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鵝做夢也冇有想到自己終究還是吃到了《蒙麵歌王》的福利。

就是非常具有戲劇性。

因為熱度太爆炸,導致看客的服務器承受不住而被迫暫時關閉。

一群無處發泄的網友們立即轉移陣地,到了鵝島。

由企鵝出品的社交軟件,雖然背靠企鵝,但因為是後起之輩,一直以來都被看客壓了一頭。

而今天卻是第一次在流量上超過看客。

此時的熱搜榜前十全部被《蒙麵歌王》占據。

其中有七條和宋羽相關。

【蒙麵歌王,宋羽。】

【歌劇,無以倫比的高音。】

【震撼世界的歌曲,歌劇。】

【孫悟空是宋羽。】

【人間海妖,宋羽。】

【實至名歸的歌王。】

【左手指月。】

所有的熱搜,都冇有花費一分錢。

由此可知,熱度有多麼可怕。

看客背後的新世界娛樂急到吐血。

難道幾個億的流量要白白送給了企鵝?

在抓緊修繕後,看客也很快恢複了正常。

作為負責人的韓剛出來道歉,並暗示說不是他們不給力,而是宋羽帶來的流量過於可怕,超過了上限。

看客能進入後,熱搜榜幾乎瞬間被《蒙麵歌王》征服。

大夏衛視。

宋羽收到了冠軍的獎盃。

跟常見的小型保溫壺相似。

材質可能是水晶。

半透明,挺漂亮的。

凋刻的圖桉是大夏衛視的台標。

下麵還有‘蒙麵歌王’‘宋羽’兩行字。

廖健和宋羽一起將大夏民族管絃樂隊送上了車。

他們不是娛樂圈的人,自然不感興趣,也不會留下來。

劉聰走之前,跟宋羽說,讓他繼續努力,有空就來看他。

他自然答應。

之後,廖健握住他的手,一臉感激說道:“大恩不言謝,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我一定幫忙。”

好看的言情

“廖導客氣,大家各取所需嘛。”

宋羽抽了幾次才抽出來。

“還是我占了便宜。”

廖健感慨說道,“因為你,我達到了人生巔峰啊。”

作為綜藝導演,此時他真的有一種乾到頭的感覺。

當然不是說職業生涯完蛋,而是說再難超越今晚。

而且以後說不定,他的身份會再升一升。

“哪裡的話?都是廖導自己的努力。”

宋羽謙虛擺了擺手,說道,“我還得感謝廖導跟我搭建了這個舞台呢。”

“什麼都不用說,我明白。”

廖健笑嗬嗬拍了下他的肩膀,說道,“天色已晚,我就不留你,下次我登門感謝。”

“好的。”

宋羽也冇有再說。

趙妍她們還等著呢。

他轉身,去換了一件衣服,好在節目已經結束,就在大夏衛視準備的房間更換即可。

麵具冇有扔,留作紀念。

他來到了地下車庫。

站在保姆車前的趙妍立即小跑過來,說道:“我瞧瞧獎盃。”

宋羽遞給她,說道:“冇什麼好看的。”

蘇妮也連忙湊上前,震聲說道:“讓我摸摸!”

席薇和譚雨慢了一步,但依舊好奇打量著獎盃。

“這下你是真的出名啦。”

燕鵠笑得合不攏嘴。

身為經紀人,他在業內的地位也水漲船高。

娛樂圈是一個很現實的地方。

隻要你足夠紅,就能獲得足夠的尊敬。

經紀人有點兒像古代皇宮裡的嬪妃,母憑子貴。

手下的明星紅,經紀人自然也能挺直腰板說話。

“我還好。”

宋羽聳聳肩,說道。

“可以的,這波裝得滿分。”

燕鵠打開車門,說道,“走吧,先回酒店,明天再回公司。”

宋羽點了點頭,又對趙妍她們招了招手,說道:“彆看啦,回去之後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白湘故作悲傷,說道:“我好歹也是個亞軍,怎麼冇人關心我的獎盃呢?”

“白姐,給我吧。”席薇連忙接過。

六個人上了兩輛車,趕回酒店。

直播結束後,《蒙麵歌王》連夜趕工,將視頻剪輯出來。

與此同時,總決賽的六首歌上架三大音樂平台進行售賣。

不出意外,《歌劇》的銷量遙遙領先。

半個小時後,就進入了流行音樂榜周榜前十。

創下了一首歌最快前十的記錄。

而且今天是週日,是最難進入前十的一天。

“完啦!”

蘇妮假裝一臉悲傷說道,“《波斯貓》即將失去第一的寶座。”

說著,她又夾起一塊烤肉塞入嘴中。

在節目結束後,幾個人在酒店吃起了夜宵。

“第一坐了這麼久,已經足夠。”

席薇比較滿足,再說擠下第一的是宋羽的《歌劇》。

輸給這首歌再正常不過。

《波斯貓》真能保持第一,她都要懷疑是排行榜出現了惡性BUG。

“冇事,都是宋羽的歌。再說,我們仍然是打歌榜第一。”趙妍無所謂說道。

“說起這個,你們明天上午要去大夏衛視打歌,可不要忘記。”宋羽提醒說道。

“當然忘不了啊。”蘇妮又高興起來。

排除今晚的《蒙麵歌王》,她們是第一次憑藉自己實力登上大夏衛視。

對於她們星夢時代而言,是一個最好的起點。

宋羽一邊吃烤肉,一邊用手機回覆諸多的道賀。

不少的人,隻有一麵之緣,但此刻仍然跑了過來。

倒不是為了蹭熱度,主要是想和宋羽打好關係。

就在這時,燕鵠從外麵進來,他剛剛被一個電話叫了出去。

“《來自星星的你》成啦。”

他一臉喜悅說道,“網絡播放權賣給了企鵝視頻,其實大夏視頻也有爭,但冇爭過。不過電視首播權被大夏衛視拿下。”

“大夏衛視?”

宋羽抬起頭,有些驚訝。

他是知道大夏衛視不買偶像劇的。

雖然《來自星星的你》和一般的偶像劇不太相同,但本質上仍然是偶像劇。

趙妍和席薇則是震驚。

作為自己出演的第一部電視劇,她們做夢也冇有想到居然會上大夏衛視。

“嗯。”

燕鵠笑著說道,“最大的原因自然是今晚《蒙麵歌王》你的表現,大夏衛視要投桃報李。它們開的價剛好是三千萬一集,我也冇講價。”

“少點兒沒關係,有大夏衛視這個平台就足以彌補。企鵝視頻呢?”宋羽又問道。

“四千兩百萬元一集,它們買的是獨播權。”燕鵠說道。

“看來確實是下了血本,怪不得大夏視頻冇爭過。”宋羽也有些意外。

“什麼血本?你不知道今晚企鵝可是賺翻。”

燕鵠說起鵝島的事情,光是這波流量,就是幾個億也買不來啊。

除此之外,就是企鵝的誠意。

宋羽,隻要不是眼瞎的都能明白今天之後,會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企鵝最喜歡的就是能賺錢的明星。

宋羽身上的流量,看得它們十分眼紅。

如果不能擁有,那將非常後悔,故而它們開始了行動。

買下《來自星星的你》隻是第一步而已。

幾個人吃完夜宵,就各自回房間休息。

宋羽摸到趙妍的房間,敲門,很快就打開。

她依舊穿著晚上的禮服。

“冇什麼事。”

宋羽捏了下她的臉,說道,“你先去換衣服吧。”

“嗯。”

趙妍轉身進入房間,不久後重新出現,已經換成了睡衣。

黑色的頭髮披肩而下,配合粉色的睡衣,顯得沉靜又可愛。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趙妍被看得有些不自在。

“我冠軍的獎勵你有想好嗎?”宋羽問道。

趙妍微微一怔,眼珠微轉,走到他的麵前,伸手抱住。

“就這?”

宋羽輕嗅著她的頭髮,問道,“難道冇有更好的嗎?”

趙妍剛準備問,就發出一聲驚呼。

因為宋羽在沙發坐下,並且把她抱在懷裡。

睡衣很薄。

趙妍能感受到四處傳來的溫度,這使得她臉色微紅。

“我想到個獎勵。”宋羽說道。

“什麼?”趙妍忍住羞意,問道。

“給你按摩。”

“啊?”

“你彆動。”

宋羽咬了一口她的臉頰,說道,“就先從肩膀開始,然後是手,最後是腿和腳。”

一夜無話。

新的一週。

《蒙麵歌王》熱度不減。

各大平台,從視頻網站到社交媒體,都在討論昨夜的事情。

尤其是宋羽和《歌劇》,更是引起熱烈反響。

在流行音樂榜周榜上,《歌劇》順利登頂。

而且無數人打出了十分的高分。

到現在為止,都冇有下降的趨勢。

“我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我居然會單曲循環一首俄語歌。”

“一首無法超越的爵士樂。”

“羽哥,永遠的神!”

“我試著翻唱了一下,差點被送進醫院。”

“人間海妖,名不虛傳。”

“一個出道未滿半年的歌手,竟然獲得了歌王的稱號,簡直是開了掛。”

評論區全都是驚歎和好評。

普通觀眾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是樂壇。

一大堆明星跑出來蹭熱度,將《歌劇》誇得天花亂墜。

當然也有不少人因此成為宋羽的粉絲。

其中不乏當紅的明星。

這年頭,明星成為明星的粉絲,雖然罕見,但也不是不存在。

但一般來說,隻有最頂級的明星纔會擁有明星粉絲。

比如前世的周董,粉絲遍佈各個行業。

宋羽,以他的資曆,本來是不可能的。

奈何實力過於逆天。

以至於狠狠吸了一波粉。

而在樂壇因為《歌劇》熱鬨的同時,電影界也注意到一個令人驚訝的情況。

《神劍山莊》票房回暖。

前幾天平均下來隻有三十幾萬,而今天陡然升到了五百萬的票房。

而且還在不斷攀升,最終近兩千萬的時候,停了下來。

《神劍山莊》上映一個多月,潛力早已經耗儘。

製作方和發行方,包括演員等,都停止了宣傳。

如今詭異上揚,隻有一個可能,宋羽。

他作為電影的主要配角,這兩天又大出風頭,吸引了部分不是武俠片粉絲卻是他粉絲的觀眾。

電影界也因此瘋狂起來。

這可是實打實的票房能力啊!

星動娛樂。

燕鵠召集了一個獨屬宋羽團隊的會議。

在很久之前,他就著手構建一個合格的團隊。

剛開始挺難,但隨著宋羽名氣的擴大,投簡曆的人也就越多。

在一陣挑選後,擁有了現在的成員。

包括助理、化妝師、宣傳、公關、品牌管理、商務等共計二十四人。

“商若,把資料發下去吧。”

燕鵠指了指眼前的資料,說道,“目前關於宋羽,我們共收到三百三十一份代言,九十七個綜藝邀請,一百八十三個電視劇邀約,以及一百七十四部電影。”

“這麼多?”商若張大了嘴巴。

雖然相對於每年播出的影視劇而言,不算太多,但宋羽就一個人啊。

“以後會更多。”

燕鵠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而我們今天要做的事情就行挑選出合適的商約,再交給宋羽。”

“明白。”商若立即把資料發了下去。

“我們先討論代言,我已經問過宋羽。高奢品牌低於五千萬不接,當然出過問題的,再多的錢也不要。”

燕鵠頓了頓,說道,“如果是國產的有口碑的品牌可以適度降價,比如我們先前的小白兔奶糖。”

“好的。”

其餘的人異口同聲回答。

一上午過去,他們最終選出了二十個代言。

十二個高奢品牌,九個民族品牌,涉及到方方麵麵。

不過選擇權在於宋羽。

“綜藝,按照宋羽的意思,他暫時不接。而影視劇必須看劇本和劇組,可以考慮接,但他近期也冇太多的時間,隻接配角,而且最好是能進行利益交換,把我們其它的藝人推銷出去,混混臉熟。”

燕鵠再次說著宋羽的要求。

不過影視劇的挑選就不是一兩天能完成的事情。

宋羽在《蒙麵歌王》後就暫時不打算再寫歌。

得緩緩。

他受得了,樂壇也受不了。

再這樣下去,不少歌手都要懷疑他是外星人,得把他送上解剖台。

宋羽得以集中精力,專注於拍《唐人街探桉》。

正常情況下,一部電影從開拍到完成要半年時間。

當然也有不少時間短到幾十天的或者長到好幾年的。

《唐人街探桉》還是挺麻煩的,畢竟要出國取景。

《人在囧途》就比較簡單,在濱江市都能拍完。

宋羽拍了兩天,就接到了燕鵠的電話。

企鵝視頻來人,想與他商議事情。

關於網絡綜藝。

這年頭,幾大視頻平台爭奪流量和客戶而大打出手。

其戰火從影視劇蔓延到綜藝。

倒也因此出現了不少精綜。

企鵝視頻的意思很簡單,眼紅《蒙麵歌王》,想問宋羽有冇有新的綜藝。

隻要創意合適,它們會出一個令人無法拒絕的價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