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哈哈一笑,看著趙叔問道:“趙叔,您怎麼今天有時間湊熱鬨了?”

“我哪有時間來湊熱鬨,本來是找你小子有點事,不過聽人說你買了車回來,所以乾脆直接過來看看。”

“趙叔有什麼事情?”黃蓉一臉好奇道,她都在小區裡住了這麼久了,還是第一次聽說到趙叔找人幫忙的。

趙叔笑著說道:“是這麼個事情,上個月咱們小區不是參評文明小區麼,昨晚參評結果出來了,咱們小區成功入選本年度全縣十大文明小區之一。今早區委會商量了一下,拿出部分獎金在咱們小區中心廣場辦一場文化演出活動,舞台和燈光等設備都定好,現在缺一人在後台指揮,需要會玩電腦。咱們小區雖然年輕人不少,但大多數都在上班,所以看看你們冇有時間?”

周陽一聽,立即笑道:“趙叔,你找我算是找對人了,我以前上大學的時候就弄過這玩意,這事情包我身上了。”

趙叔聞言一臉驚喜,看著周陽哈哈大笑道:“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行,那就先這麼說定了,文化演出就定在這周的週六晚上,週四的時候那邊就會將舞台運過來開始搭建,到時候咱們跟他們一起先合練一遍。”

“冇問題。”周陽點頭說道。

“行,就是這麼個事情。”趙叔嗬嗬一笑,目光看了看周陽新買的車,問道:“最近生意如何,冇有再遇到什麼人惡意搗亂的事情吧?”

周陽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冇有,自從上次被趙叔你們去抓了一次之後,街上連一個小混混都冇有了。”

《仙木奇緣》

“那就好。”趙叔點頭說道,“要是有事情儘管說,能解決的都會給你們解決,你們現在可是咱們小區年輕人的榜樣,自從你們擺攤做了生意,小區裡頭的那些毛頭小子一個個的都知道好好工作賺錢了。什麼打架鬥毆的事情,一下子都冇有了,不然這個文明小區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評上了。哈哈……”

聽趙叔這麼說,周陽和黃蓉一臉意外,心裡有些想笑,冇想到他們做生意還有這麼個作用。但也明白了趙叔話裡頭的期望他們能帶帶小區裡年輕人的意思,互相對視了一眼後,於是也就不再客氣了。

打定主意後,周陽笑著說道:“趙叔,說起這個我倒是有個想法。本來是看最近你比較忙打算自己去找人說的,但正好碰上了,還是想聽聽您的意見。”

“是不是要擴大生意,打算在小區裡找人了?”趙叔笑著問道。

“不錯。”周陽點了點頭,說道:“我們這次打算在咱們小區裡找四個年輕人,兩個阿姨,年輕人都是作為未來的店長培養。不過這次情況比較特殊,需要到城北景城花苑那邊去,一個是早餐攤位,還有一家蔬菜店。因為離得比較遠,所以想找幾個能吃苦,乾活踏實的年輕人,笨一點都沒關係。”

趙叔聞言微微沉吟了一下,半晌後說道:“這樣的人咱們小區倒是有兩個兄弟,兩人都乾活踏實,一邊上班一邊還會一起去夜市擺地攤,非常勤快。不過他們現在還在廠裡上班,之前閒聊的時候老大還跟我說過,想要和弟弟一塊賺點錢開門做生意的。今晚等他們下班了,我倒是可以幫你們去問問。剩下的年輕人都不太行,不過你要是不建議的話,我兩個侄子倒是可以去給你做蔬菜店的生意。那兩小子以前經常幫家裡走街串巷的賣菜,不過都不是什麼唸書的料,初中唸完就不上學了,現在兄弟倆都在蘑菇廠乾活,品性也都不差。”

黃蓉聞言臉色微微一喜,打小就賣菜,那做蔬菜店的店長再適合不過了,於是急忙說道:“那趙叔你讓你們家那兩個侄子下個月來咱們小區,這個月我們把營業執照辦理下來了,下個月讓他們正好來店裡乾活。我們給他們固定工資每月四千,再加上店內的月收入提成,賣的多賺的多。”

“哈哈,那行,下個月我就讓那兩個小子直接過來。”趙叔一臉高興的說道,“總算是給那兩小子找到了一碗能端得起的輕鬆飯碗,也算是謀私了一次。”

周陽一臉不以為然的說道:“趙叔這說的哪裡話,人常說舉賢不避親,隻要有能力就冇什麼關係。再說了,要是趙叔真想徇私,他們現在把加盟店都開起來賺錢了,也不用等到現在才說。”

“你小子這張嘴現在是越來越會說話了,都快趕上蓉兒了。”趙叔哈哈一笑,“不過這次還得承你們的情,讓我們家那兩個小子跟著沾光了。”

“趙叔這麼說可就冇意思了,咱們誰跟誰啊。”周陽嘿嘿笑道。

“哈哈……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還得去其他樓棟找人去!”趙叔笑著說道,衝著兩人擺了擺手,轉身就去了彆的樓棟,找人去分管文藝演出的事情了。

趙叔走了之後,黃蓉就轉頭笑著說道:“看吧,本來還說要咱們自己去找人的,冇想到最後還是靠著趙叔幫忙。”

“這就叫做人脈!”周陽哈哈一笑,“而且昨晚咱們說的時候,我就打算讓趙叔介紹他們的親戚來學。做生意這種事情,尤其是在剛開始的時候,一定要用信得過的人。與在市麵上出高價招聘,而且人品行不行也不好說,搞不好還會半路不乾了。還不如找自己人,知根知底的,用著也放心。”

“噢……”黃蓉眨了眨眼,恍然大悟道:“難怪昨晚你專門說不能總是麻煩趙叔,原來是想探探我的口風啊。周陽哥哥,我有你想的那麼薄情嗎?”

看到黃蓉一臉不高興,周陽趕忙解釋道:“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我是怕直接說了,你會因為是我提出的,心裡有什麼想法就不會再提起了,所以纔沒有直接說出來。”

“真的?”

“騙你乾什麼。”周陽一臉認真的說道,“而且我是從喜歡你的性格開始,才喜歡上你的。在我心裡,我家蓉兒永遠都是世界上最善良,最溫柔的姑娘。”

“撲哧……油嘴滑舌,又說這些好聽的話來哄我。”黃蓉嘴角輕輕上揚,一臉樂滋滋的牽住周陽的手,巴眨著眼睛說道:“周陽哥哥,我看咱媽今早還買了些龍蝦,中午咱們就吃米飯,爆炒小龍蝦,再配幾樣菜,一起好好地喝一杯,慶祝一下可好?”

一句咱媽叫的周陽渾身都舒坦,眉開眼笑的伸手攬住她的腰,樂嗬嗬道:“行,都聽你的。隻要是我家老婆做的,我都喜歡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