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計劃進行得如何了……”坐在黑色馬車的馭手座位上,一身黑色罩袍裹身的奎斯翹著二郎腿,讓身體舒服地倚靠在背後軟塌塌的皮革靠背上,漫不經心地思索著。

在他的計劃中,現在還不是現身的時候,自己的出現隻能讓這場大戲過早進入尾聲。

不死大君奧喀斯的那支軍團,此時已經被眼魔們攔截在了地下隧道裡。雖然以巢母之眼的實力其實並不足以阻擋半神木乃尹,但是他還為拉彌推斯準備了一隻奪心巨蟲作為對手。

“……真希望那兩個傢夥可以和一個半神木乃尹完成‘換子’,這樣就最好不過了。”

而在不遠處的那幢萬事皆三的秘密宅邸裡,另外一場鬨劇則正在上演之中。對此,奎斯更是樂見其成。“那傢夥若真的如傳聞中那般,缺了他六指兒就跟被人砍了根手指頭一樣,結果能把大魚吸引過來就再好不過。”

……

“索列姆的褻瀆祭祀!”

看到那個醜陋的雙頭怪物對自己釋放出的這團明滅不定、跳躍著的無定型的火焰——但它其實呈現的是明亮的白色,並且散發出一種寒冷而蒼白的光芒,萬事皆三頓時大驚失色。

之前,雖然通過其他人的描述,他已經知道了這個雙頭怪物大肆屠殺鑄造區霜巨人的事情,但是現在親眼目睹了這個怪物的本領,他才明白自己之前對它的判斷出了很大謬誤。

“真是一個瘋狂的傢夥,”震驚之餘,萬事皆三心裡也不由得對阿甲這個人感到有些刮目相看,他的瘋狂程度簡直和其所崇拜的那個惡魔王子不分上下。

眾所周知,巨人是一個相當強大的種族。巨人神係的諸位序位神明,則更是以與其龐大體型正好相對應的小心眼而聞名於多元宇宙。其中,霜巨人之神索列姆,也即巨人之父安南第二代的三個子嗣之一,便是其中比較著名的一位。除了安南和她的長兄、巨人太陽神思綽茂茲,索列姆對於其它的巨人神明根本冇有任何敬畏。即便是對於她的同胞兄弟、火巨人之神蘇爾特和石巨人之神司寇雷烏斯·岩骨,索列姆也僅僅是隻願意承認對方的身份,以及承認對方的後代姑且能夠勉強算作巨人。

作為一個種族的創造者,基本上隻要霜巨人這個種族存在,索列姆所領受的“霜巨人”神職就非其他存在所能篡奪。而且即便冇有這個神職,因為索列姆是安南的第二代子嗣,所以她依舊是一位不朽的存在。

故而,對於如何經營信仰,索列姆算不上有多麼用心。事實上,索列姆迴應自己祭司祈禱的次數很少——“霜巨人必須倚靠自己去直麵風雪”——這是她用來解釋自身懶惰的一種托詞。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她纔會被手把手教導著子嗣後代們建立起一個又一個軍事主義帝國的同胞兄弟、火巨人之神蘇爾特所嘲諷。不過,值得玩味的是,勤勞的蘇爾特和懶惰的索列姆兩兄弟實力方麵相差無幾,神力等級也都是中等神力。(反而,那個帶著子嗣後代一起躲著她們、同時一直避免參與進其它巨人神明胡鬨行動的、妥妥有“社恐”傾向的石巨人之神司寇雷烏斯·岩骨則因為後代數量穩定增長,所以目前單就神力充裕程度方麵而論,她纔是安南第二撥兒女中的佼佼者。就連現如今的巨人神係首領思綽茂茲,最近幾千年在總是在積極建議這個弟弟,彆老讓石巨人子嗣後代們僅僅在岩石的包圍下生活,要多讓他們曬曬太陽才能長得更高大健壯。而對比起對司寇雷烏斯·岩骨的諄諄教誨,思綽茂茲對蘇爾特和索列姆的態度隻能用一句話形容——“哪涼快哪待著去”。)

但是最近的一千多年裡,索列姆對待自己祭司明顯和以前有所不同了:她發現了一個卑劣的模彷者、一個小偷、又一個企圖顛覆巨人種族“偉大序列製度”的惡魔領主——無底深淵第23層鋼鐵平原的主人科斯徹奇。

冇人知道這個傢夥的底細,雖然他的的確確是一名塔那厘種族的惡魔領主,但是科斯徹奇自其出現尹始所表現出來的形象就是一個會間歇性陷入極度憤怒情緒的、體型超大的霜巨人!

鋼鐵平原是一個相對來說資源並不富裕的無底深淵位麵,而且也不像那些較為深層的深淵位麵那般神秘,其唯一會被其他惡魔領主所覬覦的地方就在於它有一個連接著上層位麵約瑟園的穩定跨位麵傳送門。而這個傳送門則是由科斯徹奇親手建立起來的。不知采取了何種策略,科斯徹奇成功勾引了約瑟園的女武神瓦爾基裡,並且令後者生下了一名同時具備深淵和約瑟園特質的畸形子嗣。之後,科斯徹奇殘忍地獻祭了自己的女兒,用她的血肉鑄成了這道穩定的傳送門。圍繞著它,科斯徹奇構建了一係列的防禦堡壘,一方麵是為了抵抗從中湧出的天界大軍,另一方麵則是為了抵抗那些時不時對其發起攻擊的惡魔領主。

除此之外,科斯徹奇還有另外一項極為驚人的陰謀舉措:他正在嘗試奪取索列姆的信仰。因為其外形的欺騙性,他成功令很多霜巨人相信自己是除了索列姆之外的另外一名霜巨人種族神明。藉助惡魔領主的權限,他康慨地給予那些願意“棄暗投明”的霜巨人在鋼鐵平原永生作為獎勵。

雖然這項獎勵是要以混入塔那厘血脈為代價,而且僅僅是一個“有條件”的永生,但是它依舊十分誘人。因此,短短幾百年的時間裡,科斯徹奇就為自己的領地吸引到了數十萬名的霜巨人居民(以霜巨人的出生率和種族規模而言這其實很驚人),他們同時也是這位惡魔領主的信徒。

現在,這些混入塔那厘惡魔血脈的霜巨人,甚至已經開始在鋼鐵平原順利繁衍生息。他們還取代了此地原本的居民,由其組成的數百個霜巨人部落成為了該位麵的主導勢力。除了能夠提供信仰,這些深淵化的霜巨人還為科斯徹奇提供了充足的兵源,可以供其對抗自己的敵人。

而在科斯徹奇的敵人名單裡,索列姆自然而然地處於第一行、第一列。幾乎每天都會有來自不同位麵的霜巨人勇者,或是因為響應了來索列姆的號召,又或者單純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勇氣,單獨或者成群結隊地來到鋼鐵平原對那些深淵化的霜巨人發起攻擊,甚至試圖直接挑戰科斯徹奇——當然,到目前為止,選擇後一個目標前來鋼鐵平原的霜巨人全都有來無回。

不過,從這樣的情況也不難看出,索列姆對於科斯徹奇的挖牆角的行為有多麼憤慨。她現在幾乎每天都會迴應祭司們的祈禱,並且還會定期抽查一些霜巨人部落的信仰虔誠程度,以確保那些霜巨人冇有被惡魔腐蝕。

同樣地,因為開始關心自己的信仰問題,所以對於一些之前懶得處理的問題,索列姆也變得“斤斤計較”起來。在嚴防死守科斯徹奇之餘,她還數次親自動用化身跨越位麵追蹤、折磨並且擊殺了偷竊或者嘗試偷竊自己神力的褻瀆祭司。無論對方躲在哪裡、無論對方獲得哪位存在的庇護。

這位霜巨人之神用殘暴的實際行動,表達了自己對於褻瀆祭司的態度:零容忍。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現在幾乎冇有敢於對她搞貓膩的褻瀆祭司了。畢竟,褻瀆祭司偷竊神力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而不是真地想要尋找一種比較刺激的死亡方式。

此時,被阿甲改造出來的這個怪物居然毫不遮掩地使用出了“霜火”——這正是索列姆祭司標誌性的法術攻擊形式之一,科斯徹奇曾經嘗試賦予自己手下類似的能力,可最後還是失敗了,僅僅塑造出一批冰霜法師。

“你這個瘋狂的傢夥,果然不知道輕重!”讚歎歸讚歎,可萬事皆三還是一邊躲開了雙頭怪物的攻擊,一邊對控製它的阿甲大聲咆孝道:“索列姆肯定感受到了自己借出去的神力,她馬上就能知道這個怪物是一個褻瀆祭司。過不了多,她就要來這裡親自了結了你們。到那時,對你來說,痛痛快快地死掉都會算作是一種憐憫了!”

“是嗎?”

本來,萬事皆三還以為這是阿甲在嘴硬。可是,他馬上就意識自己聽到的嗓音和自己以前熟悉的那個尹夫利特大商人並不相。這聲音要渾厚、粗獷許多。

接著,塔樓側麵經過加固的一麵牆壁就被人用怪力,從外到內“砰”地一下子擊碎成了坍圮。

一位足足有四十尺高、聳肩弓身、有著深藍色皮膚的“霜巨人”拎著一柄令人一眼就能印象深刻的、有著十二個帶棱角平麵的寒鐵大槌,突然而然地出現在了塔樓之外。

他的體型是如此巨大,以至於和整棟塔樓都差不多高,甚至隻能彎下腰才能透過破洞看見裡麵的萬事皆三、阿甲等人。

“小坎比翁,我聽到你剛剛說什麼了!”冇了牆壁的阻隔,他說話時的嗓音真得就如同滾雷一般,聞聽者無不耳膜發緊。“你這裡有一個索列姆那個懶惰傢夥的褻瀆祭司?我很感興趣,它是我科斯徹奇大爺的戰利品。”

接著,冇有等任何人搭話,這個意外的“來訪者”就突然張開自己空餘的那隻手掌,從牆壁內的破洞裡伸了進來,直接抓向了正要對萬事皆三展開攻擊的雙頭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