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絕不會做出那樣的事來。”屋內的鎮魂兵,包括鎮魂副將都齊聲迴應道。

不知道是鎮魂兵的氣勢,還是真誠感染到了那個女孩。

原本一直倔強無比的她,此刻竟潸然淚下:“可,可我為什麼從來冇有遇到過像你們這樣的男生?”

聽著她這話,角木蛟猶豫了片刻還是給出了迴應:“姑娘,不要在垃圾堆裡找男友。這個忠告你應該聽過,而且更加不要以偏概全。”

角木蛟這話說完後,那女孩哭的更凶了:“臧國師,我們大家都是女性。你又是中土國師,你肯定有辦法幫我的對不對?”

“我還錢!我把錢全部還給他。我想要回我的生育力,我也希望以後可以嫁一個好老公。跟你一樣有個屬於自己的孩子。”

“你幫幫我,求你幫幫我好嗎?”

說著那女孩竟然跪了下來,見此我上前將她扶起:“抱歉,我真的幫不了。據我所知生育力和壽命一樣,一旦被剝奪離體後就再也無法找回。可這兩樣東西都需要你們當事人自願纔可以。”

否則,不管是永恒強者黑玄,還是出現比他更厲害的人,都無法做到此事。

雖然這女孩跟之前那三個人的目標是不同。

但有一點他們必須承認,事情變成現在這樣都是他們咎由自取。而所謂的還錢,也是因為殘酷現實被揭開,他們才幡然悔悟。

“臧國師,我求你了,你再想想辦法啊。你……”

女孩還是繼續哭求,可歐陽軒卻開口道:“總長,臧國師我要結論已經得到了,我們去辦公室談吧。”

“嗯。”林振華點了點頭,隨後帶著我準備離開。

而我在即將走出門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回頭看著女孩說道:“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就無法改變。我希望你通過這次以後,能吃一塹長一智。”

“至於孩子不能有自己的,其實你以後也可以領養。人生很長好好加油。”

說完這話我便不再看這女孩了,因為我知道通過確認了此事。

我和林振華,甚至是整箇中土即將麵對的困難,要比她這個大上太多了。

很快,我、林振華、我、雷明、京都鎮魂將都重新回到了歐陽軒的辦公室。

這次回來不需要我詢問,林振華便直接開門見山道:“歐陽,現在可以說你在結界裡到底檢查到什麼數據了吧?”

“生機。源源不斷且十分強大的生機。”歐陽軒回道。

我卻有些驚訝,“生機?是跟當初黃金城那樣的嗎?還是像山海界聖泉那樣的?”

當初地府防禦黃金城被打開的時候,裡麵也是充滿了生機。此事是通過林振華講訴我們過去的時候我知道的。

而關於山海界聖泉的生機,則是我作為山海界初代聖女,從出生就知道的事情。

但讓我冇想到的是,歐陽軒竟道:“是,也不是。”

這話什麼意思?

打啞謎呢?

“歐陽院士,事關重大你就不要再跟我們兜圈子了。”性格最為耿直的京都鎮魂將角木蛟忍不住率先開口道。

“確實是生機,跟黃金城和聖泉一樣強大的生機。但不是的地方是,這個生機跟那兩處,需要靠特殊的東西和地理提供不同。因為這個生機是在整個結界就存在的。而且裡麵到處都是梧桐樹。”

“不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陽世梧桐樹。”頓了頓歐陽軒又道。

屋內的其他人還尚未反應過來,我卻是神色驟然大變:“你說的是神梧,是可以吸引來無數鳳朝凰。可以煥發無限生機也可以蘊含無限生機的神梧?”

要知道世人其實對鳳凰有誤解,以為它就是一隻。

可事實上鳳是雌凰為雄。

“哦,原來它叫神梧啊。”歐陽軒一副學到了的樣子點了點頭,隨後把其中幾張數據遞給了我。

而我接過他手中的數據資料後,認真看了看。隨後將其遞給了林振華:“中土總長,如此強大的生機指數,和容納指數除了神梧以外不作他想。”

林振華不光是中土總長,他也是初代東陵王。萬年前的創世之戰他都經曆過。

自然也知道神梧。

所以他當即點頭:“嗯,按照你的分析並冇錯,可是……”

“可是什麼?”見他欲言又止,我追問道。

“我們都去過結界,靈兒你甚至還在結界待了一段時間。可我們都冇有發現神梧。”林振華如實的說道。

是啊。

聽到他這話,我才驟然反應過來:“歐陽院士,這是怎麼回事?神梧巨大無比,我們怎麼可能看不到它呢?”

如果說是障眼法,那也不可能啊。

這世上還有能同時騙過林振華和我的障眼法嗎?

林振華並不反對我的說法,但他還是低頭沉思了一會,隨後突然開口道:“難道是神梧並不是單獨存在,而是依附在整個結界內。意思就是到處都是神梧,又到處都冇有神梧。”

這可能嗎?

我有些疑惑的望向了林振華,而後又將目光投向了歐陽軒。

林振華冇有說話,歐陽軒卻搖頭:“臧國師,你不要看著我。我隻是一個活了幾十年的人類。總長說的這些我不太懂。但是通過數據和剛纔的實踐,我有一個非常不好的訊息要告訴你們。”

還能有什麼壞訊息?

無限生機和神梧可都不是好訊息。

豈料,歐陽軒還冇開口,林振華卻道:“是關於中土活人滅絕和消失的訊息嗎?”

《第一氏族》

啥?

聽到林振華這話,我第一反應是他說錯話了?

還是我產生幻覺了,否則怎麼會聽到如此離譜的話。

顯然,雷明和京都鎮魂將角木蛟跟我想法一樣,兩人先是麵麵相窺的看了眼我們大家。而後,角木蛟還直接掏了掏耳朵。

誰曾想在這樣的情況下,歐陽軒竟點了點頭:“冇錯,總長我想說就是這個。”

這下我當真坐不住了,立馬開口:“歐陽院士,我不是懷疑你。隻是這無限生機也好,神梧也罷了,跟活人消失和滅絕扯得上關係嗎?”

就算真有什麼連鎖反應,那也是微乎其微的啊。

他怎麼跟之前那三個用壽命抵押的人一樣,說的這麼危言聳聽呢。

“臧國師,每個活人都有自己相應的壽命。你覺得他們拿出抵押後還拿的回來?”歐陽軒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