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著邪族大尊的數量,林荒隻感覺壓力驟增。

畢竟,這還隻是大尊。

邪族九脈,已經有很多代了。

並不是所有的老一代九脈大尊,都被後來者給直接乾掉了,而是隱退。

這一部分邪族,纔是真正的恐怖。

所以,邪族的實力,比之蒼穹大陸的人族,要高出太多。

還好三千年前,邪族隻是將蒼穹大陸當做了流放之地,若是邪族當真全力攻打人族。

如今,是否還有蒼穹大陸,還是兩回事。

震驚於邪族的強大,也堅定了林荒的決心……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

蒼穹大陸外麵,不能有如此強大的種族。

否則,即便對付完了四大古族,邪族也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威脅。

亂戰之地中,林荒繼續在修煉。

不過他已經開始移動……

邪族最強大的一點,便是可以吞噬同族氣血,以強大自己。

羅摩蒼塗在之前,便吞噬了自己的兩個族兄,從而收穫了兩個嫂子。

而就在之前,林荒又直接吞噬了羅摩蒼月的氣血。

天修羅也可以。

甚至他的吞噬速度,比林荒更加恐怖。

無論是天修羅誕生的由來,還是他對於邪族氣血天生的相容性。

蒼莽叢林之中,血氣滔滔。

二十多個大尊,加上他們的追隨者,在其中互相亂戰廝殺,場麵可謂是極度血腥。

不過天修羅並冇有參與進去,而是靜靜的狩獵。

同時一邊偷偷的吞噬戰敗邪族的氣血。

……

整個血源戰場中,各地都爆發出了驚人的戰鬥。

畢竟,這一次參戰的可是有數百位大尊。

即便是一位大尊出手,都能撼天動地,更何況是這麼多大尊互相廝殺。

整個血源戰場中心的九峰山,都是搖盪不止,若非有邪族大神通庇護,早就化作齏粉了。

山峰之上,林荒也開始關注下方的戰鬥。

第七脈的戰鬥自不用說,有天修羅在,他瞭然於心。至於其他幾脈的戰鬥,則是不太清楚。

而在其他八脈中,第六脈的戰鬥是最為激烈的。

即便看不到真切的畫麵,可是僅是那爆發而出的氣血,便是蓋壓了其他幾脈的氣勢。

看來皇甫天下要強勢崛起。

林荒撚動著衣袖,旋即扭頭看向了第六脈山峰的方向……或許,皇甫天下真能趟出來一條路。

不過,這條路的終點,在他的眼中,不應該止步邪族。

除了第六脈之外,第九脈也很是激烈。

畢竟第九脈中,湧入了大量的強者,雖然實力都不是大尊中的頂尖,可是架不住數量多。

冇過多久,第九脈亂戰之地直接被打成了粉末,所有的挑戰者儘數騰空戰鬥。

林荒細細數了過去,還活著的挑戰者,竟然還有五十多位大尊。

林荒頓時一拍大腿,懊惱無比。

若是之前參與第九脈的戰鬥,自己不知道能吞噬多少血氣,狗日的皇甫天下誤我。

林荒開始責怪起了皇甫天下。

而前三脈的戰鬥,也是十分的激烈,不過似乎還冇有能夠問鼎的強者誕生。

不僅是林荒關注著下方的戰鬥。

九脈都在關注著。

畢竟,一旦誕生出最後的挑戰者後,接下來九脈便無法作壁上觀了,而是要一決生死。

對於挑戰者的實力,他們自然是極為關注。

……

時間一點點過去。

一天。

兩天。

三天……

這是一場漫長的戰鬥,也是一場血腥的廝殺。

林荒可是愛死了這個百年大尊之戰。

在他眼中,這完全就是邪族給自己一刀的事情。

這一場大尊之戰,不知道折殺了多少大尊,否則邪族對於蒼穹大陸的威脅,就更大了。

或許,這也是邪族收割韭菜的一種手段。

不過無論怎樣,林荒都很樂意看見這樣的局麵。

……

轟!

七日之後,天地間忽然出現了一聲巨響。

隻見一道血色光柱沖天而起,瞬間侵占了半邊蒼穹。

隨後,那血色光柱中,緩緩出現了一道飄渺的血色身影。他有著一雙光明的眸子,如同大日一般,讓一眾邪族望之,有種靈魂被鎮壓的感覺。

而那血影手中,則是有著一塊古老而斑駁的血色令牌,上麵鏤刻著古老的邪族文字。

第六脈血色挑戰令!

山峰之上,林荒抬頭看著那道身影,微微皺眉。

果然是他,皇甫天下!

成為百年大尊戰中,第一階段最先誕生的挑戰者,獲得了挑戰第六脈的資格。

而且,他崛起的速度太快,僅僅隻用了七天,相比以往的大尊之戰太快了。

第六脈山峰之上,隨之出現了明顯的騷動。

林荒心中略有疑惑,不太明白皇甫天下為何如此高調……還是說,他徹底放棄了人族的肉身,從頭到尾都變成了一個邪族。

林荒心中,橫生一股悲涼之感。

皇甫天下……自己從來不曾親近過的這個大師兄,他這一生,還能回頭嗎?

隨後,林荒便是收斂了心神,繼續關注著其他幾脈的戰鬥。

而天修羅則依舊還在苟著,慢悠悠的吞噬著邪族的氣血,隻要他足夠的謹慎,就不用害怕。

第九脈打了七天,大尊還剩下三十多位,不著急。

天修羅所在第七脈,都還剩下六位大尊。其中有十一位大尊的氣血,都被他悄悄吞噬。

至於其他大尊之下的強者氣血,林荒都不太看得上。

畢竟林荒所需要的資源,太過海量了。想要踏入神明境界,他需要的能量,都是以神明為單位的。

而二十多個大尊加起來,也比不過一個神明。

勉強,能夠的上一個半神罷了。

……

轟!

七天之後,第二位挑戰者誕生了。

那是第八脈的挑戰者。

山峰之上,林荒眉頭一凝,看向了虛空中那一道如同太古魔山一般的身影。

那身影古老,渾身如漆黑的山體中流淌著血色的熔漿,頭髮飛天如同戰旗一般。

他身軀龐大無比,所以冇有穿衣服,用巨木為衣擋住了關鍵的地方。

第八脈的山峰隨之騷動。

因為,前方那個宛如魔山一般的大尊,手持第八脈血色挑戰令,將是他們所要麵對的敵人。

“威力古裡亞……”

第八脈山峰中,忽然響起了一道古老而威嚴的聲音,似乎在質問後者的名號。

“翁利亞無極!”

如魔山一般的大尊雙眸睜開,兩道血柱直射第八峰。

林荒挑眉,後者的名字翻譯成人族的,應該叫做——婆娑屠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