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回來,雖然本意是為了替妻子尋找鑄劍秘法,但卻冇想到陰差陽錯地搞到了神農鼎。

以尋回神農鼎的功績,換取萬象仙人未來對自己不講道理的庇護,羅衍認為是相當劃得來的一筆買賣。

畢竟對他的最終目標而言,獲取門派裡最高層的信任,其實比什麼都重要。

五個人設之中,秋長天和魏東流因為各自背後的勢力對上,因此是最為忙碌的。

淩雲破的處境原本險惡許多,但如今蘇漸出關上台,處境倒是改善許多。

龍隴那邊原本還算輕鬆,但如今東皇界戰火四起,反而是忙得不可開交。

隻有羅衍,因為蓬萊玉清觀實力拉胯,也不敢到處樹敵,因此最為悠閒養生。

萬事皆有妻子處理,不需要像秋長天那般親力親為;也不會像魏東流那般被吐槽不乾正事,實在是愜意得很。

神農鼎上交宗門之後,石琉璃也不提其餘寶物之事,羅衍正好將其研究一番。

首先是紅塵百世圖,這畫卷其中自帶幻術和空間秘境,可以將敵人罩入其中,如無脫困之法,隻能任人炮製。

考慮到幻術和空間之術,都是相當稀缺的法術類型,因此這法寶的價值倒也不低,可惜和崑崙鏡高度重疊,器靈又是個智障,還是給琉璃拿去玩吧!

第二便是七寶硨磲珠。

不得不說,老龍的眼光著實不錯。以羅衍的學識見聞,硨磲珠倒也並非冇見過,但品相如此精良的卻是未曾遇到。

其色澤白皙明亮,珠光圓潤,注入真元之後丟去,便會發出一個淡淡的光圈。

敵人被光圈罩著,立刻身軀不能動彈,隻能任人宰割。

唯一的問題在於,定身對方的能力,需要消耗注入七寶硨磲珠裡的真元。

對方本身的修為境界越高,這七寶硨磲珠裡的真元消耗也就越快。若是耗完了,自然就冇法再繼續將對方定身了。

羅衍仔細思索片刻,便意識到以自己的真元雄渾程度,在金丹境內怕是已無敵手,但對上元嬰境大佬肯定不夠看。

若是對付金丹真人,這七寶硨磲珠的定身肯定會很有效果,但就算冇有此寶,我用什麼五雷正法、五色神光也直接把對方秒殺了,又何須定身呢?

而對付元嬰長老,硨磲珠又冇什麼用……總而言之,適合那種在同階裡實力一般的修士,可以有效地增加控製手段,但對羅衍而言用途不大。

還是給琉璃拿去玩吧。

第三乃是萬年樹妖的樹心,羅衍研究了半天,終於得出一個結論。

用來煉藥。

換做以前,他大概是直接賣給蓬萊內部的煉丹師們。但如今從神農鼎上抄來了煉丹之術,羅衍忽然有了自學的信心……這個,又不是去偷竊彆人的道統,而是神農鼎上記載的功法,我自學還是可以學一學的嘛。

石鼎長老精通絕大部分製器之術,但製器以外的領域還是不大行的。我景雲真人為何不能青出於藍,將蓬萊的諸子百家全部融會貫通呢?

到時候天工坊也不叫“天工坊”了,就叫“蓬萊坊”。凡是蓬萊有的,我坊裡都會,都能教,大氣!

羅衍胡思亂想了一會兒,便繼續檢視起收穫來。

第四乃是一個丹瓶,也是老龍儲物袋裡原本自帶的物件。

確認冇有問題之後,羅衍便打開丹瓶,發現裡麵乃是一瓶龍血丹。

所謂龍血丹,便是老祖級彆的龍族以精血煉製的丹藥,和鳳凰的九轉朱鳳丹是差不多性質的東西。

服用者必須擁有龍族血統,否則大部分藥力都會被浪費。羅衍雖然冇有龍族血統,但龍隴有啊!

真冇想到修真界這邊,居然能有幫到龍隴的東西,這世界還真是奇妙啊。

第五乃是一件老舊道袍。雖然被漿洗得發白,許多地方還打著補丁,但看起來並不肮臟,卻是乾乾淨淨的。

根據崑崙鏡的掃描,冇有發現任何有靈力的地方,似乎這真的隻是一件普通道袍而已。

但若真是普通道袍,那老龍豈會特意帶在身邊?若是什麼絲襪內衣,還能解釋為老龍的特殊癖好,道袍……實在說不通。

此中必有蹊蹺!

羅衍這樣想著,便打算也將道袍裝入天工百寶袋裡,貼身攜帶。

但轉念一想,那老龍會不會也是從什麼人那裡得來的,奇怪對方為何要貼身攜帶,所以也貼身攜帶?

若是這樣,那自己得有多蛋疼!

羅衍也不管它,繼續研究第六個收穫,卻是一本薄薄的經書。

此經書名為《玉壺冰心訣》,名字非常樸實。羅衍翻了翻其中內容,講的內容卻有些高深,教修士如何謹守道心,避免走火入魔,以及萬一走火入魔了,要如何修複識海傷勢。

說到這個,羅衍忽然想起海外島嶼的某個黑袍道人來。

那道人也是因為走火入魔,不得不留在島嶼之上,藉助地層之下的寒冰來遲緩心魔攻勢,後來還與蘇漸、師姐和自己都有授藝之恩。

若是將此經書給了對方,說不定能幫到一些忙。

但問題在於:第一,那老頭子雖然對安知素讚賞有加,但不知為何看自己不爽,橫挑鼻子豎挑眼,冇一處好話。

幫助那老頭,淩雲破心中不夠快意!

第二,淩雲破終有一天,要竊取甚至搶奪蜀山的補天石碎片,也就是要與蜀山掌教蘇漸為敵。

救助這麼一個和蘇漸有莫大淵源的劍仙前輩脫困,總感覺未必是好事。

第三,那老頭對自己印象不佳,想要用這本經書從他那裡榨取好處,似乎也不大可能。

算了算了,先放著再說吧!

老頭,要怪就怪你狗眼看人低,得罪了你淩雲破爺爺!

將道書藏入天工百寶袋,羅衍便看向最後的八卦鏡。

這是一麵銅鏡,正中央是明晃晃的錚亮鏡麵,周圍則刻著八卦浮雕。

羅衍試著將真元灌入其中,便發現鏡麵漸漸亮起,大放光明。

但這些鏡光有什麼用,卻是不曉得。

另外,周邊的八卦圖案用途為何,也不知曉。

問了崑崙鏡和素鳴劍,都說不知道,想來應該是神農氏自己煉製的、未曾拿出去用過的法寶,因此也冇有名聲流傳下來。

如此說來,倒也隻能暫時收著,等待後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