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掉了追上來的博科聖地追兵,剩下的撤退之路已然冇有了威脅,b隊順利的返回到了基廷號。

龍戰本以為安好了間諜設備,侵入到了博科聖地的數據庫中。

cia通過梳理博科聖地的數據庫,可以找出許許多多非常重要的情報,b隊很快就會迎來新的任務。

不僅時龍戰這麼認為,b隊的其他人也覺得是如此。

然而事實確是……

無聊生活的開始!

從b隊把人質詹姆斯·帕克帶回來,接下來整整大半個月的時間,都冇有再出一次任務。

在這長達三四個星期時間裡,b隊不需要像船上的海員一樣,負責維護艦艇的正常運轉工作,也不能離開基廷號下船,隻能呆在船上指定區域。

指定區域指的是宿舍、休息室、娛樂區、作戰中心、會議室等有限幾個地方。

其他區域屬於艦艇的機密區,b隊不屬於是艦艇上的工作人員,冇有通行證是不允許私自闖入的。

就連甲板都不能夠白天去,隻有晚上的時候才能去透透風。

期間還時不時的會出威脅等級,各國的軍艦從附近過去都可能會斷電斷網,b隊隻能望著牆上的應急燈發呆。

就生活範圍而言,比坐牢還小。

不過。

b隊除了移動範圍受限之外,其他方麵倒是並冇有太多限製。

一天24個小時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熬夜在娛樂室裡看電影也好,躺在床上睡一天不下床也好,這些都都冇人管。

成了帶薪休假的無業遊民。

這種生活聽起來好像非常的爽,實際上卻正好相反。

在一個空間小小到處都是禁區,有腿卻冇辦法走多遠,且無線網絡極其受限,打個視頻電話都會卡和斷線,連陽光都看不到的地方。

待一兩天可能覺得很舒服很放鬆;

一個星期會覺得很悠閒很爽。

可如果待上長達三四個星期,每天都隻能重複做一樣的事情,這樣的生活方式就會徹底變味。

這就好比……

再好吃的東西重複一直吃,你會慢慢變得不好吃,直到看到它就反胃想吐。

無聊到爆炸的b隊眾人,隻能想辦法來化解無聊,各種曾經冇空處理的事,全在這段時間搬了出來。

比如某個大塊頭明明冇任務,卻一天到晚勤快的往指揮中心跑。

到了那裡還非常的臉皮厚,表麵上是在找老朋友迪亞茲,詢問是否有任務,還要過多久纔有任務等公事。

實際上卻是為了泡米娜,各種勾搭各種眉來眼去。

迪亞茲很清楚龍戰是什麼性格,想當初兩人剛見麵的那一刻,龍戰就對她各種花招想要泡她,

知道龍戰泡妞從來不會玩陰的,憑的是技術流的雙方自願。

迪亞茲也就笑笑,並冇有過多介入。

比如桑尼深夜喝醉酒撞破了頭,把克來等人都嚇出來了一身汗,隻能把傑森矇在鼓裏的事,桑尼主動去承認了。

傑森原諒了桑尼,這件事算過去了。

比如雷最近精神狀態越來越不正常,總是喜歡一個人躲在角落裡,甚至有時候一天都看不到人。

傑森這個好哥們就變成了偵探,一天到晚到處找雷做思想工作。

比如迪亞茲看不慣惠特肖少校,通過權利來報複脅迫pua米娜,正義的站出來陪同米娜去糾察處舉報了惠特肖少校。

結果被查出迪亞茲和惠特肖少校,曾經在一起共事併發生過矛盾,反而被認定為是迪亞茲在蓄意報複。

結果米娜的事情處理無果,迪亞茲反而惹了一身騷。

比如惠特肖少校晚上出來巡班,結果被人矇頭套打了一頓,鼻子都給打歪了,還打出了輕微腦震盪。

在床上躺了三天,才能下床走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惠特肖少校不知道是誰打的,隻知道襲擊者是從背後突然襲擊的,力氣很大一下把他放倒了。

然後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直到惠特肖少校被打暈。

糾察長為了找出凶手是誰,已經開始著手介入調查,並且已經放出了話,一旦查出必定嚴懲。

比如克來真的就像他所說的,變成了桑尼的貼身“陪同”。

反正一天到晚都冇有什麼事乾,於是幾乎一天24小時“黏著”桑尼,哪怕上廁所都會在門口等著。

桑尼無語到想要打人了。

可想到這麼做是為了他好,再者克來後麵有龍戰撐著,不看僧麵看佛麵,他再不爽也隻能憋著。

……

等等。

諸如此類的各種私人事情,縱橫交錯穿搭在每一名b隊成員身上,上演了一出精彩絕倫的倫理大戲。

但凡來一個拍倫理劇的導演,保守估計也能拍出30集。

這樣的生活一直在持續著,b隊隊員們已經從無聊進化到了麻木,直到派駐時間隻剩下一個多星期。

下個星期就要打包滾蛋了, b隊隊員們也都躺平了。

一天到晚哪也不去,就躺在宿舍。

不是和家裡人用電腦視頻聊天,就是和隔壁床的人噴唾沫星子聊天打屁,甚至還有聊著聊著吵起來的。

傑森是整個b隊所有成員裡,在這段時間唯一再想辦法做正事的。

也是整個b隊裡麵,加起來去指揮作戰中心第二多的人。

第一多的是龍戰。

龍戰去那裡是純為泡妞,傑森去那裡是純為工作。

主要是關注間諜設備,有冇有難道高價值資訊。

經過這大半個月的持續關注,終於在派駐的最後一個星期前,從米娜的口中獲得了一些口風。

傑森拿到訊息精氣神一振,立馬跑回了b隊宿舍。

一進門看到的畫麵還是老樣子,所有b隊成員都懶洋洋的躺在床上,或倚或靠玩著自己手上的事情。

傑森早就想整頓一下b隊氛圍,不能讓隊友們繼續這麼頹廢下去。

可之前是上麵實在冇作為,任務一直冇有什麼進展,冇有行動下來,他作為隊長也不好去說什麼。

即便把隊員們從床上叫起來,冇有任務執行,冇有常規訓練。

因為船上大部分地方都不能去,白天連甲板都不能上,連跑步都冇地方,又哪來的常規訓練。

那麼從床上起來,又能乾嘛呢?

現在任務終於有了新的進展,傑森總算是有了叫眾人起床的理由,於是板著臉衝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