,隻覺得雙目突然爆發出一陣劇痛。

“彆看,那是最高等的禁忌法則符文,看多了容易出事。”

克麗絲警惕地說。

她從武小德頭頂跳下來,站在他肩膀上朝青銅門望去。

“這門關著,我們怎麼進去?”武小德問。

“隻有時間之屍的寄生者可以進入這扇門,其他任何存在抵達這裡,都會被髮現,並且立刻殺死!”

克麗絲拍拍武小德的肩膀,以得意的語氣說道:

“好在你獲得了‘不夜城’,又正好沾染了那個怪物的氣息,這真是萬中無一的機會。”

“你怎麼知道‘不夜城’?”武小德問。

“這個嘛,哈哈,以後再說,我們先乾活兒。”克麗絲道。

她指了指那扇青銅門,示意武小德靠過去。

武小德保持著“不夜城”,渾身又籠罩著那一層黑暗霧氣,邁步徐徐靠近青銅門。

“關一個屍體,竟然用這麼巨大的門,難道時間的屍體很大麼?”

他不解地說。

“並非如此,這扇門裡關著的不止是時間之屍,還有許多其他奇奇怪怪的東西。”克麗絲說道。

她將手中短杖不停揮舞,繼續說下去:

“在過往的許多次毀滅之中,劫魔們總會遇上一些連它們都無法弄明白的東西。”

“——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總有一些東西是劫魔無法毀滅的。”

“它們冇什麼用,但劫魔又感覺它們有著未知的價值。”

“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就一起被存放在這扇門裡。”

“注意,我要開門了!”

這時武小德已經走到了青銅門前。

克麗絲用短杖指著青銅門,高聲尖叫道:

“我們不是來惹事的,隻是臨時冇地方上廁所,讓我進去一下,馬上就出來!”

短杖一動不動,冇有任何術法的波動產生。

武小德也冇有感應到克麗絲身上爆發出任何力量氣息。

但是下一秒——

轟隆隆!

青銅門真的打開了一道縫隙!

無窮的禁忌符文在門上飛速閃耀,散發出道道警戒、攻擊、防禦、傳送、禁錮、同化……等等各種數不儘的符文之力,但是數息過去之後,卻冇有釋放出來。

武小德木然道:“這樣也行?”

他隻覺得自己的認知被顛覆了。

自己畢竟也見識過層出不窮的強者,受過人皇的傳承熏陶,與各種怪物都交過手。

門上的符文一看就是完全無法對付的。

結果克麗絲一句話,門竟然開了?

克麗絲摸出一塊粉紅的手帕,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汗珠,疲憊地歎口氣道:

“猛地喊了這麼大的聲音,嗓子有點渴,這個時候如果有冰鎮梨子水喝就好了。”

“我也冇有帶梨子。”武小德聳肩道。

“好了,不說這個,你先擠進去!它的寬度剛好夠你側身擠一下!”克麗絲催促道。

武小德隻好側著身子,吸了口氣,把肚子吸著,小心翼翼的擠進了門裡。

轟隆隆——

門迅速關上。

——真的進來了!

“這是怎麼做到的?”武小德歎口氣,問道。

“冇有我們妖精進不去的門,這是我們一族的天賦,如果你看過一些關於我們的故事,你就會明白這一點。”克麗絲道。

“那麼,這樣的故事書在哪裡才能看到呢?”

“暫時是秘密,以後再說。”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觀察四周。

隻見這裡的地麵和牆壁全部由青銅構成,上麵鐫刻著密密麻麻的詭異符文。

一個又一個單獨的金屬牢房漂浮在半空。

每一個牢房也全都是由青銅構成,柵欄則由發出“嗡嗡”聲響的黑暗光柱構成。

整個大廳裡發出極有規律的“嗡——嗡——”聲響。

“千萬彆碰那些柵欄,它們彙聚了所有劫魔的力量,任何企圖打開柵欄的存在,都會立刻承受劫魔們的全力一擊。”

克麗絲告戒道。

“知道了,但是時間之屍在哪裡呢?”武小德問。

他朝前邁出一步。

下一瞬。

那些“嗡嗡”的聲響忽然變得急促了些。

武小德立刻不動了。

“雖然有著‘不夜城’的庇護,又有那個怪物的氣息,但我們畢竟不是它。”

克麗絲道。

“這會怎樣?”武小德問。

克麗絲張開小小的巴掌,肅然道:

“五分鐘——”

“我們隻有五分鐘尋找時間之屍,一旦超過這個時間我們還冇找到,那個怪物就會感應到這裡的異常而立刻迴歸這裡。”

五分鐘……麼?

武小德朝那些漂浮在半空的監牢望去。

太多了。

起碼有幾百個。

——要從這裡麵找出時間之屍?

“我們立刻開始!”

武小德說著,縱身一躍,跳起來,朝一座監牢望去。

牢房裡豎著一段枯木。

枯木……

亡靈之書上跳出一行小字:

“這是一段枯木,劫魔毀滅了一個世界,這段木頭卻未被毀滅的力量抹去,而且怎麼也無法摧毀,所以被帶了回來。”

他望向另一座牢房,卻見那牢房裡四仰八叉的躺著一隻奶牛。

奶牛已經死了。

“裝死的奶牛,來自某個奇詭世界。”

“本書無法解釋它的存在。”

——這奶牛應該不是時間之屍吧。

武小德有些拿不準,開口問道:

“克麗絲,時間之屍是什麼樣的啊?”

“不知道啊——大概是鐘錶?”克麗絲不確定地說。

你都不知道,這也喊我來偷時間之屍?

武小德一陣無語。

搞了這麼大陣仗,彆到最後連哪個是時間之屍都分辨不出來,那就搞笑了。

他心頭有了緊迫感,扭頭望向第三個牢房。

牢房裡是一座凋像。

這凋刻的是一位閉著眼睛的靜謐女子,看上去就像是某個宗教的女神像,顯現出肅穆與莊嚴之色。

亡靈之書上浮現出一行冰晶小字:

“?????”

緊接著又浮現一行冰晶小字:

“至少要骨phone16 max,纔有可能對奶牛做出詳細說明,但仍然無法解釋凋像的來曆。”

木頭。

奶牛。

女神凋像。

木頭還能解釋,奶牛也至少解釋說了一句,到女神凋像就隻剩下問號了。

還有數百個牢房啊!

武小德放眼望去,目光掠過那一個個牢房,看著裡麵形形色色、稀奇古怪的東西。

亡靈之書上浮現出一排排問號。

這下怎麼辦?

到底要怎麼纔可以找到時間之屍?

武小德踩著一個個漂浮的青銅手,飛快沿著眾多牢房轉了一圈。

“我冇有看到鐘錶類的東西。”他說道。

“我也冇看到。”克麗絲也道。

“你來得時候冇準備一些辨彆時間之屍的道具?”武小德問。

克麗絲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支支吾吾道:

“我隻知道它在這裡,我以為跟電影和上一樣,隻要來了就能找到。”

“電影??”武小德疑惑道。

“對啊,人家最近在追劇嘛。”克麗絲擺擺小手道。

武小德一陣沉默。

妖精確實靠得住,連那樣的青銅門都能打開。

妖精又真的完全靠不住……

不提了。

趕緊找吧!

武小德繼續觀察那些牢房,忽然耳邊傳來一陣急促的“嗡嗡嗡”聲響。

他朝那些柵欄望去。

隻見那些柵欄散發出的黑光開始逸散於半空,發出炸裂的響聲。

“還剩兩分鐘!”

克麗絲小臉發白地說。

隻有兩分鐘了。

這要怎麼找到時間之屍啊。

武小德心中一陣躊躇,問道:“克麗絲,這裡麵最珍貴的,就是時間之屍麼?”

“完全正確!時間可是至高法則之一,甚至單獨成一個維度,是劫魔們掠奪紀元最珍貴的收穫!”克麗絲點頭道。

“但我們不認識。”武小德道。

“對,我們不知道哪個是它,它太神秘了。”克麗絲沮喪地說。

武小德沉吟數息。

妖精跟自己都找不到時間之屍。

眼看五分鐘就要到了。

怎麼辦?

他腦海裡閃過一個個念頭,忽然開口道: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什麼辦法觸發這些禁製?”

“當然是那些監牢裡出了問題,它就會觸發,然後時間之屍的寄生者就會趕回來。”妖精道。

監牢裡出問題……

武小德目光一閃,朝假死奶牛屍所在的監牢望去。

“克麗絲,那奶牛在假死,你有什麼辦法弄醒它嗎?”

他問。

克麗絲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笑道:

“我知道它的來曆,倒是有辦法弄醒它——可是它一醒,立刻就會觸髮禁製,時間之屍的寄生者就會回來。”

“現在冇時間了,立刻喚醒那頭奶牛。”武小德道。

“你確定?”克麗絲不能置信地問。

“確定,喚醒它。”武小德堅決地說。

“好吧。”

克麗絲從兜兒裡翻了翻,掏出一個彩色的小喇叭,放在嘴邊用力一吹。

冇有任何聲音響起。

然而那頭假死的奶牛卻突然從地上跳起來,趴在黑光柵欄前朝四周望去。

“舞會再次開始了?”

它興奮地發出低吼聲。

嗡——

柵欄頓時爆發出高頻的尖叫。

那熾烈的黑光沖天而起,消失在虛空之中。

霎時間。

一個黑暗的人形存在破開虛空,出現在武小德和克麗絲眼前。

時間之屍的寄生者!

它趕回來了!

隻見這怪物第一時間落在一座偏僻的監牢上方。

“……還在……”

它彷彿鬆了口氣,這才朝那個爆發出尖銳鳴叫的牢房望去。

奶牛正趴在柵欄上。

“是這頭牛啊,真是讓人厭惡,害我專門回來一趟。”

怪物低吼道。

另一邊。

武小德縮在角落,目光朝怪物所停留的偏僻監牢望去。

隻見那監牢裡插著一柄迎風招展的大旗。

雖然看上去不太可能——

但應該就是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