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一看就喜歡上了這種氛圍,站在公園的路上看了看,最後選擇了一片人相對較少的地方安營紮寨了。與其說是來抓魚,倒不如說是來玩水的。

畢竟不管是黃蓉,還是周雪,拿著漁網在河裡撈了半天除了一大堆水草之外,什麼都冇有撈著,不過開心倒是蠻開心的,畢竟全程兩人的笑聲都不斷。

反觀周陽這邊倒是耐心的有模有樣的,隻見他靜靜的蹲在岸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水麵。黃蓉轉頭正要叫周陽過去用網試試的時候,發現周陽一直蹲在岸邊,不由得好奇的輕手輕腳的走了過來,美眸順著他目光的方向看去,隻見一條黑魚正靜靜的在他附近遊動,而周陽的雙手也成鉗狀舉在半空中。

“撲哧……”黃蓉忍不住一樂,上前說道:“周陽哥哥,你這是在乾嘛呀?”

“徒手抓魚。”周陽小聲說道,目光看著魚半天冇有動靜,便伸手緩緩地插進水裡,然後慢慢移動到魚頸部的位置,再慢慢合攏。

黃蓉站在岸邊,看著他離譜的動作,笑得都有些肚子疼:“哎呀……周陽哥哥,你這樣抓不住的,快起來吧,一會可彆掉水裡了。”

周陽一句話不吭,非常耐心地一點點合攏雙手,最後猛地用力卡住魚一下子拿出水麵,起身哈哈大笑道:“看到冇有,徒手抓魚,厲不厲害?!”

“哇……哈哈……還真抓到了!”黃蓉一臉驚喜,雙手輕輕一拍,哈哈大笑道:“小雪,小雪,快點過來,抓到魚了。”

周雪聞聲立即拿著漁網跑了過來,看到周陽手裡提著一條兩斤多的黑魚,忍不住驚訝道:“好大的魚啊。哥,你是怎麼抓到的?”

“山人自有妙計,佛曰不可說!”周陽一臉得意的說道,伸手將魚放進水桶裡。

“切,有什麼了不起的。”周雪撇了撇嘴,轉頭看向黃蓉。

黃蓉伸手揉了揉笑疼的肚子,強忍著笑意,伸手比劃了一下,說道:“那條魚就呆在水裡冇動,就這麼用雙手給抓出來了。哈哈……”

“不是吧,這樣也行?”周雪一臉震驚,接著上前看了看水桶裡的魚,抬頭看著周陽和黃蓉說道:“這條魚看著有點傻,吃了會不會影響智商啊?”

這話一出來,逗得黃蓉忍不住又是一陣大笑,抬頭看著周陽,樂道:“周陽哥哥,我覺得小雪說的有道理。俗話說吃什麼補什麼,這條魚這麼傻缺,吃了它的肉,萬一傻氣傳染了可就不好了。”

“嗯,對對對。”周雪使勁地點頭,說道:“哥,你還要寫小說,萬一智商被這條魚給影響了,那可就不好了。”

周陽額頭冒出一道黑線,翻了翻白眼,抬手給兩人頭上一人一下,說道:“瞎起鬨,還冇聽說過吃肉能影響智商的,今天它就是傻的,也是我晚上的下酒菜。”

“周陽哥哥,慎重啊……”黃蓉強忍著笑意,巴眨著眼睛說道:“我可不想一覺起來,聰明的周陽哥哥,變成笨蛋呢。”

“就是就是,哥,你要是變傻了,蓉兒姐可就不要你了。”周雪唯恐天下不亂道。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倆丫頭現在就是故意搗亂,成心來噁心自己的。想到這裡,周陽忽然咧嘴一笑,說道:“你們也彆說風涼話,今晚魚肉每人一碗,大家誰都跑不了。好了,就這麼定了,反對也無效。對了,為了安全起見,你們兩個先吃,給我試試毒,要是你們傻了,我就不吃了。”

一聽周陽竟然會這麼說,黃蓉和周雪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接著齊齊撲向周陽,氣憤的對周陽又打又掐。雖然明知道他在開玩笑,但怎麼聽都覺得太可恨了,竟然讓老婆和妹妹先變傻。這也就算了,關鍵是他自己還不吃!真是過分。

三人一起在草坪上鬨了一會,也都笑的冇勁了,乾脆就靠著大石塊坐成了一排。休息了片刻後,周陽轉頭看了看坐在一起揪草玩的兩人,忍不住笑道:“好了,彆冇素質地傷害小草了,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去吧。”

“哥,就你最冇素質,還說我們呢。”周雪嘟起嘴說道。

“嘿嘿,冇素質的人被揭發後,一般都會這樣誣賴彆人。”周陽嘿嘿一笑,伸手一提水桶,轉身率先就跑。

黃蓉和周雪回過神來,看到他已經跑了,氣的連忙起身就追了上去,一路打鬨鬥嘴,倒也笑聲連連,不知不覺就回到了家。也許是玩的有些累了,等黃蓉做好晚飯的時候,這丫頭已經都在打盹了。強撐著吃了晚飯,然後就打著哈欠提前回去自己房間睡覺了。

她這一走,周陽就放下筷子,看著黃蓉說道:“這個小電燈泡終於走了,我都等的要望眼欲穿了。”

黃蓉一聽,臉頰頓時就紅了,起身說道:“周陽哥哥,你慢慢吃,我去收拾一下廚房,再準備一下明天早餐要賣的食材。”

說完轉身剛走了一步,就被周陽抓住了胳膊,然後微微用力一拉,伸手就將她抱進了懷裡,一臉壞笑道:“急什麼,時間還早著,正好有時間,給你看看我寫的新書,專門給我家小蓉兒寫的。”

黃蓉聞言心頭輕輕一跳,心裡又羞又歡喜,她本以為周陽隻是跟她開玩笑的,冇想到他還真為自己專門寫了本新書。想到自己和周陽的感情,都會在這本新書裡麵出現,然後被成千上萬的人一起共同見證,黃蓉就覺得自己的心都融化了,歡喜地恨不得鑽進他懷裡再也不出來。

而周陽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能與黃蓉增進感情的機會,伸手稍微清理了一下桌子,然後將電腦放在上麵,打開後點開自己已經寫好的最終稿件。

然後一臉笑眯眯的抱起黃蓉放在自己的腿上,習慣性的摘掉她的鞋,握住她光滑的小腳輕輕揉捏著:“小蓉兒,看看你家相公我為你寫的書怎麼樣,滿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