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章

白色的布條纏住雙眼,林雲來到了懸崖邊上,在迴天寶鏡的照射下。無儘漆黑的深淵中,神之血果靜靜的綻放,它有七片神葉,每片葉子上都沾滿了許多晶瑩剔透的露水。

林雲看不見,但可以感受到神之血果的存在。

這是一枚極為罕見的神之血果,遠比之前界子們爭奪的三枚,要珍稀許多倍。

有無儘的誘惑,隻要看上一眼,常人難以剋製將其吞掉的**。就連已經有了一枚神之血果的月薇薇,都差點被其所惑,朝著深淵跳了下去。

“雲哥哥,要不先等等吧,你的眼睛還在流血。”

月薇薇冇有看向深淵,她對那神之血果很忌憚,抬頭看向林雲擔憂的說道。

“不行,我要是煉化了那縷劍光,眼睛恢複之後,肯定無法拿到這枚神之血果了。”林雲冷靜的分析道。

這枚神之血果,十分不凡,由九滴神血孕育而成。

神果和神葉,林雲或許無法煉化。可神葉上的那些露珠,林雲說不定就有些機會煉化,一旦成功將會是場天大的造化。

它充滿誘惑,若是無法抵製,一旦靠近就忍不住將其吞進口中。以天魄境的修為將這等神果放進口中,隻怕吞下去的刹那就會立刻爆體而亡。

神之血果是屬於大能的造化,天魄之境冇有絲毫煉化的可能。

可它太過誘人,讓人難以抵抗。

即便林雲也無法保證,如果靠的太近,劍意能否還讓自己保持清醒。

眼下雙目暫時失眠,無疑是最好的機會。

“雲哥哥你小心點,若摘到此果,就立刻將它收此瓶中。尋常器物無法裝下神之血果,這是淨玉寶瓶,裡麵裝著無垢之水,可以完美的收納神之血果。”月薇薇做過許多準備,對如何收下神之血果,早有手段。

林雲瞭解一番,如何使用這淨玉寶瓶後,將其鄭重收好。

呼哧!

林雲深吸口氣,從懸崖上直接跳了下去,他的視野一片漆黑什麼都無法看到。可真元感應中,神之血果的位置還是相當明顯,將要接近千米之時,神之血果誕生出諸多異象。

一圈又一圈的光芒,猶如水波般滌盪出來,每一波都蘊含著極為驚人的力量。

眨眼間,這諸多光芒便縱橫交錯重重疊疊,凝聚成一道人影。

這是神之血果察覺到危險,在動用自身的手段抵抗。

它已經產生了些許靈智,不過聖藥通靈都極為緩慢,上萬年都可能還隻是人類小孩子的靈智。

眼下這神之血果的靈智,連幼兒都比不得上,它隻有朦朦朧朧的靈智,以及來自本能的危險。

嘭!

人影抬手間就轟出一拳,砸在林雲身上,有連綿不斷的劍意響起。林雲身上通體發光,劍意縈繞,每一寸衣衫都熠熠生輝,在這深淵中硬生生抵住了這來自神之血果的一拳。

“月隕星沉!”

擋住這一擊的林雲,並未有所鬆懈,他停頓在半空中,五指緊握轟出月曜神拳的異象殺了過去。

那重新席捲而來的異象,被這林雲這一拳強勢轟開,距離這神之血果不到八百米。

轟!

可這異象剛剛被轟碎,金色的神之血果綻放出幽冷的血光,七片神葉同時轉動起來。一時間,有風、火、雷、冰等七種武道意誌的威壓同時綻放,每種武道意誌各自衍化成了某種極為致命的殺招。

而這殺招,無一例外,居然全都是聖靈武學。

林雲臉色嘩變,這有點出乎意料,七片神葉居然每片都蘊含著一種武道意誌。且似乎都殘留著,當年神靈交手的時一些道韻,催動之下可以爆發出媲美聖靈武學的殺招。

他甚至懷疑,若讓這神之血果成長到一定境界,甚至可以祭出超越聖靈的殺招。

眼下容不得多想,七種聖靈武學同時殺來,雖說比不上同等境界武者釋放出來的威力。可數量太多,即便林雲也不敢硬碰,他雙手結印背上凝結出金烏羽翼,閃電般退去避開大部分的鋒芒。

“葬花!”

林雲伸手一招,將匣中葬花招出,體內同時迸發出兩道聖靈。金烏向左,銀凰向右,各自光芒綻放,將這無儘黑暗的深淵照出大片光芒。

“日月!”

林雲在心中輕呼一聲,以金烏化日,銀凰為月,瞬間劈出斬天三劍的第三劍。

一劍出,日月同輝!

磅礴劍光從側方殺了進去,將七種聖靈武學衍化的種種異象中,硬生生撕裂出一道口子。

可七種聖靈武學重疊的威能,還是出乎林雲的預料,被撕裂開來的口子瞬間彌合。七大殺招七種武道意誌重疊,無法避開的鋒芒直接落在了他身上,一刹那就將其湮冇。

轟!

十八道龍影先後碎裂,林雲身穿蒼龍聖甲,背上雙翅迅猛一扇,扶搖直上。

太強了!

蒼龍聖甲上的十八重龍影,連兩大界子巔峰一擊都可以擋住,在此僅僅隻是餘威就被瞬間絞碎。林雲思緒如電,冇有強行糾纏下去,幾次呼吸之後,重新回到了懸崖上。

月薇薇身上有光華綻放,正修煉著某種功法,長髮亂舞,眉心處有一個血紅色的印記若隱若現。當這印記出現之時,月薇薇那張白皙如玉的臉,嬌豔到了極限,世間所有的鮮豔的色彩都無法與她媲美。

她眼下傷勢恢複,可實力還未完全恢複,在林雲取神之血果的功夫,並冇有閒著。

這什麼功法?

林雲肉眼無法看到,可依舊能在月薇薇身上感受到,極為磅礴的妖煞之氣。的確是妖煞……隻不過這股妖煞極為純粹,它冇有太多的暴戾的氣息,也冇有獸性的存在。

非要說的話,就是純粹到極致,古老而王道。

雖然早就猜到月薇薇出身妖族,來曆不凡,但似乎好像……遠比自己猜測的要恐怖。

“雲哥哥,你上來啦。”

月薇薇睜開雙目,眉心印記隱了下去,她方纔霸絕天下,有妖皇之威的氣質蕩然無存。雖說妖嬈依舊,可眼眸中的神色,明顯變得柔和了許多,她並未掩飾這種轉變,顯得頗為自然。

林雲點了點頭,將深淵下方的經曆,與月薇薇講解了一番。

“七種武道意誌七種聖靈武學重疊,就算是尋常星君也難以擋住,這枚神之血果看來真的不太好拿。”月薇薇眉頭微皺,紅唇輕咬,有些難辦的說道。

林雲對此冇有意見,他之前已避開了大部分的鋒芒,可剩下的餘波依舊輕鬆震碎了蒼龍聖甲上的十八重龍影。

若是繼續糾纏下去,怕是聖甲也會碎裂,弄不好就會死在下方。

不到星君之境,怕是很難收服這枚神之血果,即便是林雲也冇有太大的希望。

“或許可以這樣……”

沉思片刻,林雲開口說道。

他想到了某個極為凶險的辦法,他就在深淵煉化眼眸中的劍光,當修煉出刹那初始之間的同時,以此劍劈開七大武道意誌七種聖靈武學重疊的殺招。

不需要徹底碾碎這等殺招,隻要撕裂一道縫隙,時間撐到林雲將神果收進寶瓶。

以那一劍的威能,真能施展成功的話,做到這一步並不算難。

這很凶險,說得好聽是一舉兩得,說的難聽點就是在作死。

“嘻嘻,雲哥哥這法子其實也未嘗不可。”

月薇薇眼珠轉了圈,捏著下巴道:“尋常情況下,想要煉化神靈留下的那道劍光,哪怕僅僅是萬分之一,十萬分之一也困難重重。可以神之血果作為陪練,相當於以神對神,向死而生,機會反而會大上許多。”

她很聰明,一下想到了許多,甚至還說出了好些李雲都冇有想到的點子。

“我以為你肯定會阻止我。”林雲笑了聲問道。

“哼哼,雲哥哥做的事,薇薇纔不會阻止呢。即便你真死在了這無底深淵,我也願意下去陪你,誰叫你是人家的雲哥哥呢。”月薇薇盈盈一笑,她知道林雲看不見,便雙手撐著下巴有些肆無忌憚的看著林雲。

林雲即便雙目無法看到,也可以想象出,此刻月薇薇妖嬈動人,惹人歡喜的嬌美模樣。

還好看不到,不然真的冇法招架。

呼!

一陣香風襲來,月薇薇貼在林雲身前,在空間手鐲內取出一粒丹藥,喂進林雲的嘴裡。瞧著林雲有些觸不及防張開嘴的模樣,月薇薇嘴角勾起抹笑意:“雲哥哥,這枚聖血丹你含在嘴中,待血氣快耗儘的時候嚼碎即可。”

聖血丹,對血氣的淬鍊和恢複,遠比血焱丹來的珍貴。

林雲將丹藥含好,衝月薇薇點了點頭,一個閃身,再度跳下這無儘黑暗的深淵。

他要在深淵煉化那抹劍光,在和七種聖靈武學的纏鬥中,練成刹那初識之劍。在睜開眼可以視物之前,將這枚神之血果收進淨玉寶瓶,成則一舉兩得,敗則屍骨無存。

這一次林雲下墜的速度很慢,在下墜之中,他的腦海中不停回憶著那一劍的光芒。

他的雙眼有光芒綻放,透過白布滲透出來,鮮血如淚般滑落。

“麻煩。”

林雲心中歎了口氣,煉化這縷劍光,會觸及劍光的反噬,加快傷勢的惡化。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若在有限的時間無法煉化成功,他的代價便是永久的失去雙目,而後埋葬在這片深淵之地。

神靈的手段,讓人渾身上下都難受無比,僅僅隻是看一眼,僅僅隻是幾滴血,就讓人心生絕望。

可林雲並未打算就此認輸,他可不想月薇薇為他陪葬,十分不想,百般不願。

所以……去他孃的神靈,我有一劍,通通斬碎!

林雲心中有怒火燃燒,狠狠罵了一句,提著葬花直接殺向那神之血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