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

晨光初露,雄雞報曉。

七彩昂首挺胸地站在天庭的一座主殿屋簷上,雙翅微張,仰頸長鳴。

籠罩了大地整夜的黑暗正如潮水褪去,光明迅速取代了黑暗。

這一刻的七彩就像是號令日夜的三界霸主,彩色翎羽熠熠生輝,就連一雙雞眼裡也滿是傲嬌。

天庭後殿。

寢宮。

趙淮中在雞鳴的前一刹那睜開眼,從榻上坐起,露出上身精健的肌肉線條。

身畔是韓月和姬妘秀髮半掩,慵懶春睡的臉龐,還有一截粉藕似的小腿和秀足從繡工精緻的緞麵錦被下探出,晶瑩如玉。

劃重點,兩女是一左一右同臥於榻上。

趙淮中笑了笑,為自己樸實無華的天帝日常感到愉悅。

從床上起身,帝袍憑空飄來。

穿戴整齊後,他從寢殿裡緩步走出。

殿外,劉琦彎腰恭候。

忽然有一張俏臉從趙淮中身畔的虛空探出,千嬌百媚,如玉生煙。

“陛下昨晚過得好嗎?”

探出來的臉是狐狸精,桃花眼微彎,勾人心神,說話的聲音是神念傳聲式的悄悄話。

隨著聲音,一身湖綠曳地裙的狐狸精步履款款的憑空走出。

長裙恰到好處的承托出身段的起伏,步若春水,長腿細腰,大燈撲棱撲棱。

“昨晚……你指上半夜還是下半夜?”

趙淮中步履從容的往前走。

狐狸精吃吃笑道:“當然是前半夜。”

前半夜趙淮中是在狐狸精的寢殿過的,後半夜才轉戰韓月和姬妘所在的長樂宮。

“前半夜…不如後半夜。”

趙淮中一本正經:“前半夜太累,朕的妃嬪,數你和妖後癮大,也就是朕,換個人都不一定能活過兩集。”

狐狸精有些忍俊不禁,探手挽著趙淮中胳膊,換了個話題:“陛下真要行開天辟地之事,獨開一界?”

此時已是廣元仙會召開的第九天,臨近尾聲。

仙會的壓軸大事便是趙淮中準備開辟一方世界,當眾傳道。

群仙不遠萬裡過來,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要來親眼旁觀趙淮中開辟天地,衍生萬物。

觀悟他這一級數的存在開天辟地,對修行有著難以估量的好處。

朝陽初生。

星宿大殿內群仙彙聚,不少仙魔臉上都透著滿滿的期待。

“陛下要開辟天地,不知會用什麼方式?”

“不論什麼方式,皆是萬古難遇之事!”

“陛下是唯一超脫不朽的存在,這等層次開辟天地,還從冇有過先例,我等何幸……”

大殿內,眾仙議論紛紛,情緒亢奮。

“陛下……”

“陛下來了……”

眾仙魔正在談論,趙淮中步履沉穩的走入大殿。

群仙當即起身參拜,神色恭謙道:

“吾等恭迎陛下萬壽千秋,獨尊三界,永享皇權!”

趙淮中從容登上王座,心下卻是暗忖:朕手裡的權力已達極致,被萬眾所擁……當時時自省,方能穩守本心。…

“眾卿平身。”

環視群仙,又道:“仙會已開數日,朕曾許諾開辟一方世界,供眾仙觀閱,既能對你們的修行有所幫助,也可遞增三界之力。”

眾仙齊聲稱善,眼神明亮。

趙淮中伸手虛招,坐在殿內的女神仙,妖後,狐狸精等妃嬪率先來到他身畔。

眾仙旋即感覺到眼前明暗變化,所有人竟同時離開星宿大殿,被挪移到了深暗的虛空中。

有仙魔釋放神念探查,才恍然發現隻是一瞬間的變化,他們已然來到了三界外的遼闊虛空,周邊深暗無垠,視線後方是龐大如巨卵的三界,外圍有混沌氣機蒸騰,厚重無邊如海洋。

趙淮中氣定神閒的站在群仙前方:

“朕將集聚天地萬物的規則,以其為胎,而後構築地火水風,金木雷電,演生五行和時空,一步步完善蘊育出一方世界……”

隨著聲音,他單手平托,掌心有來自四麵八方的一股氣機,蜂擁彙聚。

此一刻,趙淮中的手心,就像是寰宇的中央,萬物塌陷,構建成了一種核心力量,對應著一切的源頭,玄之又玄。

他口中道音潺潺,似在闡述天地間的無數奧秘,分彆送入群仙耳畔。

奇妙處在於,他的聲音落入不同境界的仙魔耳內,內容完全不同。

在場仙魔數千,造化以上也有近百,卻冇有任何兩個人聽到的聲音相同。

那團從時空中彙聚而來的氣機,在趙淮中手裡迅速濃鬱,麵積也在不斷擴張。

群仙皆被道力牽引,將心神沉溺在旁觀的過程中。

在不朽者眼裡,正有無數規則從無到有,慢慢澆築形成了一個輪廓,周邊有混沌瀰漫生成,鼓脹如道胎,又如海潮起伏律動。

轉眼間,那氣機愈發磅礴,變得幾有千裡之巨,體量還在快速增長。

“那混沌裡好像有個人形,是被陛下以道力澆築出來的……”

“非也,不是人形,那是一切事物的起源,是一縷浩古之氣,‘它’的初始形態不是固定的,每個人感悟到的都不相同,在你看來是個人形,我看卻是無數符號規則衍生的本質。”

有仙魔和身畔修行更高深者探討眼前所見,試圖瞭解趙淮中演化過程中更多的奧秘。

時間流逝,那氣機湧動擴散,趙淮中自身卻消失了,身畔的狐狸精,妖後,女神仙等妃嬪也都被氣機覆蓋,蹤跡全無。

從旁觀的角度看,氣機如混沌,而混沌如一座大湖,中央位置產生出一股非常可怕的‘動能’,正推動著周邊的混沌道流,洶湧擴散,捲入一切有形無形的物質,壯大自身。

虛空中,唯獨趙淮中闡述的道音好似洪鐘大呂,轟然湧入所有仙魔的意識,夾雜著無數訊息。

轟隆隆!

“那混沌深處居然生出了雷電。”

“此為開天辟地的第一道真雷,是為混沌叱雷,是一切雷霆的初始。能破萬物,任何事物在其劈擊下都將灰飛煙滅,不複存在。”…

混沌深處,雷電的秩序呈幽紫色,恣意交錯,每一道雷霆都攜帶著萬千符號。

無數氣機,規則,時空中流淌的力量,都在被雷霆粉碎,消融。

很快,趙淮中演化的所有東西都被雷霆破滅,包括混沌本身,毀滅和虛無成為主旋律。

“陛下的演化過程失敗了?”

有仙魔大駭道:

“我曾見過其他不朽演化世界,都是先聚五行,從完善的起源世界攝取水火,融合自身道力,穩固時間和空間,逐漸完善,生成相對完整的世界……”

“他們開辟世界的過程和陛下從虛無中化生一切完全不同。”

“陛下以道力推動的變化全都被雷劫給毀了,這很像是道力反噬,萬物成空,已經失控。”

時間愈久,群仙愈是駭然,此時連趙淮中傳遞的道音也消失了,隻剩雷暴密集,覆蓋虛空。

“超越不朽的存在,演化世界的過程,似乎藏著我們所不知的風險。”

“……”

雷暴深處,出現了一個虛空龜裂後形成的黑洞。

那黑洞在距離群仙千裡外浮現,快速塌陷,席捲萬物。

“不好,這股力量若真的超出了陛下控製,怕是會捲入一切,讓萬物歸虛,吾等該如何應對?”

有不朽者神色悚然,呆看著龜裂的時空和擴張的黑暗。

其正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坍塌,如同冰麵破碎,所經處一切都被吞噬,湮滅。

那黑暗裡的波動,即便是不朽一旦被近身,後果也將不堪設想。

就在念頭變化間,黑暗已經逼近眾仙魔。

有仙魔迅速決斷道:“快走!我們先離開三界,三界的體係完善,生機浩蕩,會吸引牽製這股混沌真雷破滅虛空造成的吞噬力量……”

形勢突變,大難臨頭!

“陛下呢,陛下哪去了?”

“陛下首當其衝,怕是已經被這股開天辟地彙聚的道力捲入……”

說話的仙魔聲音未落,忽然看見另一側的五莊道主鎮元子嘴角微挑,站得從容不迫,視線移動,還能看見天庭麾下眾將,臣屬,乃至一些仙魔皆是半點不亂。

這名仙魔心頭微動,忐忑問道:“道主好像並不擔憂?”

鎮元子冷笑道:“以你等修行,居然敢妄議陛下的成敗。”

“當年陛下與鈞空交手,過程中形成的破壞力,何止開天辟地?!如今陛下之力遠超當年,眼前混沌叱雷形成的波動雖可怖,但吾可篤定此般變化當在陛下掌控之中。

爾等心智不穩,怕是修行到最後,難免成空!”

“依道主之意,吾等所見變化是陛下開辟天地蓄意推動的手段?”

“自然,爾等生出畏懼,不過是因為陛下釋放的波動超出了你們的認知,不解故而生畏。”

五莊道主輕哂:“豈不知陛下所行纔是真正的開天辟地,其中玄機是在追溯萬物之初……”

轟隆隆!

五莊道主話音未落,那黑暗的虛無中驀然發生了新的變化。

Ps:這幾天忙的腳打後腦勺,準備新書,還有其他一些瑣事湊一塊了,所以番外時間更新有些不穩定……大家諸事愉快~感謝這段時間投票的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