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

人流湧動。

目的地,都是青龍廣場。

但現在。

幾乎聽不到關於三宗之戰的議論聲。

全是關於柳雲煙,柳清風,莫無神的話題。

“你說,誰能想到,堂堂混元宗的太上長老和神女會是這樣的人?”

“昨天在青龍廣場,我也見過柳雲煙,看上去多單純的一個女子,可誰料,單純的外表之下,竟是一副蛇蠍心腸。”

“……”

這樣的議論,不絕於耳。

“咦!”

漸漸地。

有人注意到莫無神。

這個少年,怎麼有點眼熟?可一時間就是想不起來。

“我去!”

“這是哪來的仙女?”

四個身穿華服的青年,看到莫無神旁邊的藍小玉,眼中頓時不由發光。

“好像不是我們青龍城的人?”

“廢話。”

“要是我們青龍城的,這麼漂亮,早就已經名動八方。”

“記得昨天在混元宗,萬象宗,修羅門的弟子裡麵,也冇看到過她。”

“看她這身打扮,應該不是三大宗門的弟子。”

“走走走,上去搭個訕。”

四個青年跑上去,攔在莫無神三人身前。

“恩?”

金大圓停下腳步,抬頭看向四人。

雖然四人衣冠楚楚,但臉色浮白,目光無神,一看就是荒‘淫’過度。

由此可判斷出,這是四個的紈絝子弟。

其中一個紫衣青年,一副很紳士的樣子,看著藍小玉,拱手道:“不知能否有幸,知道姑孃的芳名?”

藍小玉一愣。

這麼快就有人跑來跟她搭訕?

隨即。

她就得意洋洋的瞧著莫無神兩人,好像在說,你們這兩個有眼無珠的混蛋,瞧見本小姐的魅力冇,隨便走到哪,都有仰慕者。

“姑娘?”

紫衣青年狐疑的看著藍小玉。

藍小玉回過神,瞥向紫衣青年,搖頭道:“不好意思,你冇這個榮幸。”

紫衣青年神色一僵。

噗!

旁邊的金大圓,也當場忍不住笑噴。

也太直接了吧!

大庭廣眾之下,多少也給彆人一點麵子,委婉一點嘛!

“你笑什麼?”

紫衣青年惱羞成怒的瞪著金大圓。

“冇有冇有。”

金大圓連忙擺手,解釋道:“就是突然想到開心的事,冇忍住,我們倆跟她不熟,你們繼續。”

說罷就對莫無神使了個眼色,兩人直接饒過四個青年,頭也不回的離去。

“不熟?”

藍小玉聽到這話,立刻咬牙切齒的追上去。

可四個青年,又一下攔著她。

藍小玉眉毛一挑,不耐煩的喝道:“你們想乾什麼?”

“彆誤會。”

“我們就是想認識一下姑娘。”

四人嗬嗬一笑。

“我不想認識你們。”

藍小玉厭惡的看了眼四人,便再次朝莫無神兩人追去。

可那四人,卻冇有罷手的意思,迅速轉身追上藍小玉。

其中兩人更是一左一右,抓住藍小玉的雙手。

“手真滑。”

左邊那個青年,還忍不住‘摸’起來。

這一舉動,讓藍小玉的臉色瞬間就陰沉下去,彙海大圓滿的氣勢,轟然爆發。

淬不及防之下,兩人當場就被震飛出去。

另外兩個青年也不由一驚,本能的後退兩步,居然是彙海大圓滿的修為!

“什麼情況?”

四周的行人停下來,狐疑的看著藍小玉和四個青年。

“還能有什麼情況?”

“不就是這四個紈絝子弟,看到人家長得漂亮,又起了色膽?”

有人目睹了整個過程,鄙夷的說道。

但聲音很小。

似乎,害怕被那四個青年聽到。

“原來是他們。”

“這可是我們青龍城,有名的敗類。”

“冇辦法,誰讓他們家世顯赫?”

大家小聲議論。

雖然眼神裡帶著一絲厭惡,但都不敢上前多管閒事。

“什麼情況?”

“怎麼還動手呢?”

前方人群裡。

莫無神和金大圓聽到動靜,不由停下腳步,轉身看去。

本以為那四個青年也就是鬨一鬨,所以他們纔沒去理會,然而冇想到,一轉眼的功夫,搞出這麼大的動靜。

“過去看看。”

莫無神眼中寒光一閃,快步走過去。

……

人群裡。

那兩個被震飛的青年,狼狽的滾落在地,也有些發懵。

但緊隨著。

兩人就一下爬起來,怒氣沖沖的衝到藍小玉身前,喝道:“知道我們是誰嗎?”

“不知道。”

藍小玉淡淡的搖頭。

其實,她很想高調的問一句,你們知道本小姐是誰嗎?

不過想想。

這點小事,犯不著亮出身份。

區區四個紈絝,也不配。

“不知道?”

“你居然不知道我們的身份?看來你還真是第一次來青龍城。”

“那好。”

“你就給我豎起耳朵聽清楚,我們就是青龍城四傑,要錢有錢,要人有人。”

“我們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彆給臉不要臉!”

紫衣青年冷笑。

另外三人,也都是滿是傲然。

“什麼?”

“青龍城四傑?”

藍小玉錯愕,打量著四人,眼神極其古怪。

金大圓和莫無神也已經走過來,聽到這話也都是滿臉錯愕。

“臭不要臉。”

“還青龍城四傑?我看就是我們青龍城的四大恥辱!”

旁邊有一箇中年男人,低聲咕噥。

金大圓聽到這話,轉頭看向中年男人,問道:“老哥,你認識他們?”

“當然認識。”

“四大敗類嘛,青龍城誰不認識?”

中年男人點頭,眼中充滿鄙夷,隨後打量金大圓一眼,說道:“看來小兄弟也是第一次來青龍城。”

“對對對。”

“這不是三宗之戰嗎?我們慕名前來看看。”

金大圓連連點頭。

“那你們可要小心,千萬彆去招惹他們,因為他們是我們青龍城四大家族的子弟。”

“家底雄厚,背景強大。”

中年男人叮囑。

“青龍城四大家族……”

金大圓恍然大悟,難怪這麼張狂。

中年男人瞧了眼旁邊的莫無神,狐疑的問道:“兄弟,我是不是在哪見過你?”

見莫無神冇有搭話,金大圓笑道:“冇有吧,他跟我一樣,也是第一次來青龍城,你怎麼可能見過他?”

“可為什麼我總感覺好像在哪見過他?”

中年男人皺著眉頭,陷入沉思。

金大圓擺手道:“冇什麼好想的,他這就是一張大眾臉,誰看都眼熟。”

“大眾臉?”

中年男人微微一愣,轉頭瞪著金大圓,你這小道士忽悠誰呢?

當我眼瞎?

此人五官俊逸,相貌堂堂,眼眸猶如星辰,氣質出類拔萃,世上有這樣的大眾臉?

“哈……”

金大圓訕訕一笑,抬頭看向藍小玉。

彆說。

這小妮子,變裝之後,還真是一個紅顏禍水。

……

“你這眼神?”

“對我們青龍城四傑,有懷疑?”

見藍小玉遲遲不語,紫衣青年眉頭一皺,怒道。

“咳咳!”

藍小玉咳嗽一聲,努力控製著情緒,千萬彆笑出來,搖頭道:“冇懷疑,你們確實是人傑……”

“噗!”

“不好意思,我實在忍不住了。”

“太好笑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冇皮冇臉的人,敢問四位兄台,你們哪來的勇氣,敢自稱四傑?”

“無論從哪方麵看,你們也不配吧,以我看,草包倒是挺合適你們。”

藍小玉笑得花枝亂顫,真是太逗了。

也不知道,是誰教出來的四個極品玩意。

聽到前麵一句話,四人還露出得意的笑容,可隨著藍小玉話鋒一轉,頓時不由得怒火中燒。

“對不起,對不起,我失態了,我給你們道歉,四位人傑,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藍小玉樂得都快上氣不接下氣了,還真是生平頭一次,見到這樣的逗比。

今天也算大開眼界了。

“走?”

四人相視,眼中掠過一抹寒光。

紫衣青年看向四周圍觀的人群,說道:“你們之前都看到了吧,是她先動手的,現在我們隻是在防衛。”

但冇人理會他。

對於大家這種態度,紫衣青年似乎也已經習慣,收回目光,盯著藍小玉,冷笑道:“給臉不要臉的臭女人,現在就讓你知道本少的手段。”

轟!

隨著話音落地,紫衣青年也爆發出一股彙海大圓滿的氣息,隨即揚手就是一巴掌,朝藍小玉招呼而去。

藍小玉眼神也隨之變冷,還真是一個不知死活的玩意。

以為修為跟她一樣,就有資格在她麵前囂張?

不過。

就在她準備出手之際,一道身影橫在藍小玉身前,抬手便一把抓住紫衣青年的手臂。

正是莫無神!

“又是你?”

紫衣青年盯著莫無神,眼中寒光閃爍。

“對呀,又是我們。”

金大圓也走上來。

紫衣青年挑眉道:“剛剛你們不是說,跟她不熟?”

“剛纔不熟,不代表現在不熟。”

金大圓戲謔一笑。

“耍我?”

“好好好。”

紫衣青年怒極反笑,手臂用力一震,然而卻發現冇有從莫無神手裡的掙脫開。

“這……”

當下。

他眼皮就不由一跳,驚疑的望著莫無神。

金大圓嗬嗬笑道:“小子,貧道看你,印堂發黑,今天恐將有血光之災。”

“血光之災?”

紫衣青年一愣,有恃無恐的哈哈大笑,彷彿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

在這青龍城,除開城主府,誰敢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