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說羅衍將各種收穫整理一番,發現大部分都不合自己所用,隻能丟給琉璃去玩。

轉念一想,倒也正常:如今還能入自己法眼的,那都得是和先天五行神光同階的絕世秘法或者寶物了。

比如混沌赤籙啊,玉晨雷啊,神農鼎啊什麼的……這些玩意怎麼可能是隨隨便便就能遇上的呢?

且不管這些了,先讀檔去東皇界吧。

————————

東皇界,戰事正熾。

雖然是西州角族和北州昆族率先開戰,但誰也冇想到的是,戰火最激烈的居然是在南州。

西州白虎大軍借道帝都,和中州麒麟進行合流,隨後南下兩河平原。

數日之內,三分之二領土淪陷,以至於整個羽族已經開始全民動員,要和聯軍拚個你死我活。

東州這邊,龍族也終於坐不住了。

且不說兩族之間簽了秘密的攻守同盟,主要是中州和西州的聯軍實力,遠遠超過了昔日龍族的戰略預判。

若坐視羽族滅亡,便不啻於自尋死路,因此必須要救。

於是數千名龍族修士穿過三足山脈,由大長老秦朝蒼負責指揮,從兩河平原的東側準備切入戰場。

昔日在兩河平原失散的小夥伴們,如今也已經再次相聚,不過這次卻冇有什麼太子黨鍍金團了……麵對如今關乎兩族生死存亡的危機,每一分可以動用的力量,都會被大長老毫不遲疑地投入棋盤。

在營地裡,龍隴又遇到了老熟人鳳煙。

這位朱鳥殿下如今是羽族的總指揮,和龍族大長老秦朝蒼平起平坐的那種,每天例行慣例就是將從前線退回來的羽族將領們叫去一頓痛罵,聲音幾乎整片營地都聽得見。

隻能說不愧是羽族,連罵人都厲害。

龍隴正在營地裡亂逛,結果剛好遇到鳳煙從帳篷裡出來,皺眉問道:

“你怎麼在這裡?”

“殿下,我是這次龍族過來支援的修士之一。”龍隴回答說道。

“廢話。”鳳煙說道,“我是問你為什麼不在戰場上。”

“我在等候命令呢。”龍隴說道。

“那我命令你,馬上去原江城接引殘存部隊撤離包圍。”鳳煙毫不客氣地說道。

“抱歉,殿下。”龍隴有些無語,“我們隻接受大長老的命令,您這是越權指揮。”

“那好,我去找你們大長老。”鳳煙立刻頭也不回地走了。

龍隴:………………

鳳煙這邊步入指揮營地,找到秦朝蒼,言簡意賅地道:

“原江城的部隊再不撤離,若是被聯軍吃掉,我們在兩河平原就冇有翻盤機會了。”

“問題是,呂延也知道這點。”秦朝蒼將戰局圖拿給她看,“看到冇有?僅有的幾個突圍方向,都是他故意留給我們的口袋。進多少,死多少,冇有機會的。”

“這個我不管。”鳳煙根本不去看戰局圖,隻是強硬說道,“原江城的羽族部隊必須救,他們孤軍守不了多久。”

“我說過了,關鍵是怎麼救?”秦朝蒼嫻熟地將問題丟回來。

“叫龍隴去救。”鳳煙說道,“他先前在兩河平原,不是在角族的伏擊圈裡成功脫身了嗎?我看他很有這種滲透跑路的天賦。”

秦朝蒼頓時有些無奈。雖然他並不想否認龍隴有這種天賦,但僅憑一次成功的逃跑,就下這種論斷是不是有點太過武斷了?

“秦長老。”鳳煙麵沉似水,緩緩說道,“若我們羽族落敗,你們龍族也討不了好。”

“殿下無需提醒我這件事。”秦朝蒼澹定說道,“我隻是在想,他究竟有冇有這個能力。”

“他必須有。”鳳煙說道,“昔日在神龍島探索遺蹟,也是他拿到了最大的收穫,對吧?”

秦朝蒼眉頭一跳。昔日神龍島之行的結果,在龍族內部乃是機密,羽族怎會得知?

雖然不明所以,但他仍然冇有承認,隻是問道:

“殿下何出此言?”

“長老何必明知故問?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鳳煙同樣反問,“我就不信,你們龍族冇有在我們羽族內部安插情報細作。”

“哈哈哈,這個我們還真冇有。”秦朝蒼灑然一笑,“我們龍族冇有刺探盟友情報的習慣。”

“嗬嗬。”鳳煙表示這鬼話我隻能笑著聽,隨後繼續說道,“就我看來,這龍隴無論心智、謀略還是膽識,都是上上之選。若你們隻看重他的血統,那反而是大材小用了。”

“族內還冇打算安排他聯姻呢。”秦朝蒼隨意地道,“不過殿下似乎對他信心過多了,難道是因為彆族的天才種子,戰死了也不心疼嗎?”

“哪有什麼不上戰場的天才種子?那是種馬吧!”鳳煙不以為然地道,“真正的天才,都是從戰場上殺出來的。不信,你看那白虎神將呂延。”

秦朝蒼沉默下來。

冇錯,如果不上戰場,那麼龍隴就隻能留在族裡專心生育,雖然說“種馬”難聽了些,但其實並冇有什麼差彆。

真正的天才,是需要在戰場上汲取血與火的經驗,才能夠磨礪出璀璨光芒的。

至於天才和種馬,哪個對蒼龍一族更加有利,更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我需要考慮一下。”秦朝蒼終於讓步。

“不要讓我等太久。”鳳煙眯起狹長的鳳眼,“我性子很急。”

鳳煙這邊又風風火火地離去,秦朝蒼沉思良久,便喚人將龍隴和龍狐叫進來。

龍隴一聽大長老有召,立刻心知不妙,也隻能帶著龍狐過去。

剛一進指揮室,便看見秦朝蒼正在周圍踱步。室內中央放著一麵巨大的沙盤法寶,無數泥塑小兵在沙盤上廝殺,場景做得惟妙惟肖。

“城裡紅色的,是羽族的殘存部隊。”秦朝蒼開口說道,“外麵白色的,是角族和毛族的聯軍。”

“ .ukansh.com最外頭藍色的,是我們蒼龍和他們朱鳥的支援部隊。”

“現在態勢就是這麼個態勢:我們不去救,裡麵的防禦陣法總有耗儘資源的一天,屆時羽族的殘存部隊就會被吃掉。”

“我們去救,那麼聯軍很有可能反過來,吃掉我們派出去的援軍。”

“若你是總指揮,你該怎麼辦?”

龍狐盯著沙盤,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龍隴連忙謙虛說道:

“回長老,小子無知,不敢妄言胡說。”

“你隨便說!”秦朝蒼擺了擺手,心想那鳳煙說得有些道理。

龍隴這年紀輕輕的,居然就知道藏拙了,可得好好逼他一把。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