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半個月裡,所有人都鉚足了勁的苦修.

雖然半個月不見得能提升多少,但是調整好最佳狀態,還是冇問題的.

同時這八個月裡,藏經閣裡的啪啪聲也成了許多人茶餘飯後的談資,每說到這裡,眾人的眼神就變得古怪起來.

隻是因為藏金閣後院不允許外人進入,又有零榆擋著,所以也冇人看到後院到底發生了什麽.

這就讓人們更加的浮想聯翩了.

同時,殺兔聯盟越發的壯大了,除了最早的李翰林\張海潮\蘇錦\候權\王城等人外,又有不少人加入了進來,這些人最弱的都有八階大圓滿層次,最強的也達到了九階二星圓滿境,僅次於李翰林和劉海潮.

這一次,他們愣是湊齊了百人隊!

隨著天光緩緩升起,藏經閣後麵啪啪啪的脆響聲也隨之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坐在藏經閣後院門口的零榆放下了手裡的書,捏滅了油燈,緩緩抬起頭……

他目光平和的看著後院,然後這個波瀾不驚的男人的眼神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最後嘀咕道:"這個小師弟,不得了啊."

話音剛落,就見那兔子長長撥出一口濁氣,那原本隻是紅潤的眼睛此時此刻確實一片猩紅之色,殺氣騰騰!

他個頭不高,站在那紅霞之中,低吼著:"老子要吃肉了!"

就在這時,虛空裂開,一隻玉手伸出來,啪的一聲給了他一巴掌,然後隨手將一麵銅鏡扔給他,裂縫關閉之前,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出:"兔子,這東西用不上了,你拿去玩吧.明天滾回來試藥,我睡一覺……"

前一刻還凶巴巴的兔子,被打了一巴掌後,立刻跳起來呲牙咧嘴的就要罵娘.

但是一聽這聲音,再一看地上扔的那一塊銅鏡,下一刻,他就跟川劇變臉似的,小臉瞬間洋溢著幸福燦爛的笑容,對著裂縫裡敬禮道:"謝謝大大姐頭,明天一定到!"

隨後裂縫關閉了.

兔子美滋滋的撿起地上的青銅古鏡,用袖子擦了擦手直接扔嘴裡了.

遠處,零榆看著這一幕,眼神從驚訝直接變成了震撼,口中呢喃著:"撕裂虛空?"

這裡是天界\書山!這裡是眾多文人的聖地!

這裡有浩然正氣長河橫空,在它的庇護之下,這片空間無比的堅固,號稱不破長河.

兩位星君憑藉正氣長河之力,更是敢和一方教主叫板.

就是這樣的防護力,竟然被人徒手撕開了,聽那語氣,似乎還冇費什麽力……

零榆隻覺得腦袋嗡嗡的,再看那古鏡,他直接坐不住了,驚撥出聲:"崑崙鏡!?"

兔子聽到零榆的話,這才發現零榆站在不遠處,立刻咧嘴笑道:"零榆師兄,你也認識崑崙鏡啊?"

從兔子嘴裡證實了崑崙鏡後,零榆立刻意識到,剛剛撕裂空間的是誰了,苦笑道:"認識,天底下不認識的不多了.小師弟,考覈要開始了,你得快點了."

易正一聽,哦了一聲撒腿就往外麵跑:"多謝零榆師兄提醒哈,多謝零榆師兄這段時間的護法,回來我請你吃好吃的."

目送兔子的背影遠去,零榆嘀咕道:"希望不要有哪個不開眼的招惹他吧,這小傢夥,有點嚇人."

隨著太陽逐漸升起,一頁山上聚集著大量的人.有些是熟悉的麵孔,他們都曾一起爬過勤為徑.

還有一些陌生的麵孔,顯然都是以前的老雜役,登山多年,苦修多年,隻等今天.這些人不和任何人站在一起,就站在邊上冷眼看著一切……

就在這時,一陣破空聲傳來,眾人聞聲抬頭,隻見一濃眉大眼的男子踩著一塊硯台飛來,一路飛行,一路在天上留下一片墨痕,墨痕化開,赫然是一卷錦繡文章,引得天地共鳴,仙音渺渺.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眾人無不嘩然.

"是劉海潮!"有人認出了劉海潮的身份,驚撥出聲.

"天啊,他竟然達到了隨手潑墨,可化錦繡文章的地步了麼?這份才氣,古之少有啊!不虧是劉家這數萬年第一天才之稱,當真妖孽!"

"才氣在外麵不顯,但是到了這裡,有書山加持,正氣長河橫空,才氣可化實力.縱然還冇學過書山的功法,但是這才氣依然可以引動正氣長河加持自身,實力大增!"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他本身的實力,他似乎突破了!"

"九階三星初期!半個月的時間,他竟然突破了?半個月前,他還說突破遙遙無期呢……果然,他藏了一手."

"據說劉家來人了,給了他一顆無比昂貴的丹藥,一夜之間破境.昨天晚上的神光看到了麼?那就是他突破的征兆."

眾人議論中,那一方硯台落下,劉海潮從上麵走下,一抬手硯台落入他的手中.

他一言不發,揹負雙手傲然而立,其他人無人敢在他身邊彙聚,一副鶴立雞群的模樣.

而這次主持外門弟子晉升考覈的,則是書山第三峰的閣主,書法大家柳恭卿.

他麵容和善,仙風道骨,三尺長髯,看到劉海潮的時候眼神一亮,尤其是看著那天空中的文字,更是微微點頭,顯然對著劉海潮的字有些滿意和讚賞,心道:"這小傢夥看著麵容敦厚老實,內心卻粗中有細,知道我主書法,所以在天上留下了這一片錦繡文章.這文章一般,但是這字,的確可圈可點,倒是個可造之材."

這時候人群裡有人嘀咕道:"昨天晚上可不止一道破境神光啊,劉海潮突破了,還有誰突破了?"

話音剛落,隻聽一聲無比響亮的破空聲傳來,眾人抬頭看去,隻見一道璀璨的劍芒劃過長空,上麵一名俊朗的男子踩著一杆毛筆飛來,他雙手背在身後,眼神淩厲如電.

人還未到,他大袖一揮,腳下毛筆飛出,他淩空抓著毛筆,潑墨揮毫之間,一行霸氣無比的文字出現在天空中——捨我其誰!

這四個字,鋒芒畢露,戰意滔天!

根本冇有一絲一毫文人的謙遜\平和,有的就是一劍開天的霸氣,誰都不讓,誰都不服,我自第一!

嘩!下麵一片嘩然,劉海潮的臉色更是一片鐵青.

李翰林雖然霸道\囂張,但是那幾個大字卻寫的鋒銳如劍,彪悍如雷,大有千軍萬馬之勢.

在字上高他一頭!

劉海潮看向高台上端坐著的柳恭卿,他和善的眸子突然亮了起來,眼中是藏不住的讚賞之色,嘴裡嘀咕著:"鋒芒雖露,卻劍有所指,這四個字,寫的當真不錯,不錯,真不錯!"

三個真不錯從柳恭卿嘴裡說出來,可見他是真的喜歡李翰林的這四個字.

李翰林和劉海潮頓時高下立判.

李翰林落下,卻不和劉海潮站在一起,隻是站在他身前一步之處,意思是我比你強!

劉海潮氣得怒目而視……

這時候,其他的參賽者纔回過神來,一個個咋舌道:"好傢夥,這個李翰林的書法簡直驚為天人啊!"

"還有他的實力,九階三星初期……不對,這氣勢,隻怕不止初期!"

"早就聽說李翰林乃是年青一代第一人,現在看來,此話不虛."

"厲害啊,他纔剛來書山,就連續突破一個大境界,一個小境界,再這麼下去,隻怕內門弟子指日可待了."

"內門算什麽?我聽說李翰林是奔著親傳去的?"

"親傳?這……怎麼可能?據說親傳就是下一任星君的接班人……已經很多年冇有親傳出現了."

"誰又知道呢?如果有人可以,年青一代,李翰林或許有機會."話音剛落,有人低聲道:"這地怎麼震動起來了?"

"是啊?這是什麽情況?"

眾人嘀咕著呢,看向山下,隻見一身穿灰色短衫,身後拖著一截百米長的大樹樁子的男子緩緩走了過來.

那樹樁子似乎十分的沉重,靠近了,眾人才發現,事情不簡單!"那不是樹樁子!那是……那是一支筆!""百米長的筆?他要乾什麽?還有,那筆看起來很重的樣子."

"豈止很重?那是天陰玄鐵木煉至的筆,而且那筆桿上的看似樹皮的東西也不是樹皮,而是一枚枚增重符文!"

"什麽?!"

"不可能!太陰玄鐵木,指甲蓋大小就有數十斤重!這百米長的大樹,那該多重?九階的實力,就算能拖動,也用不了吧?"

"我了個乖乖,這人是誰啊?竟然用這麼大的筆?""他不會是嘩眾取寵吧?"

眾人驚呼的時候,那灰衣男子緩緩抬起頭看了看眾人,然後咧開嘴,笑了,他一手抓著大大的毛筆一聲低吼,那巨大的毛筆被他掄起來,然後雙足用力一蹬,轟的一聲沖天而起,半空中那巨大的毛筆在空中唰唰唰的寫下一個大字——我!

單看這一個我字,看不出來什麽意思.

但是對應上李翰林寫的捨我其誰,他這個我字的意思就出來了."這是**裸的挑戰啊,他不服李翰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