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鹿和子攻一看這場麵,頓時不樂意了:“兄弟們,咱們好像被火力壓製了啊?這能慣著他們?抄傢夥,乾!”

子墨道:“重炮!”

刹那間,一片兔子揮舞出大量的黑霧,黑霧淩空變化,化為一門門重炮出現在大地上,一根根大號胡蘿蔔被塞了進去……

“開火!”

轟轟轟!

無數的胡蘿蔔轟向天空,和天空中落下的炮彈、火球、風刀等撞擊在一起爆炸開來。

一時間,無數胡蘿蔔雲裹挾著各種爆炸的火光,照亮了整個天穹!

兔子們眼中冇有防禦,有的隻是進攻!

對方用炮彈轟他們,他們就用炮彈轟回去,拚的就是彈藥,拚的就是火力!

兔子們在火力上,還冇怕過任何人!

隻見這群兔子一邊吃胡蘿蔔一邊造胡蘿蔔,重炮中開始出現多管火箭炮,更有兔子打嗨了,直接手提火神炮對著天空扣動扳機。

胡蘿蔔炸開就是範圍攻擊,地方的炮彈被攻擊就會爆炸,這就是他們的防禦原理。

在看對麵,機械玩家雖然更擅長火炮攻擊,但是他們的火炮攻擊需要能量製造炮彈,這能量就相當於法力值、藍條、靈力值之類的。

而他們的所有技能都遵循著係統的規則,那就是威力越大消耗越大。

回覆技能的速度一般都有上限,很難長時間保持最高水平的輸出。

但是兔子們就不一樣了,這些兔子的胡蘿蔔技能就是個bug,消耗極低,恢複極其恐怖。

一根胡蘿蔔幾乎能恢複滿格靈力,然後就可以繼續瘋狂開炮!

再加上絕對的數量優勢,第一輪炮轟過後,兔子們就扛住了火力,然後開始反擊了!

隨著越來越多的兔子拉出大炮來開火,火力對撞區域開始一路拉高,並且開始壓向萬界玩家聯軍的上空。

這時候,雞王仰起頭來,看著那群在空中不斷火力支援機械玩家的飛禽、馬蜂以及飛螞蟻,咧開大嘴道:“跟老子搶製空權?兄弟們,他們這是瞧不起咱們啊?跟我衝啊!”

雞群足足有三十萬之多,這一展開翅膀飛天,就如同一片火海升空一般!

更恐怖的是這些雞不僅僅全身燃燒著烈焰,他們的翅膀下還掛一把把機載機關炮!

胡蘿蔔就如同不要錢一般的在炮管裡生成,然後對著天空中的蜂群、飛禽、飛螞蟻群轟了過去。

前一刻還仗著飛的高,乾擾兔子們的飛禽、螞蟻、蜂群直接被這火力轟的近乎崩潰。

飛禽數量太少也就幾千隻,飛螞蟻和馬蜂雖然多,卻都是自殺式襲擊,個頭又小又抱團,一枚胡蘿蔔過去就帶走一片。而那胡蘿蔔直接就是如同暴雨一般射來,密密麻麻的胡蘿蔔同時炸開,所過之處,就是一麵麵胡蘿蔔雲牆壓過來,這些攻擊力強悍防禦力脆弱的跑回兵種瞬間被一片片的清空……

兩輪炮火過後,馬蜂和飛螞蟻幾乎全滅,那些飛禽也所剩無幾,正倉皇逃竄著。

“還想跑?兄弟們,讓他們見識一下,什麼叫速度!”雞王一聲後。

雞群集體咯咯噠,各種加速技能打在身上,速度暴漲,眨眼間就追上了那些飛禽,然後一個個的臨空扛起一門門火箭炮對著那些所剩無幾的飛禽就扣動了扳機!

轟轟轟……

又是議論爆炸聲響起,當這一片胡蘿蔔雲散開後,天空中就隻剩下了一群燃燒著烈焰的雞!

大地上,幾十萬門重炮也隨之豎了起來,萬炮齊鳴,胡蘿蔔直接遮蓋了蒼穹!

再加上天上三十萬隻雞扔下的幾十萬胡蘿蔔!

下方的機械玩家、巨石玩家、火靈玩家等都流露出了絕望之色。

“周雲!”賽姆斯不甘心的大喊著。

幾乎是同時,周雲也有了迴應:“召喚東方持國天王,魔禮海!”

轟!

一聲巨響,虛空裂開,隨後一隻大手破空而出,對著虛空一掃,那落下來的所有胡蘿蔔都被這大手掃中。

胡蘿蔔根根炸開,卻冇能破開這大手分毫!

接著又是一隻大腳踏出虛空,隨後是一身神光甲胃的軀體和一張威嚴肅穆的麵容。他的皮膚十分白,白的如同白玉一般,但是盔甲卻十分璀璨,神光漫天,威壓天地之間!

看到這尊神靈的威勢,周雲一口鮮血噴出道:“不愧是我等燃燒生命召喚出來的十大神靈第六的神靈,當真強大!”

“周兄,這神靈比之前那兩個都強啊。”賽姆斯感歎道。

周雲卻搖頭道:“真實的他們,誰強誰弱我知道。在我們的世界,神靈的真實實力強弱我們並不清楚,我們召喚出來的都是分身,這些分身的強弱主要還是跟我們自身的實力和屬相有關係。

同樣的神靈,同樣實力不同屬相的召喚者,召喚出來的實力也不一樣。這位天神,在彆人手裡,甚至排不進前十,但是他的屬相和我的相同,我主陣,召喚出來的他自然就更強大。

他在我這兒,排行第六!

據說他是真正的神靈,歸屬天界天宮。

我不信這野兔子的關係還能伸到天宮去,這一次,他必死!”

聽到周雲的解釋,賽姆斯瞭解了個大概,感受著周雲的自信,他也點頭道:“雖然不瞭解你們的神靈,但是我覺得你說的對。接下來就看他的了!”

周雲點頭,然後掏出三炷香,對著持國天王魔禮海鞠躬道:“懇請天神出手,鎮壓那些萬惡的兔子!”

魔禮海微微點頭,然後看向了遠處的兔群,冷哼一聲:“區區一群兔子,也敢與我的供奉者為敵?死來!”

魔禮海一步跨出,天崩地裂,大手抬起直接對著兔群壓了下去。

兔子們也不慫,集體調轉炮管,準備再次炮擊。

“叮冬!”

一聲脆響突然響起,魔禮海一愣,滴咕道:“這聲音,好耳熟啊!”

魔禮海猛回頭,隻見兔子群的後麵,一隻小兔子正坐在那抱著個琵琶,對著他嗬嗬笑呢。

魔禮海頓時眼珠子瞪的老大:“兔子?琵琶?好眼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