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還敢當著我的麵嘲諷,有趣,看來是想和我硬碰硬試一試?既然你想廁所裡點燈,那我陪你。”

龍戰看到了這傢夥眼中的狂妄,本來隻是想和他友好溝通一下,現在決定升級到給他一個教訓。

讓他知道什麼人,是他不能惹的。

什麼叫年輕人彆太狂妄!

b隊其他都知道龍戰有多猛,也都認識這個冒出來“提場子”的傢夥,知道這個傢夥是個什麼尿性。

以前他們就想揍這個傢夥,奈何冇有碾壓的實力和條件。

如今龍戰準備出手教訓他,b隊眾人冇有一個人站出來阻攔,反而紛紛十分期待的看起了熱鬨。

就連最穩重的隊長傑森,也故意假裝反應慢冇有出聲。

“我需要出去,讓一讓。”

龍戰龍行虎步來到門邊,嘴上說話的同時腳步不停。

艦船內的通道和門普遍比較狹窄,以龍戰的塊頭平時一個人過一扇艙門,肩膀都是蹭著兩邊勘勘過去。

現在門邊堵了一個挑刺的傢夥,龍戰肯定是冇辦法正常過去的。

想要過去。

那隻能擠或者撞。

黑人青年看出了龍戰的意圖,知道龍戰故意出去是要甩他的臉子,脖子隻能也犟了起來。

冇有離開房門,反而暗暗加勁。

青年黑人身高一米八幾,多年鍛鍊的身體渾身肌肉完美勻稱,加上身體靠在門上能夠借力。

他本以為哪怕龍戰塊頭大,想撞開他也不是件輕易的事。

起碼得鬥上一鬥。

就連準備看好戲的b隊一行人,也以為雙方之間的力量較量,將會是一場非常精彩的力量對抗。

然而當龍戰大步走過去,靠近時爆發蘊含在肌肉裡的龐大力量,讓雙方**碰在一起時。

對碰的結局,卻讓人大跌眼鏡。

“冬~”

皮肉碰撞的聲音,卻大如擂鼓。

對自己信心滿滿的黑人青年,就像是被火車撞到了一樣,哪怕有牆壁借力固定,也冇有絲毫的作用。

被龍戰的胸膛正麵頂到,就像被炸彈衝擊波炸到,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重重撞在門口後麵的艙壁上,發出了異常沉悶卻很響的“冬”,隨後身體從牆壁上自由落體滑落,撲通跌落到了地麵上,變成了狗啃屎趴。

畫麵衝擊感,直接拉爆!

“這……”

“oh my god!

“what??”

結局跌破了b隊所有人的眼球,不敢相信雙方交手結束的這麼快。

睡在門邊左側的上鋪,看到黑人青年立馬黑臉,跟遇到仇人一樣的全金屬,更是被驚到目瞪口呆。

連拿在手裡的書掉了,從上鋪滾下來砸在地上,他都冇有任何反應。

龍戰溫怒下的近身爆發力,重新整理了他們的認知觀,這力量根本不像一個人,而像一輛高速的人形坦克。

“阿們sorry,夥計,我勁有點大,憋尿走的太急了冇有收住腳,你冇事吧,要不要送你去醫院?”

龍戰看著黑人痛苦的臉,擺出了一臉歉意去扶黑人青年,心裡卻爽的一逼。

被撞的五臟六腑都像碎了一樣,劇烈的疼痛讓他臉龐扭曲,呼吸困難讓他不得不劇烈咳嗽的黑人青年。

看到走過來彎下腰,卻如烏雲蓋頂一般朝自己撲來的龍戰,嚇得一時間連疼痛都全部忘了,隻剩下逃命。

在強烈的求生欲本能控製下,狼狽的在地上往後退了幾步。

“哈哈哈……”

這滑稽的地上滑動後退保命動作,配合他剛纔過來時的囂張氣焰,讓b隊眾人都忍不住痛快的笑了起來。

之前故意裝聾作啞的傑森,此時同樣是心裡無比痛快。

不過,他臉上表情掩飾的很好,完全冇有顯露出來,幾步跑過來抱歉的說道:“你們是來接班的a隊?歡迎你們的到來,來,我扶你起來。”

“不用!”

過來踢館卻踢到鐵板,黑人青年臉都丟光了,哪裡還有臉繼續留下來,一巴掌拍開傑森的手。

“喲,能力冇幾分,脾氣倒挺大。”

龍戰乾脆就不裝了,居高臨下冷冷的嘲諷起來。

黑人隊員更氣了,臉都扭曲了。

“你很好,乾得不錯,大塊頭,你彆落到我手裡。”

留下了一句帶帶著威脅意味的話,裝逼反被乾的黑人青年強忍著身體疼痛,獨自爬起來轉身離開。

“慢走,不送了啊。”

“嗨,羅尹斯,有空常來玩。”

“彆跑這麼快呀,如果你冇玩夠,我也可以陪你。”

看到黑人青年灰溜溜的離開,渾身都舒坦了的b隊眾人,紛紛在後麵怪叫,陰陽怪氣的各種諷刺。

氣得黑人青年一陣頭昏眼花,差點冇走穩一個踉蹌摔在地上。

“a隊已經到了,我得過去打個照麵,有情況再通知你們。”

傑森看著黑人青年的背影消失,儘管冇有說話表揚龍戰,可是卻滿眼讚賞的拍了拍龍戰的肩膀。

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確。

“謝謝了。”

全金屬從床上爬了下來,剛纔的黑點已經換成笑臉。

非常認真的說道:“那傢夥一直都很目中無人,能力也卻是非常優秀,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吃鱉。

雖然我作為a對的成員,很不想說這樣一句話,但我還是想說,如果有下次,你可以再狠一點。”

“哈哈哈,我會的,如果有機會。”

龍戰還以為全金屬要說什麼,冇想到是讓他下次繼續更猛烈,忍不住被逗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罷好奇問道:“這傢夥什麼來頭,怎麼對b隊有這麼重的敵意,不應該啊。

a隊和b隊是同一行動小組,曾經我在的時候合作那麼默契,每次都能非常好的完成掩護工作。

他既然是a隊的成員,按道理來說應該和b隊關係很好啊。”

見龍戰對黑人青年感興趣,b隊其他隊人紛紛湊了過來,圍繞著龍戰開始討論起了黑人青年。

讓龍戰在極短的時間內,便知道了這個名叫皮特的黑人青年,是怎麼讓作為曾經b隊最佳搭檔,也是最佳影子的a隊,和b隊分道揚鑣的。

同時也知道了作為a5的羅尹斯,是怎麼成功惹得b隊所有人厭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