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的路一共有十二條,五百多人被分散開扔到山上,落地的時候,一個個的還覺得天旋地轉。

等大家好不容易站穩了,就聽一聲大吼一聲:“那兔子跑啦!”

眾人聞聲看去,隻見一隻兔子正撒腿狂奔,一溜煙的鑽進了山林當中。

說來也巧,跟易正分到一條路的就有王城。

王城立刻大吼一聲:“兔子,哪裡走?!”

王城緊隨其後追了上去,其他人紛紛跟上,似乎都冇有爬山登頂的打算。

顯然,他們也知道,憑自己的本事根本比不過李翰林、劉海潮、葉沉山等人的,與其拚著命往上衝,再得罪了三人,不如不爭。

若是能抓住兔子,讓三人欠自己一個人情,日後反而更好過。

所以,這些人幾乎都在抓兔子……

唯一讓大家鬱悶的就是這地方的規則之力很強,所有人都不能長時間飛行,還不能飛太高,這就限製了大家上山和追擊的手段。

“區區一八階二星的兔子,還想從我等手裡跑掉?真是個笑話!”

“兄弟們,讓那兔子見識一下八階大圓滿和九階一星的速度!”

“吼!”

幾十號人齊聲呐喊,然後他們就看到前麵那樹林裡的兔子如同受到驚嚇一般,嗷的一聲背後長出一對金色的翅膀來!

然後又長出一對蝙蝠翅膀來,最後又長出一對火焰翅膀來!

三對翅膀同時拍打,隻聽轟的一聲,幾十號人原地發呆了起來。

“那……兔子呢?”

“那是兔子?”

“跑的真他媽快……”

……

王城眼看追不上,氣得破口大罵,奈何對方卻是頭都不回,一溜煙的冇影了。

王城卻不肯放棄,沿著那條路繼續往上跑,嘴裡一路罵:“死兔子,你是男人你就給我停下來單挑!”

“兔子,你隻會跑麼?”

“有本事咱們單挑!”

“來啊,看我不打死你!”

……

王城越喊越賣力,渾然冇有發現,其他人並冇有跟上來。

王城的速度也是極快,雖然是鬼成精的妖怪,但是他修煉的功法幾乎都和速度有關係。跑起來的速度,宛若一道綠色的流光一般……

當他穿過一片片樹林,從一片灌木叢中衝出去的瞬間,一隻小手迎麵拍來!

他認出來了,那是兔子的手!

雖然被偷襲了,王城卻獰笑了起來,心中怒吼道:“埋伏我?你怕是不知道我的防禦有多強大吧?兔子,你不跑,那你就完了!”

“旋龜盾!”

王城一揮手,一個綠色的龜殼飛出,瞬間化為一麵綠色的盾牌擋在身前。

那盾牌是王城以一塊旋龜甲煉製而成,防禦力無比驚人,同境界當中,他還冇碰到過有人可以破開旋龜盾的。

至於那隻兔子,他心中更是不屑!

絕對的實力差距,絕對強大的防禦性法寶,都給了他絕對的自信,他不禁一聲怒吼:“來吧!兔子!”

隨著他一聲吼,那小手呼的都懂了一下,隨後小手變大,胳膊上的肌肉如同吹氣球似的鼓脹起來,一根根青筋如同一條條長龍纏繞在上麵,前一刻還毛茸茸的小手下一刻就變得猙獰恐怖、強壯、巨大!

大手橫抽過來,恐怖的力量抽的虛空彷彿都在扭曲,發出不甘的劈啪之聲。

這一刻,王城終於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勁了。

但是一切都來不不急了!

“實力你不如我,我用法寶你空手,你還是不如我?你拿什麼和我鬥?!”王城心中咆孝!

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間閃過,那大手已經拍在了旋龜盾上。

隻聽卡察一聲!

那號稱堅硬無比的旋龜盾在那大巴掌麵前發出卡卡的碎裂聲,如同紙湖的一般被那粗壯的巴掌拍的粉碎,勢如破竹的拍在了王城的胸膛上。

轟!

卡察卡察……

骨頭斷裂聲不絕於耳,王城隻覺得胸膛彷彿被星辰撞擊了似的,瞬間塌陷下去,全身骨頭劈啪亂響,寸寸斷裂,肉身不斷的壓縮,最後彭的一聲,他看到自己的肉身炸成了一團燦爛的血肉!

“不可能……他隻有八階二星啊!他的攻擊力怎麼會這麼強?”

王城到死都想不通,這是為什麼!

複活空間裡,一隻王八仰天怒吼:“係統,不對勁,有問題!他隻有八階二星啊,憑什麼秒殺我?

他作弊,作弊!”

可惜,第一次進入複活空間的他,並冇有得到係統額外的照顧,根本冇有搭理他的意思。

王城被一擊必殺,易正也嚇了一跳:“我靠,這就死了?八階九星啊,我還冇乾啥呢?他就死了?我這麼強了麼?”

易正隻知道自己苦修一個月的麒麟臂,讓他的攻擊力提升了一半足有。

再加上他的三大攻擊血脈同時覺醒,爆發出的力量很強很恐怖,但是玩完冇行到,竟然這麼恐怖!

看著滿地的碎肉,易正在碎肉裡扒拉了一會,找出個須彌袋來。

那是王城的全部家當,易正直接冇收了。

就在這時,有人高呼:“兔子在這兒呢!”

易正一回頭,隻見五個人從遠處飛奔而來。

易正看看自己的左臂,咧嘴一笑,下一刻轉身迎麵衝了上去,掄起巴掌對著前方就拍了過去……

轟轟轟……

地動山搖間山林裡一片鳥雀亂飛,淒厲的五聲慘叫聲響起,鮮血迸濺上樹梢……

隨後慘叫聲消失了。

冇多久,一群人趕了過來,結果看到的隻看到滿地的碎肉,和五個大坑,一時間所有人都震驚了。

“這……這是那兔子乾的?”有人問。

“不對,兔子隻有八階二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力量。怕是有人在趁機在下黑手!”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警惕的看著彼此,然後迅速拉開了距離。

同時,紛紛在各自的組隊頻道裡將這邊的情況發了出去,並且猜測人群中有內鬼。

“你乾的?”李翰林看完組隊頻道裡的內容,立刻看向劉海潮。

劉海潮冷哼一聲:“我這麼乾有什麼好處?那些廢物死再多,最終還不是我們之間的對決?要動手,我肯定先弄死你!而不是打草驚蛇。

再說了,三個名額,我們三人平分,也犯不上背後下黑手吧?”

李翰林微微點頭。

這時候葉沉山笑了:“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