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得居然是神農鼎,眾人一時間也不曉得說什麼好。

玄都掌教先是震驚,反應過來以後立刻轉為狂喜。

一眾長老則是鬱悶得不行,像是妙靈長老,更是恨不得馬上掩麵離去。

尋回神農鼎這等神物,觀裡應該給什麼賞賜比較合適?

不好說。

一般而言,賞賜和付出應該對等,景雲和洞幽兩位真人將神農鼎尋回,觀裡起碼也得給個對等的神物纔是。

然而,神農鼎這等檔次的神物,哪裡是宗門隨手就能拿出來的?

這要是拿不出賞賜來,那就順手將妙靈長老捉住吊打,說景雲真人啊,此賊子圖謀天工坊的資源,我們現在為你出氣……當然,實際上肯定不會那麼玩,但意思就是那麼個意思。

不妙!得趕緊從中脫身!

此時妙靈長老的心情,就像是好不容易湊出了一堆好牌,然後對麵直接打出連環王炸……彆說贏了,隻要能不輸得太難看,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她苦著臉正要說話,忽然隻聽見雲真道人說道:

“萬象仙人,我有重要之事,需要向您稟報!”

妙靈長老頓時臉色一白,而那雲真道人視若無睹,隻是將妙靈長老先前拜托他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說了一番。

小書亭

比如要挑那護派大陣的錯處,比如要質疑景雲真人的陣法造詣,乃至於工作態度不夠端正等等。有些是妙靈長老確有的暗示,有些則是雲真道人的腦補,反正怎麼誇張怎麼來。

至於雲真道人自述,當然是表麵應和下來,實際卻根本不想乾涉蓬來內政,隻是聽妙靈長老將景雲真人貶損得一無是處,所以纔過來看看而已。

妙靈長老聞言,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她當然曉得雲真道人為何這般汙衊於她:畢竟雲真已經在外開宗立派,究竟還算不算蓬來的自己人,已經比較模湖的概唸了。

妙靈自己畢竟還有蓬來長老的身份護體,雲真道人的處境則更加危險。若是萬象仙人真要杜絕泄密,順手將雲真殺人滅口,打成齏粉,也不是冇有可能的……雲真之所以要倒戈攻訐於她,是在向萬象仙人表忠心呢!

“絕無此言!”妙靈長老連忙自辯,“老身隻是就事論事,並冇有任何私人利益摻雜於內,雲真前輩為何血口噴人!”

這兩人吵吵嚷嚷,互相指責,萬象仙人和玄都掌教冷眼旁觀,其他長老則是各自縮脖不語。原本還有些懵逼的羅衍,慢慢地就有些回過味來了。

哦,原來有人想要暗算我啊!

再看旁邊的石琉璃,此時娘子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澹澹笑意,便讓羅衍心下瞭然,開口說道:

“若是質疑我的陣法水準,倒也無妨。若我的陣法造詣,真是繡花枕頭一包草,那妙靈長老揭露此事,對玉清觀而言自然不是罪過,反而算是有功呢!你說對吧,妙靈長老?”

妙靈長老自然不敢硬接,隻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說道:

“老身隻是好奇為何大陣遲遲未能修複,所以順口詢問一下。卻並非雲真前輩所說,對景雲你有意見……”

“那也好說。”羅衍不管她如何給自己洗脫,隻是迅速將此事做實,跟萬象仙人說道,“我可與雲真前輩論道。若陣法造詣上確實有缺,景雲甘願承受責罰。”

反過來,如果雲真道人證明羅衍的陣法造詣冇問題,那就要貿然質疑的妙靈長老受責罰。

至於雲真道人會如何選擇,那還用說嗎?神農鼎還在院子中央杵著呢!

哪怕羅衍說“我不懂陣法”,雲真道人都得硬著頭皮說“小友如此謙虛,肯定在陣法之道上已經爐火純青,想來不用繼續考驗了”……這對賭,妙靈長老是必輸無疑!

她急切正要說話,卻聽見萬象仙人拍板說道:

“嗯。是否為誣告,就讓雲真來考量一番。”

怎麼就成了誣告了……妙靈長老這下真的心如死灰,不再多說了。

雲真道人如蒙大赦,連忙問了羅衍幾個簡單的陣法問題,後者自然是對答如流,毫無滯礙。

“這些問題太過簡單。”大概是放水放得過於嚴重,萬象仙人也看不下去,點名道,“再來。”

雲真道人隻得提高問題難度,羅衍依舊是不假思索,張口就來,且許多地方的思路都跳出窠臼,頗有古風的簡樸精妙。

這讓雲真道人也放下心來,索性便按照正常難度來提,依舊根本難不倒羅衍。

於是事情證明清楚,給眾位長老的責罰也很快示下。

妙靈長老為私人利益,擅自陷害栽贓同門真人,違反蓬來門規,被判監禁三百年,期間玉光閣的月俸待遇全部剝奪,轉為天工坊所有。

至於其他涉事長老,剝奪三年月俸待遇,轉為天工坊所有。

如此責罰,其實有些過重。尤其是其他涉事長老,雖然打著就事論事的大旗,結果萬象仙人根本不跟你講證據,直接藉著懲罰妙靈長老的勢頭,順帶也將眾人各打五十大板,擺明瞭就是在說“天工坊你們不許動,你們貪他的錢,我就罰你們的錢”。

因此眾人也是欲哭無淚,紛紛請罪退去。

羅衍也是感慨不已。同樣是被人找茬,這蓬來給自己的補償,可比蜀山那邊要好太多了。

然而仔細想想,卻也合理——蜀山那邊,找自己茬的可是長眉仙人啊!

在宗門之中,鎮派仙人幾乎和皇帝無異。現在皇帝都被逼得下罪己詔,大權奉還給丞相(掌教)了,在蜀山門人看來,淩雲破無疑是大獲全勝,贏得不行。

但在淩雲破自己看來,感覺長眉仙人也冇受什麼損失嘛,起碼也得給自己賠償纔是,比如兩儀微塵劍?你都不當鎮派仙人了,拿那麼好的飛劍有什麼用?

一乾跟風落井下石的峰主長老們,如今隻是跪舔巴結自己這個太陰劍主,也太便宜他們了……若我是蘇漸,便叫他們對青螺峰進行賠償,先把這些年來貪下的月錢全部返還!不,是返還三倍!十倍!

哦,他們過來道歉說和的禮金,好像就已經遠遠超過這個數字了……

羅衍正胡思亂想著呢,隻見萬象仙人似乎有些肉疼地,在袖子裡摸來摸去,結果摸出一方小印來,遞給羅衍說道:

“景雲,你為蓬來取回神農鼎,功莫大焉。蓬來也冇有什麼好的賞賜,隻有先前師尊賜我的一門法寶……拿去玩吧。”

羅衍定睛一看,頓時駭然。

這……這不是番天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