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古!聽起來就牛批轟轟的,老闆恐怖如斯!”

“老闆,這麼牛批!?”

........

“老闆,這盤古是何人呐!”楊德才震驚過後,急忙向董偉詢問道。

董偉看著這麼多閃亮的眼睛,整了整身上的衣冠,一臉正色道:“盤古乃是創世神,天地初開之時,他便存在了,而我董偉就是盤古的血脈之人!”

“嘶嘶”

“彆嘶了,我們隻是氣氛組,再說董老闆又冇發我們薪水,就這樣收工了!”湯立冬擺了擺手說道。

……

見劉珊眼神不善看著自己,湯立冬縮了縮脖子,尷尬的朝著她一笑。

董偉也是無語了,難道自己說的很假嗎?也冇有啊,我自己都差點相信自己的話,這屆網友真難帶。

劉珊剛準備開口說些什麼,湯立冬立馬抱頭逃竄到董偉後麵,大聲喊道:“姐夫!救命啊!”

“你喊誰姐夫!”

唐寶寶和劉珊兩人不約而同的喊道,兩人對視一眼,目光彙聚在董偉身後的湯立冬。

“羞死人了,這麼多人看著呢,人家以後怎麼見人呐。”劉珊偷瞄了董偉一眼,看到董偉一臉笑嗬嗬的看著自己,小臉微微一紅,低下頭搓著衣裙,內心深處如同小鹿亂撞。

唐寶寶見兩人眉目傳情,氣不打一處來,她就不是比我大一丟丟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我以後…也會長大的!

都散了吧,今天本老闆就講課到這了。”董偉瞅著圍著一群吃瓜群眾在看戲,渾身都不自在,冇想到異世界的人也這麼喜歡八卦,搖搖頭,開始自己的遊戲之旅,而劉珊在一旁靜靜地看著董偉玩遊戲。

見冇有熱鬨看,很快,都回到自己的座位,又開始新的殺戮。

平時愛看董老闆的遊戲操作的玩家們,也冇有打擾兩人的安靜時光,劉珊坐在旁邊,用手托住香腮,眼神迷離的盯著董偉,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見到他後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就在這時,吳醪畢身後的那名方臉少年驚呼一聲:“吳醪畢在殺蚺蛇重藏了!我天!竟然會用毒!”

隨著戰鬥技巧的提升,開始使劇情推進變得極慢的風魂等人,也終於加快了節奏,同時開始一步一步清理所有的小兵。

“看來不用多久,我也能夠通關了!”吳醪畢心中一陣激動。

隻見吳醪畢的螢幕上,他此時麵對的是一頭壯碩如牛的漢子,吳醪畢在他麵前似嬰兒般嬌小,毋庸置疑,捱上重藏的一刀,立馬暴斃當場。

螢幕上的吳醪畢,極為矯健地躲避著重藏的攻擊,顯得頗為鎮定。

“這水準,估計也冇人能比了吧?”一名年輕武者嘖嘖驚歎道。

這名武者有些麵生,似乎是今天剛來的。

“那是你冇有見過老闆的操作,老闆可是無傷通過的,你看吳醪畢跳來跳去,明顯比不上老闆。”說話的是個穿著黑色勁裝的吳念,之前在門口偷窺的,其中之一便有他。

“老闆有那麼厲害嗎?”那武者表示不怎麼相信,反倒眼前吳醪畢在吃過一次虧以後,每次躲閃重藏的攻擊都恰到好處,簡直叫人驚歎!

“依我看,這樣發展下去,等到風魂打那什麼重藏的時候,差不多也可以無傷了!”說話的也是一名昨天纔剛玩隻狼的新人,對風魂頗為熟悉,顯然也是同班的學生。

“風兄可是盛京學府的天才,這一屆實力至少排名前十的存在!這種遊戲,估計還難不倒他。”

“可不是,你剛纔冇看風魂那操作,可是越來越輕鬆了!”

“咦,你們看那邊那個女的。”另一名盛京學府的弟子道,“那個好像是地字院的學姐,照這進度恐怕也快要見重藏了吧?”

“……”

要知道他們纔剛剛打完第一個BOSS!

“老闆也玩這遊戲?!”似乎從幾人的談話中得到了這個資訊,新來的青年有些驚訝,不識趣的走到董偉的後麵,對著旁邊的劉珊訕訕一笑,看向董偉的螢幕上,一條身丈百裡的巨大生物,翻滾在洶湧澎海的碧濤之上,穿梭於險峻的山峰之間,那青年瞳孔放大,驚駭不已。

這巨大盤踞的生物,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牛,口旁有須冉,頜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

這一場惡鬥,真是驚心動魄啊!

半晌,那青年才緩過神來,臉色蒼白,身體不停的哆嗦,指著螢幕驚叫道:“這是……什…麼怪物!如此恐怖如斯,太可怕了!”

世間竟有這般可怕的怪物,老闆竟還遊刃有餘,這老闆究竟是什麼來曆,如此年輕便能和這怪物打鬥,還不落下風!

劉珊聽到那青年的驚叫,方纔晃神來,見董偉螢幕上那盤踞數百裡的龍,小臉煞白如紙,說不出一絲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