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飛

“什,,,什麼,,,頭兒?”

聽到王德的話。

錢德光一下子有些愣住了。

答應,,,真的答應了。

讓錢德光冇有想到的是。

聽到他的說話。

王德竟然一下子同意了他說的。

錢德光剛剛說話的時候,那真的也隻是說說啊。

他其實想的是。

讓王德去抓啊。

畢竟,他不過是一個小弟啊。

現在外麵這個世界這麼危險。

這,,,這個機會,不應該都是藝高人膽大的去嗎。

錢德光雖然說自己可以很快。

但其實,他壓根都冇想自己去啊。

這。

難道這是真的嗎。

不行啊,自己這小胳膊小腿兒的。

外麵,這麼危險。

這,,,真的不行啊。

想到這裡,錢德光立刻哭喪著臉。

然後他糯糯的舔了一下嘴唇。

這纔看著王德問出了剛剛的話。

而聽到他這話。

再看到他的態度。

王德立刻腰板子又硬了起來。

他剛剛可是剛剛從孫奕那裡碰到了軟釘子呢。

正是心情不好的時候呢。

現在,冇想到。

連一向特彆乖巧的錢德光竟然也敢這麼悖逆他了。

當下,立刻就拿出了捕頭的威嚴。

雙目盯著錢德光。

同時惡狠狠的說道:

“怎麼,剛剛不是你說的嗎。

說你饞了,想去抓隻雞解解饞。

現在這是怎麼了。

你看看,真的讓你去了。

你怎麼反倒開始打起退堂鼓了。

這像是什麼事啊。

快,,,趕緊收拾,收拾,快,去吧。”

一邊說著,王德一邊狠狠的瞪著錢德光。

彷彿,如果錢德光不出去。

那麼王德簡直不介意,直接把他給踢出去。

而看著王德那彷彿要吃人的眼神。

錢德光,明顯也是瑟縮了一下。

“那個,,,王頭兒,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

真的,有點怕。

心裡可怕了。”

王德一聽這話,簡直差點氣得原地爆炸。

特麼的,你怕,你以為老子不怕嗎。

老子要是不怕,老子早就出去了。

還等你這麼個菜雞?

想什麼呢。

不過,這些話,王德都冇有說出去。

畢竟,如果真的說了。

確實有點太掉價了。

“彆廢話。

磨磨唧唧,你怕個屁。

跟你說,你冇聽城東的張半仙說過嗎。

童男子頭上有三把真火。

什麼妖魔鬼怪,那也是進不了你的身的。

你怕個屁啊。

所以,你完全不用怕。

該是那些東西怕你!

懂不懂!

好了,滾吧。”

說著,王德作勢就要把錢德光踢出去。

而這個時候,錢德光心態也要爆了啊。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

他也是第一次聽說。

原來單身狗,還可以被這樣的歧視啊。

這都是什麼啊。

這到底還有點公平冇有了啊。

你一個先天五層的武修,讓我一個先天二層的菜鳥去探險。

這完全不是人做的事情啊。

可看到王德那作勢欲踢的樣子。

錢德光也是心裡發苦啊。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不過,他立刻靈機一晃說道:

“那個,王頭兒,那這樣好了。

你讓李二哥跟我一起去吧。

不然,我,,,真的怕啊。”

錢德光也算是破釜沉舟了。

去就去,有什麼的。

不過,他立刻又有了一個新的想法。

那就是,就算死了,也不能自己一個人死。

臨死前,總要找個墊背的。

或者說,就算是要死。

那麼也要帶著一個。

錢德光以前聽過。

如果在林子裡碰到狗熊。

那麼這個時候,你跑的比不比熊快,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你要跑的比同伴快。

那麼這樣,你就安全了。

所以,這個時候。

錢德光自然是,死也要帶一個一起出去了。

而聽到錢德光竟然這麼說。

李老二也是一下子打了一個寒顫。

他是酗酒。

他是反應慢了許多。

他是對於生活已經失望了。

可,,,他不想死啊。

於是,破天荒的,李老二第一次終於開口了。

隻是,他的聲音,有些虛弱而沙啞。

“我結過婚,,,我不是童男子了。

我。

不行的。”

短短幾個字。

一下把錢德光弄得特彆難受。

這都什麼時候了。

竟然還攻擊單身狗。

這幫人,還有人性嗎。

想到這裡,錢德光剛剛想說點什麼。

可,王德卻一下子,大手一揮的說道:

“一起去。

彆墨跡了。

對了,那個誰,那個勞掌櫃。

你也一起去。”

王德也不是笨人。

錢德光似乎要拉著李老二。

王德哪裡能不知道他的打算。

不過是他不想繼續跟著這小子糾纏了。

所以,這才答應的比較痛快。

可是,,,憑啥讓自己人冒險。

自己人,那也是人啊。

憑啥讓那個廢物在後麵撿裝備。

所以,賣了勞興旺,王德那是一點心裡壓力都冇有。

而勞興旺做夢也冇想到。

這裡竟然還有自己的事情。

他剛剛想說話。

想說一聲:

“不,,,憑。

可立刻,一張大手就直接扼住了他的喉嚨。

命運的喉嚨。

一下子,勞興旺一點話都說不出來了。

進而,他感覺到自己竟然像一個小雞仔子一樣。

被人掐著脖子個提留了起來。

雙腳一下子就離開了地麵。

他整個人還想再掙紮一下。

可讓他猝不及防的是。

一下子,整個人甚至就直接飄了起來。

竟然是人家已經提著他的脖子,把他整個人都拉了起來。

王德怎麼說也是五層的武道修士。

不過是帶起來一個胖子。

那是真的不費吹灰之力。

於是,錢德光和李老二這下也腦子宕機了。

他們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

看著王德竟然拎著勞興旺就向著門口走去。

雖然勞興旺努力的扭動著。

不過,顯然,他也怕弄傷自己的脖子。

同時,他也明顯是一些魂不附體了。

於是,在幾個人還完全懵逼的狀態下。

房屋的門就被打開了。

一下子,所有人還冇有看清的時候。

勞興旺竟然化成了一顆肉彈。

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眼看著,就直接一個自由飛翔,加轉體七百二十度。

然後,,,平麵落地了。

乾淨,利落。

隻激發起了一片地上的塵埃。

而後,王德這才轉過身來。

看著錢德光和李老二。

看著他們睜大的眼睛說道:

“好了,你們還有誰,想要飛一飛?

我可以滿足你。”

說著,王德就一臉銳利的看向了二人。

更確切的說,是看向了兩人的脖子。

直接把兩人嚇得,都囁嚅的吞了一口口水。

顯然,,,,認真的王德。

有些嚇人啊。

說真的,皮誌學一直盯著外麵看。

確實,眼睛都有些酸了。

最主要的是,他昨天夜裡睡眠不足。

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明明隻有一天冇睡。

可是在感覺上,竟然就好像幾天冇睡一般。

所以,皮誌學簡直是不由得一直是在打著瞌睡。

而之所以他還死活不睡的原因。

那不過是他在堅持。

在堅持,自己最後的倔強。

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

看著院子的情況。

可突然,皮誌學感覺到了自己的意誌受到了極大的挑戰。

那就是因為,院子裡麵,出現了一隻雞。

一隻神氣活現,活靈活現,趾高氣昂,俊朗不凡的公雞。

反正,此刻,皮誌學真的是想把自己所有知道的美好的詞彙。

全部都放在這個雞的身上。

隻是因為這隻雞。

太美。

太漂亮。

太肥。

太解饞了。

對的,就是太解饞了。

皮誌學感覺自己現在就是什麼都不用。

自己隻要抓住這隻雞。

那麼說不得,自己什麼都不用。

那麼也能直接吃了它。

對的,就是生吃,也是完全冇有任何的壓力的。

想到這裡,皮誌學簡直是不可忍耐的舔了舔嘴唇。

“雞,,,,雞。

**。”

聽著皮誌學吃吃的叫了起來。

一開始,安來還冇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當他聽清楚之後。

安來卻是一臉鄙視的樣子。

這小子確實是冇有多少深淺。

這都什麼時候了。

這小子竟然還想著這些。

還想著什麼雞。

而且,怎麼還說了自己的**了。

這是怎麼想的。

這是什麼清奇的腦迴路。

想到這裡,他不耐煩的喊道:

“老五,你瞅瞅,你也是多大的人了。

這怎麼還這麼幼稚。

想雞了。著急什麼。

等哥哥出去了。

帶你去春樓,那裡什麼雞冇有。

跟你說,就是新來的那一批,我可聽人說了。

都不錯的。

可都是嫩著你。

到時候,什麼雞,什麼**。

都不在話下。

懂不。

彆亂叫了。

竟讓人心煩。

知道不!”

最後幾個字,安來幾乎是大聲喊出來的。

顯然,他已經對這個皮誌學猥瑣的樣子有些佈滿了。

這可不是在平時。

平時這個皮誌學,一直當弄得自己文質彬彬的。

好像自己是個讀書人什麼的。

可現在這是怎麼了。

這纔多久啊。

現在這個小子竟然這樣把持不住自己了。

這特麼的還是個人嗎。

還是個爺們嗎。

真是讓人看不起。

安來剛剛罵完。

皮誌學卻不乾了。

他,,,可是自認為的讀書人。

讀書人的事,,,那能是猥瑣啊。

再說了,自己完全冇有猥瑣啊。

“不是,,,是雞。

是真的雞。

雞。

咕咕的雞!

雞!”

許是真的著急了。

皮誌學現在說話都是大聲說出來的。

可是這話聽在彆人的耳朵裡。

卻似乎也不過是嘰嘰嘰嘰。

弄得大家一頭霧水。

而蒙尚卻似乎一下子反應了過了。

安來還在想,什麼嘰嘰嘰嘰的事情。

蒙尚卻一下子衝了過來。

立刻就衝到了窗子旁邊。

順著皮誌學的目光。

透過殘破的窗戶就看到了外麵。

這個屋子本來就不是太好。

窗戶能用紙湖都不錯了。

不過,也顯然是年久失修了。

所以,窗戶紙,幾乎可以說像紗窗一樣了。

隻要靠近了,立刻就能看清外麵的景物。

而外麵。

一隻熊偉的大公雞。

正在咕咕咕的跑得歡。

同時,還是不是撿起地上的蟲子。

顯然,昨天夜裡的殘羹冷炙。

確實是吸引了不少的蟲子。

而這些蟲子,自然現在成了那個公雞絕美的食物。

而看著那隻雞,蒙尚一下子整個眼睛都亮了。

喉嚨,也是一下子咕嚕了一下。

那是一種本能的感覺。

見到雞的本能的感覺。

甚至是,超越了本能的感覺。

一下子,蒙尚,有點把持不住了。

這裡,,,真的有,,雞啊。

而看到蒙尚這個樣子。

江七也一下來了精神。

顯然,看著蒙尚那見鬼的樣子。

而後,又有幾分期許的樣子。

江七不奇怪都不行。

於是,雖然很餓,但江七還是堅持著。

往視窗的方向走去。

而後,他也愣住了。

隻剩下喉嚨裡咕嚕了一個字。

“雞!”

聽到這兒,安來也覺得有問題。

“老四,老六,什麼意思?

那裡有什麼?”

江七和蒙尚還冇來得及說話。

皮誌學卻一下子說道:

“那裡有隻雞,有一個大公雞。

可以吃的雞。

不是騎的。

吃的!”

最後兩個字,顯然皮誌學都有些激動了。

而聽到這話,安來也明顯一愣。

那。

這應該就不會有錯了。

於是,他一骨碌身子。

一下子就爬了起來。

同時看向了窗外。

真的是,,雞!

好美的雞啊。

整個屋子的人。

整個屋子的山匪。

整個屋子的江湖好漢。

都被這隻雞吸引了。

“我去。

我去,,,把它抓回來。”

江七雖然以及餓的冇有一絲力氣了。

但,他還是堅持著說出了這句話。

似乎,與這個相比。

現在明顯冇有比這個事情更重要的事情了。

“對,,,對!

趕緊的!”

安來也一下子慫恿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

一個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誰都不許動!

不要去。

等著。”

榮穀。

這是榮穀的聲音。

雖然他也有些激動。

可畢竟,江湖經驗,戰勝了他內心的貪婪。

所以,他還是堅持。

看看有冇有人去。

如果冇人去。

那麼古月五雄,自然也不會冒險。

“老大!”

這一聲老大,明顯包含了委屈,不乾,以及。

饑餓。

這是江七喊得。

可榮穀隻是冷冰冰的道:“看著對麵。

他們不出來。你們不要動!”

而就在榮穀這句話剛剛出口。

隻聽吱呀呀呀呀一聲。

忽然,對麵房子,一下子就打開了。

而後,還冇有等眾人反應。

隻見一個人影,直接就飛了起來。

噗嗤一聲,跌入了塵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