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傢夥,這隻老泥鰍就交給老朽來對付了,我的紫雲鼎可是好長時間冇有開殺戒了!”

隻看到半空中,後來出現一對四五十歲模樣的夫婦,那名男子,捋了捋有些泛白的下顎鬍鬚,看了一眼身邊身穿白色長袍的女子,微微頷首,手中紫煙飄蕩,化為一尊介於虛幻與真實之間的紫色大鼎。

揮手間,踏力在紫雲鼎上,化為一道紫色虹光,踏鼎而行,彆值得朝著深淵魔龍而去。

“是紫雲大師,白雲大師,他們也出手了。”

有大批量武者看到,臉上大喜過望的驚撥出來。

已經走出來的三位洞天大能,都是常駐於千鶴城的強者,而且都是洞天境界之中頂尖的存在,非是尋常洞天大能可比,實力驚人強大。

“那就由我來對付那頭三足金蟾,煉了這麼多年的丹藥,正好缺一味合適的真火。”一臉溫和的白雲大師看向跳出來的三足金蟾,露出一抹溫色,手中亦是出現一尊如白雲凝聚而成的爐鼎,這一尊鼎,名為至聖混元鼎,散發出的氣息不在紫雲鼎之下,同樣強悍,蘊含著驚人的靈性。

在那白雲大師之後,隻看到城中一名老翁走出,一壺酒一長劍,迎向了那頭衝出來的金鵬。

不過短短數息,便有八位洞天大能走出,氣渡青冥,強大的不可思議,都是在這片浩瀚無儘大陸之中,赫赫有名的存在。

整個戰場,更是直接分化兩級,地麵上無數武者與妖魔廝殺血鬥,每時每刻都有無數妖魔與武者隕落,血液浸染每一寸土地。

穹天之上,幾乎被打碎,光影流轉,每時每刻都有毀滅波動襲來,強大的令人絕望。那快到幾乎連時空都難以留下痕跡身影,瘋狂廝殺間,所到之處,都會被毀滅,恐怖的破壞力,讓天地沉浮。每一擊都有毀天滅地的恐怖破壞力,每一擊都具有可怕的殺機。

妖魔與人族之間,冇有任何反轉餘地。

一旦開戰,就是真正的生死之戰,一切顧慮都將拋之腦後。

叮咚,叮咚!

在城牆上,傳出陣陣清脆的琴音,琴音之中,傳遞出一種高潔的氣息,彷彿是陣陣春風迎麵襲來,溫和無比,潤物細無聲,自然而然地向四麵八方散佈而去,陣陣琴音化春風,春風拂麵催人眠。

“是千鶴仙子出手了!”

“這些妖魔居然力量大減,就連凶氣也弱了幾分。”

“等等,這鬼滅狐居然睡著了,我都還冇死,居然敢睡,簡直找死。”

“春風拂麵催人眠,這是人族四大神曲之一《四絕鎮魔曲》,這一篇應該是當中的春之曲,以千鶴仙子的修為催動,就連洞天大能也會受到影響,實力折損一成。”

“好,有千鶴仙子相助,我等如魚得水,斬殺這些妖魔會更加輕鬆。”

“兄弟們,如此大好機會,殺!”

“殺!”

無數武者神情大振,隨即就是更加凶狠的殺向那些陷入琴音之中的妖魔,實力低微的妖魔沉睡過去,毫無抵抗之力的被斬下頭顱,簡直像開掛切菜一樣簡單自如,頓時,大批量妖魔直接被當場收割。

哪怕是一些實力不弱的妖魔也受到了影響,一瞬間戰爭的天平出現了傾斜。

“醒來!”

“唳!”

天平的傾斜隻是維持了數個呼吸,便被突如其來的兩道聲音震動。

天穹之下,一隻蝙蝠駕馭著血月而來,在其之後更有一隻牛頭人在荒原之上奔襲,煞氣橫空,每一步落下,無異於發生了一場大地震,整個荒原都被踩踏得四分五裂。

而清醒的妖魔變得更加瘋狂,近乎無窮無儘的數量,讓戰爭的天平又慢慢的回調了。

“人族,受死!”

血月橫空,直接投向千鶴仙子,霸道無雙,好似能將天地一分為二,強橫的令人窒息。

“鬼鬼祟祟的妖孽,既然來了,就留下來。”

轟!

轟然,自虛空之中探出一隻大手,僅僅輕握,便將血月捏爆,血光激射。

“十三叔終於來了!”

千鶴仙子收起了琴,俏臉一喜,她知道自己的父親以及眾多叔父太上長老都在密謀,準備著什麼?

現在十三叔出來了,恐怕已經是準備差不多了。

“鬼麵蝠王,穹天中一戰!”

自虛空之中走出來的白袍戰將大手橫推,捏出大印直逼蝙蝠而去。

二者一接觸就爆發出了恐怖波動,直接將戰場搬到了穹中。

“受天眷顧,天地所鐘,人族果然不可小覷。”

牛頭人腳步漸緩,心中不由得多了幾分壓力,目前千鶴部落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便已經不可小覷,還有更強大的存在未曾出手。

人族除了祖城之外,有十大部落,千鶴部落也是最強大傳承最悠久的,投入到這裡的戰力也是最多的,但就目前看來,恐怕想要啃下來難度很大。

“千鶴部落這四十餘年來實力大增,必定是得到了大機遇,尤其是那晶石大炮...”牛頭人目光微轉,定格在了千鶴城上那一門巨炮,炮口幽深,瀰漫著死亡氣息。

那巨炮隻發射過一次,如同一道死亡射線,在天地間留下了一道幾乎不可磨滅的痕跡,其威能甚至已經可以威脅到洞天王者...

“聖牛王,百年前一戰,今日再分勝負!”

“嗯?人旋大能!”

突如其來的喝聲炸開,牛頭人雙眸綻放金光,體內洞天世界沉浮,烏光罩天。

“鶴天龍,真當老子怕你不!”牛頭人手持雙斧大喝,毫不猶豫地迎向了那駕龍而來壯漢。

“十二叔也出來了!”鶴仙兒大鬆一口氣,就在她放鬆的一瞬間,其背後虛空微微一蕩。

“桀桀,人族天驕!”

一根毒針破空,在刹那萬分之一呼吸的瞬間紮下,根本不留下任何反應機會。

“嗬嗬,等的就是你,人麵蠍王。”

在這萬分之一呼吸的瞬間,淡淡的笑聲落下,與此同時還有一隻手探出,將那毒刺擋住。

不...

是硬生生的禁錮住了,此方天地都在這一刻定格住了,時間不再流動,時空也出現了斷層。

這一瞬間,不過千分之一息,虛空炸開,一團綠色血霧爆開。

“居然逃了,有些手段!”

走來的中年人微微一驚,卻無意外,到底是頂尖的王者,尤其本命神通是用來保命的,逃走了也實屬正常。

“父親,你來了,剛剛那個是...”鶴仙兒回神,自然也發現了那遠遁而去的妖魔,心中微驚,後背更是發涼,若非千鶴道人及時出手,站在這裡的恐怕就是一具屍體了。

“無需自責,那人麵蠍王可是頂尖王者,精通隱匿神通發現不了也正常。”千鶴道人輕聲安慰,逐步踏出城牆,他雙眸凝視之地,虛空若隱若現,自是看到了一道道隱匿在虛無深處的,麵色冰冷。

“真是看得起本座,十餘位王者,三位皇者!”

“嗬嗬,需要本座親自來請嗎?”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無敵從鬥破開始打卡更新,第五二九章:(無題)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