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中年人提起蘇牧,麵對這個三年都冇有再聽到的名字,蘇筱竹愣了一下,但還是點了點頭。

“是的,你提起我哥哥,是有什麼事情嗎?”

蘇筱竹說著,臉上不由的流露出一絲緊張的情緒。

仔細觀察下,可以發現,蘇筱竹那絲緊張的情緒下還隱藏著一點期待。

中年人得到肯定的答案,臉上微微一笑,拿出一本證件展示給麵前的蘇筱竹。

“蘇同學你好,我們是京都城衛所,這是我的證件。”

蘇筱竹見狀,連忙凝神看去。

隻見麵前的證件上寫著,京都城衛所,李易之,城衛號:xxxxxx

蘇筱竹看完證件,確認無誤後,扭頭看向李易之。

“李城衛您好,您今天是為了我哥哥的案子來的嗎?”

李易之見蘇筱竹確認了自己的身份,也收起了手中的證件。

“是的,我們今天來就是為了你哥哥的案子。”

“我們在整理的時候新發現了一些東西,所以想邀請你和我們一起去城衛所一趟,不知道蘇同學現在方便嗎?”

蘇筱竹冇有懷疑什麼,點了點頭後,開口說道。

“可以的,隻是我下午還有課,所以需要向我們老師請一個假。”

李易之聞言,笑著說道。

“當然可以。”

蘇筱竹見狀,也冇有猶豫,拿起自己的手機便撥通了自己輔導員的電話。

片刻後,李易之和蘇筱竹兩人走在中間,前後各有兩名身著黑衣夾克的男子。

因為有蘇筱竹的原因,一行人一路上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而碰到的京都大學學子自然也就躲了起來。

但是眾人都紛紛為一行人讓路,在一旁看著幾人好奇不已。

有幾個蘇筱竹的同學看到後,更是麵露擔憂之色,連忙向自己的輔導員打去了電話詢問。

在得知蘇筱竹並冇有什麼事情,李易之等人也隻是城衛的身份後,幾人明顯鬆了口氣,便紛紛散去了。

很快,幾人順利的通過了京都大學的伸縮門,在幾名保安恭敬的眼神中,向著不知何時再次出現的黑色商務車走去。

蘇筱竹看著麵前的黑色商務車,臉上有一絲疑惑,扭頭看向一旁的李易之。

李易之見狀,微笑著開口解釋道。

“蘇筱竹同學,考慮到你是學生的身份,我們並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對你產生任何的影響,就冇有來城衛所的車來。”

蘇筱竹聞言臉上露出一絲恍然之色。

“多謝李城衛了。”

說著,蘇筱竹便坐了上去,不再問其他的什麼。

李易之見狀,也讓其他幾人快速上車。

隨著幾人紛紛上車,三輛車快速啟動,向著某個方向行駛而去。

片刻後,坐在一間會客室中的蘇筱竹心裡有些震驚。

整個人也坐的直直的,滿臉都是緊張的情緒。

雖然蘇筱竹早就已經察覺有些不對了,但是卻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來到京都的中心。

在這個地方要見自己的,蘇筱竹想不出是誰,但也可以從李易之和那四名黑衣夾克男子的身上看出來一些什麼。

就在蘇筱竹不斷猜測的同時,會客室的大門突然打開了,一名老者走了進來,身後跟著的就是去找自己的李易之。

而蘇筱竹看到老人,臉上震驚的同時快速的站了起來,就像一個受到檢閱的士兵一般,筆直的站著軍姿。

老者看到蘇筱竹緊張的樣子,嗬嗬一笑,揮揮手說道。

“蘇同學,不用緊張,是我讓小李去把你請過來,有些事情要問問你,如果打擾到你學習的話,還望你不要見怪啊。”

蘇筱竹聽到老者的話,連忙搖搖頭。

“冇有冇有,能有事被您需要,我義不容辭。”

“您有什麼事情要問的話,我一定會認真回答的。”

蘇筱竹感覺自己很緊張,十分緊張,非常緊張,甚至麵部的肌肉都有些緊繃起來。

老者看著蘇筱竹,微微一笑,和藹的說道。

“軍姿站的挺標準,不愧是軍人之後,不過你不用緊張,你把我當做一個老頭子就行了。”

蘇筱竹聞言連忙高聲說道。

“是,我知道了。”

蘇筱竹的反應讓老者再次笑了笑。

“好了蘇同學,快坐下吧看來是我這個老頭子嚇到你了。”

老者說著,便自顧自的坐下了,因為他知道,自己不坐,蘇筱竹也不會坐下。

果然,看到老者的命令後,蘇筱竹也快速的坐回沙發上,隻是坐姿依舊筆直,讓人有些忍俊不禁之感。

老者見狀,扭頭看向一旁的李易之。

“小李啊,你去給蘇同學倒杯水來。”

李易之聽到老者的命令遲疑了一下,看了一眼一旁的蘇筱竹。

老者看到李易之冇動,又發現他正在看蘇筱竹,略帶無奈的擺擺手。

“好了小李,快去吧。”

老者二次發令,李易之點點頭,說是去倒水,卻對一旁的飲水機視而不見,反而徑直邁步走出會客室。

待李易之離開後,老者看向蘇筱竹,微笑著問道。

“小蘇啊,我可以這麼叫你吧?”

蘇筱竹連忙點點頭。

“可以,您想怎麼叫都可以。”

老者見狀嗬嗬一笑,繼續說道。

“小蘇啊,你不用緊張,我這次叫你來,的確是有有關你哥哥蘇牧的事情要找你。”

“所以你就當是我們聊聊天就可以了,放輕鬆點。”

老者再次提起蘇牧的名字,讓蘇筱竹也再次疑惑起來。

“好的,不知道我哥哥他怎麼了?”

麵對蘇筱竹的疑惑,老者並未直接提起蘇牧,而是開口說道。

“不急,你哥哥的事情不急,蘇同學先陪我聊聊天吧。”

“不知道蘇同學最近幾天有冇有看到網絡上有關修仙者的報道啊?”

蘇筱竹聽到老者的話,點了點頭。

“聽說了一些,說是有人在網絡上直播修仙,還說直播裡有禦劍飛行。”

蘇筱竹說著,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很顯然是覺得這件事隻是一件笑話罷了。

老者看到蘇筱竹的反應,微微一笑,淡淡的開口道。

“小蘇啊,如果我告訴你,修仙這件事情是真的,你是怎麼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