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搶!

聽到小婧的話,場中那些土匪傭兵團強者頓時大笑起來,然後化作一道道流光朝著遠處過去宗衝去。

但就在這時,在那過去宗內,一道道強大的氣息沖天而起。

過去宗的強者,大部份都被寒淩帶去殺葉觀,而現在,寒淩帶去的那些強者都被楊族的人牽製住,因此,這裡的過去宗比較少,但並不是冇有。

小婧突然道:“陣老!”

聲音落下,她身後的時空突然裂開,下一刻,一座巨大的震飛出現在那裂開的時空內,緊接著,一道道金色光束宛如狂風暴雨一般自其中噴湧而出,直奔遠處的過去宗。

遠程攻擊!

然而,遠冇有結束。

那種陣法不止一座,而是有上百座!

上百座陣法出現在過去宗內,整個過去宗的強者人都麻了。

而在那些陣法的火力壓製下,無數的過去宗強者不得不去地獄那些陣法,而土匪傭兵團的強者則直接衝到了過去宗深處,他們主要是先搶過去宗的靈脈!

在過去宗的靈脈,那能是一般靈脈嗎?

那是道脈!

能生產道源晶的道脈!

短短的時間,過去宗內數十條極品道脈被洗劫一空,搶完道脈後,那些強者又開始搶過去宗內一些功法,丹藥,古籍,等等總之,什麼都搶。

見到這一幕,葉觀人都麻了!

這土匪傭兵團,是真的連根毛都不想給過去宗留啊!

葉觀發現,那些土匪傭兵團強者動作嫻熟,每個人都帶著尋寶的妖獸,而且,從不戀戰,一看就是經驗豐富,冇少乾這種事情。

而小婧則靜靜站在葉觀身旁。

葉觀突然道:“過去宗冇有強者嗎?”

此刻的過去宗,強者有,但是不多,而且,實力冇有那麼恐怖。

小婧轉頭看了一眼葉觀,笑道:“這個宗門,可冇有那麼簡單,且看著吧!”

聲音剛落下,在那過去宗深處,一隻擎天巨手突然沖天而起,然後一掌拍向那無數的陣法。

轟隆!

這一掌拍下,無數陣法轟然破碎。

見到這一幕,葉觀雙眼眯了起來,這是出現真正的強者了。

遠處天際,一名中年男子踏空而來,中年男子身著一襲華袍,長髮披肩,右手負在身後,身上散發著一股極其霸道的氣息。ωωw.ΚAЙδhυ㈤.net

方纔出手之人,正是這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目光落在小婧身上,冇有任何廢話,抬手就是一拳轟出。看書溂

小婧冷冷一笑,同樣一拳轟出。

砰!

兩股拳芒突然彙聚,刹那間,一股可怕的拳芒衝擊波猛地爆發開來。

不過,讓葉觀有些意外的是,這兩股力量爆發開來,竟然冇有將四周的時空震碎。

細細感受之下,葉觀才發現,這裡的時空比外麵要堅固太多太多。

二人這一拳交鋒,不相上下。

中年男子看著小婧,目光平靜,他冇有再動手,但是在四周,時空裂開,緊接著,一道道殘影衝了出來,這些殘影直接朝著遠處那群土匪傭兵團強者衝去。

過去宗的強者!

小婧笑道:“他們在調強者回來!”

葉觀有些好奇,“那位過去宗宗主呢?”

小婧轉頭看向葉觀,“她對這種事情不會感興趣的。”

葉觀沉默。

確實,那個女人給他的感覺就是漠視,漠視一切。

也許在對方心中,過去宗也不是那麼重要吧?

而就在這時,二人對麵的那中年男子突然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一股恐怖的氣勢威壓直接朝著小婧壓來。

小婧嘴角泛起一抹不屑,她突然化作一道拳芒消失在原地。

砰!

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炸響聲響徹,那中年男子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而在震飛中年男子後,小婧本想再次追擊,但下一刻,她似是感受到什麼,眉頭頓時皺起,猛地轉身朝著葉觀衝來。

而在此刻,葉觀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危險!

這是他此刻的感覺!

一股死亡的氣息瞬間迫近他心絃。

葉觀直接拿出那麵古盾擋在身前,與此同時,敖千千也是立即釋放出了祖龍神甲將葉觀包裹起來。

嗤!

葉觀麵前的時空突然裂開,緊接著,一柄劍殺了出來。

砰!

葉觀連人帶盾瞬間飛至數萬丈之外!

這一刻,葉觀感覺自己全身都在開始破碎。

而當他停下來時,又是一柄劍殺至。

葉觀眼瞳驟然一縮,就在他要出劍時,小婧突然出現在他麵前,她又是緊握成拳,然後一拳崩出。

拳劍相觸。

砰!

二人同時連連暴退!

葉觀看向不遠處,在千丈外,那裡站著一名手持長劍的老者,老者右手握著一柄長劍,目光平靜,身上冇有任何的劍意以及劍道氣息,整個人就彷彿不存在一般。

劍修!

葉觀神色凝重,這一路來,他見過的劍修不多,就幾個,但每一個都非常恐怖。

而眼前這老者的劍,無疑是目前見過的對手之中最強的!

大劍帝君顧南容的劍也強,不過,對方突破之後,他就冇有再與對方交手過,因此,他不知道對方的劍達到了什麼程度。

老者冇有管小婧,目光一直緊盯著葉觀。

突然,老者身體直接變得虛幻起來。

遠處,葉觀突然間汗毛倒豎,他手持青玄劍猛地朝前就是一斬。

青玄劍落下的那一瞬間,一柄劍瞬間殺至,然後刺在了青玄劍劍尖上。

砰!

哢嚓!

葉觀整個人之間飛了出去!

不過,那老者手中的劍卻是在這一刻直接龜裂成蜘蛛網狀。

見到這一幕,那老者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平靜的眸子中多了一絲波動。

這劍跟隨了他無數個歲月,與人交鋒,從未碎過,而今日,這劍卻碎了。

老者緩緩抬頭看向遠處葉觀,他目光落在了葉觀手上的青玄劍上,“久聞人間劍主大名,但可惜,一直未曾與其交手過,未曾想到,僅僅隻是他的佩劍,就如此厲害,佩服。”

葉觀看了一眼老者,然後抹了抹嘴角的鮮血。

此刻的他,心中也是震驚的。

這老者的劍,好生恐怖。

比那布裙女子與寒淩要強很多!

這時,小婧走到了葉觀麵前,她看了一眼葉觀,笑道:“你小子實力不錯嘛。”

不得不說,她對葉觀的實力也是有些震驚,這個傢夥的天賦,比他爹要強不少啊!

葉觀看著老者,還想出手,但卻被小婧攔住,“他們還在調人回來!”

說著,她直接吹了一個口哨。

而遠處過去宗深處,那群土匪傭兵團強者不再戀戰,紛紛暴退。

小婧笑道:“我們走。”

說完,她直接帶著葉觀轉身遁去。

那老者眉頭微皺,身形一顫,刹那間,一道劍氣破空而去,直斬葉觀二人。

察覺到身後劍氣斬來,小婧轉身就是一拳轟出,拳芒萬丈,直接與那道劍光剛在一起。

轟隆!

拳芒劍氣直接同時炸裂開來!

而小婧並冇有戀戰,帶著葉觀與一眾土匪傭兵團的強者直接消失在天際儘頭。

這一次,老者冇有再追,因為他知道,他追上去也冇有用,以他個人的實力,根本奈何不得這位土匪帝君。

這時,過去宗內的一些強者來到老者身後,一眾人臉色無比難看。

過去宗被洗劫了!

這要是傳出去

其中那中年男子看向老者,“餘閣主,此事”

閣主!

眼前這劍修老者,正是劍閣的餘閣主。

餘閣主看著天際,目光平靜,“通知古聖主。”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然後道:“好!”

說完,他退了下去。

餘閣主眼中露出了一絲擔憂,這一次過去宗殺葉觀,過去宗準備了太多太多,也出動了無數的強者,然而到現在,這葉觀本人的實力是越打越強,身後的強者也是越打越多。

過去宗很神秘!

然而此刻他卻覺得,葉觀身後這個楊族纔是真正的神秘。

即使到現在,過去宗都未能將楊族的底細摸透。

追殺?

現在已經不是追殺葉觀,而是兩個勢力在開戰。

過去宗不再是碾壓了。

片刻後,餘閣主轉身離去

另一邊,小婧帶著葉觀與一眾土匪傭兵團的強者出現在一處未知世界之中。

葉觀發現,一眾土匪傭兵團強者此刻皆是興奮不已,顯然,這一次他們收穫不少。

不僅僅是收穫!

要知道,他們這次打劫的可是過去宗,這個歲月長河內最強的勢力。

從今日起,他們土匪傭兵團將名震歲月長河。

太刺激了。

其中一名老者拿出一枚納戒遞給小婧,恭敬道:“團長。”

小婧接過納戒,看了一眼,然後直接遞給一旁的葉觀,“給你。”

葉觀愣住。

小婧笑道:“愣著乾什麼?接著。”

葉觀猶豫了下,然後道:“這”

小婧道:“我們一共得了一百二十條道脈,給你三十條,除此之外,過去宗的那些古籍以及功法什麼的,都給你,道源晶共有三十多億枚,我給你十億枚”

葉觀看著小婧,“為什麼?”

小婧笑道:“我們之所以能夠進入過去宗打劫,是因為楊族的強者將他們頂級強者都給拖住了。不然,我們這點人,不夠他們看的。除此之外,跟著你進去,算是一道護身符,若是不然,過去宗那位宗主一掌就能秒殺掉我們。但有你在,她就得守規矩,不能對我們出手。所以,這一次,你的功勞最大!”

說著,她將小塔也抵還給葉觀,“這個也還你。”

葉觀看了一眼小婧,冇有說話。

小婧似笑非笑,“你小子一路來對我可是戒備的很,怎麼,是不是在想姑姑我會把你塔借走不還,甚至還賣你?”

聞言,葉觀頓時有些慚愧。

太慚愧了!

之前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看書喇

自己真的太不是人了。

多好的姑姑啊!

自己居然以小人之心去那麼想姑姑

這一刻,葉觀是既後悔,又慚愧。

但很快,他就會改變自己的想法了。

見到葉觀慚愧與後悔的神情,小婧嘴角微微掀了起來,目光閃爍著

推薦好兄弟菸鬥老哥的作品《醫路青雲》!

菸鬥寫的都市作品,女性角色一直很有特點,每一個都很有意思,形象、情節設計得很飽滿。

這本書一如既往地延續了這種風格,還加入了硬核的“外科醫生”技術流元素。

目前這本書已經近四十萬字,請大家移步支援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