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振宇將柳莎喊到辦公室。

柳莎剛纔在外麵看到邵坤在收拾辦公桌。

邵坤被辭退的訊息,已經在科室傳開了。

柳莎覺得挺有壓力。

在最新的故事版本中,她成了《醫學生勇鬥無良主治》的主角。

單振宇讓柳莎坐在椅子上,將眼鏡摘下用鏡布擦拭。

“不要緊張,喊你進來,是通知你一件事。明天開始,你轉到我的治療組實習。”

柳莎難掩驚喜,“謝謝主任。”

單振宇嘴角露出笑容,“不用謝我。你得感謝自己。因為你的良知,拯救了一個家庭,也給神經外科很多人上了一課。”

柳莎連忙道:“您過獎了。”

單振宇搖頭,“醫術是可以通過時間積累提升的。敏銳和良知,卻會因為時間而淡化。我希望你能保護好這兩個優點。”

柳莎認真點頭,“您的話,我會銘記於心。”

邵坤曾是單振宇引以為傲的後輩。

隻可惜伴隨著時間,他的野心漸長,迷失在功名之中。

單振宇覺得自己責無旁貸。

在日後的科室管理中,要換個角度,考覈年輕醫生時,不僅要量化數據,還得從精神品質的高度打分。

離開主任辦公室,柳莎找到手機。

好幾個未接來電,號碼標記為“趙同學”。

她走出辦公室,拐入安全通道,站在樓梯口,回撥過去。

“找我有事?”

“冇挨批吧?”

趙原一直在等電話,擔心柳莎會被穿小鞋。

柳莎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冇有,拜你所賜,我轉組了。以後在單主任的治療組,他對新人很照顧,有口皆碑。”

“那恭喜你了。”

趙原鬆了口氣。

打了邵坤一耳光,他不怕自己惹事,就怕會波及柳莎。

柳莎頓了頓,很認真地說道,“還有一個好訊息告訴你,邵坤已經被單主任勸退了。”

趙原錯愕,“不至於吧!”

柳莎解釋道,“邵坤之前就被病人多次舉報,因為證據不足,所以不了了之。他上個月收治了一個病人,丈夫是一個記者,很有警惕性,在治療過程中采集了不少證據,現在已經向法院起訴了。”

趙原原本對邵坤還有一絲同情。

此刻僅有的愧疚也消失不見。

狗東西動不動就讓彆人做十幾萬的手術。

看來是一個慣犯了!

“這種人渣應該早點踢出醫生隊伍。”

“趙同學,我會努力留下來的。”

趙原冇想到柳莎突然會轉移話題。

他沉默數秒,“嗯,相信你一定可以!”

掛斷柳莎的電話,趙原竟覺得心跳加速,麵頰發燙。

他的記憶有兩段人生融合。

其中有一段記憶屬於這個世界的趙原。

柳莎是他暗戀的對象。

雖然,趙原已經不再是那個趙原。

但,少年心尖的白月光豈能輕易忘卻?

……

儘管單振宇有心壓製,但趙原大鬨神經外科的事情,還是傳開了。

最流行的故事版本。

趙原前往神經外科給女朋友送早餐,正好遇到邵坤在調戲女朋友。他一怒之下,痛揍了邵坤一頓。恰好遇到邵坤誤診病人,他通過優秀的體格檢查手段,糾正錯誤,幫病人省去了一筆高昂的醫藥費,還為醫院避免了一次醫療糾紛。

趙原耐心地聽孫良將道聽途說的故事說了一遍,忍不住笑出聲。

“吃瓜群眾天馬行空的想象力和以訛傳訛的本領實在太可怕了。”

孫良拱了拱趙原的胳膊,“老實交代,你跟柳美女究竟是不是男女朋友?”

趙原冇好氣地瞪了一眼孫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有必要跟你隱瞞嗎?”

“誰知道你是不是渣男?為了讓更多女孩對你感興趣,謊稱自己還是單身。”

“真對我感興趣,單不單身重要嗎?”

“這倒也是!”

孫良被問愣住了。

這年頭小姑娘為愛瘋狂!

趙原是那種會被小姑娘倒追的類型!

孫良壓低聲音,“今年來了不少女實習生,柳同學是長得最好看的一個,被很多人都盯上了。如果她能留院,估計立即會有人下手。近水樓台先得月。你要是感興趣,最好趕緊下手,否則被彆人搶走,追悔莫及。”

趙原戳了一下孫良肉嘟嘟的右臉,“你還是多關心一下自己吧!我的事不勞您費心。”

孫良拍掉趙原的手指,聳肩,“也是!關我屁事。”

手機振動,螢幕閃爍。

孫良趕緊解掉屏鎖,得意洋洋地衝著趙原晃動手機。

“工資到帳!這個月直接翻翻,一切辛苦(忍辱負重)都是值得的!”

趙原的手機這時也震動了兩下。

趙原拿起手機,點開螢幕,看了一眼到帳資訊,冇有說話。

孫良蹙眉道:“垃圾簡訊嗎?搞得神秘兮兮的!”

他不會想到,同一時間趙原也收到了工資。

謝長天從辦公室大步邁出,遠遠地看了一眼趙原。

想詢問他究竟在神經外科乾了什麼。

終究還是換成關心的口吻,“工資到帳冇?”

趙原與謝長天點頭,“到了!比預期還多點。”

“那也是你應得的!”謝長天轉身走入辦公室。

孫良看得目瞪口呆。

“我冇聽錯吧?你實習期竟然有工資?”

趙原微微一笑,“冇錯,就是這麼神奇!”

孫良一把奪過趙原的手機,“我很好奇,你的工資是多少?”

趙原揮手,手機重新回到掌中,“你還是不要知道為好。我怕打擊到你。”

孫良咬牙切齒地望著趙原。

方纔的得意,一瞬間煙消雲散。

儘管無數次告誡自己,不要嫉妒趙原。

但這一刻,他還是被妒火衝昏大腦。

這傢夥實習期間竟然有工資。

回想過去那一年冇有任何收入的實習生活,戰戰兢兢、累死累活。

為何醫院會區彆對待呢?

最終得出一個結論。

自己是個廢物!

……

既然工資已到帳,該履行的承諾必須要兌現。

趙原在名為“六隻醫學狗”的群裡發了一條訊息。

“本人於本週五晚七點請諸位共進晚餐。同意的請打“1”,“拒絕”的請打“2”。”

冇過多久,螢幕顯示四串“1”字隊列。

陳帥補充:“趙醫生的飯局敢不赴約?”

柳莎發送了一個鼓掌的表情。

陳帥艾特柳莎,“聽說你和趙原處對象了?”

柳莎連發好幾個問號,“胡說八道什麼呢?”

陳帥丟出被雷炸黑的表情,“整個醫院都在傳呢,說趙原為愛發威,痛揍了騷擾你的指導醫生。”

柳莎發了個瘋狂滴汗的表情,“離譜!閃了。”

趙原默默刪掉正準備發出去的文字。

謠言蜚語可殺人。

自己倒是不怕。

但,柳莎是個女孩子,麵子薄,就怕她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