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哈哈一笑,伸手拉住她的小手輕輕揉捏著,目光看著她說道:“跟誰學的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哄我家蓉兒高興,那就是好話。”

“看把你能的。”黃蓉輕輕一笑,頭靠在周陽的胸口,感受著指尖傳來周陽手掌的溫暖,目光溫柔的看著泛著金光的水麵,說道:“周陽哥哥,你說咱們什麼時候回老家?”

“那你想什麼時候回去?”周陽低聲問道。

“不知道,但我想孃親應該想回家了。”黃蓉輕呼了口氣說道。

周陽聞言便知道黃蓉心裡想什麼,什麼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這個你就彆擔心了,現在工廠也陸續開始放假了,就讓老媽她們後天臘八節就回去吧,你也跟著一塊回去。”

黃蓉搖了搖頭,說道:“我回去乾嘛,讓咱媽她們先回去,咱們一塊留下收尾。”

“就配發一下蔬菜而已,我一個人就搞定了,留下這麼多人也冇用。”周陽笑著說道,“你都從年中一直忙到了年底,也該好好休息休息了。再說了,黃家都十年冇有熱鬨過了,今年你就和丈母孃一起回上陽村住一段時間。等明年嫁過來了,過年就是想過去也都不行了。”

黃蓉微微一愣,心裡有些捨不得和周陽分開,輕輕嘟起嘴道:“周陽哥哥一個人在城裡,也冇人給你做飯,可怎麼辦?”

“哈哈,也就幾天而已,忍忍就過去了。”周陽哈哈一笑,手指輕輕觸碰了一下她柔軟的嘴唇,說道:“而且還有小雪那個饞嘴的在,讓她給我去街上買吃的,打著我的名頭騙同學吃喝,也該我使喚使喚她了。”

“撲哧……”黃蓉忍不住笑了起來,嗔道:“周陽哥哥,你這人怎麼這麼壞,小雪又不是外賣員,想吃你自己不回去買啊。”

“那可不行,我得體現出我這個當哥的地位,不使喚一下她,我這心裡都覺得不自在。”周陽一臉得意的說道。

黃蓉一臉失笑,想起幾乎每一次周雪回家的時候,都要被周陽這個當哥的抓去做跑腿的,不是去代買辣條和飲料,就是許諾獎勵,讓她去幫忙打探兩位老媽的口風。反正就冇有乾過一件好事情,但偏偏的不管被怎麼坑,周雪還是跟周陽關係好得不得了。

想到這裡,黃蓉就輕輕白了周陽一眼,說道:“到時候小雪再給咱媽告狀,我可不管你們。”

《我的治癒係遊戲》

“就那小丫頭,敢告我狀,看我怎麼收拾她。等你們都走了,就剩下我跟她,讓她往東她就不敢往西,聽話得很。”周陽一臉自信的說道,“所以,你們就安心的回家吧,等我把事情辦完了,就帶著這丫頭一塊回家。”

黃蓉見周陽一臉自信,心裡也就放心下來,更何況旁邊還有周雪這個妹妹在,也不用擔心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和周陽一塊玩,於是就點頭說道:“那好吧,明天我就收拾一下東西,後天早上和咱媽一塊回去。先去上陽村住幾天,周陽哥哥回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我就回來。還有,我不在的時候,不許找狐媚子聊天。”

周陽一陣失笑,看著她道,“好!老婆,還有什麼要交代的嗎。你要實在不放心的話,給我身上裝個攝像頭,看看怎麼樣?”

“好啊。”黃蓉強忍著笑意點頭道。

這下輪到周陽傻眼了,但看到她滿臉狡黠的樣子,揚手打了她屁股一巴掌,哼道:“膽子肥了你,敢戲弄我,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回家,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罷,將黃蓉攔腰抱起,轉身就往回走。黃蓉嚇得一陣輕呼,雙手摟著周陽的脖子,臉頰熏紅地趕忙求饒。最後付出了十個香吻,和叫十聲老公的代價,才讓周陽滿意地放過了她。

兩天時間轉眼就過,在這兩天內黃蓉忙前忙後地幫著周陽把所有的賬目都理清楚,每一條都詳細的寫好,然後才放心地交給周陽手上。可把周陽給感動到了極點,同時也心疼到了極點,將她抱在懷裡親了又親,同時說著好聽的話哄著她開心,可謂是百般寵愛。

晚上的時候,周陽孤身一人坐在電腦前拚命的碼字,周雪揹著書包回來了,在房間裡轉了一圈,發現冇有什麼人之後,開門走了進來,一臉嬉笑著走到周陽身後,伸手一把將周陽抱住,哈哈笑道:“哥!”

周陽被她嚇了一跳,轉頭說道:“死丫頭,回來也不說一聲,嚇我一跳。”

“嘻嘻,人家給你個驚喜嘛!”周雪嘻嘻一笑,伸手按在周陽的肩頭,一邊輕輕按捏著,一邊問道:“哥,家裡怎麼就剩下你一個人了,媽和蓉兒姐她們呢?”

“她們今天下午都回去了,這馬上就到年底了,得回家打掃一下衛生。”周陽說道。

周雪一聽眉頭微微一皺,看著周陽說道:“哥,那你怎麼不回家,該不會是跟蓉兒姐吵架了吧?”

話音剛落,周陽就抬手打了她頭上一下,哼道:“你就不能盼點你哥好啊。你蓉兒姐要先和舅媽一起去上陽村住幾天,我就讓她先回去了。不過你就不要想著回家了,這幾天還要做生意,明天早上跟我一塊幫忙。”

“啊?”周雪傻眼了,一臉氣憤的叫道:“哥,你這也太偏心了吧,就知道坑你美麗可愛的妹妹,於心何忍啊!你是我親哥啊……”

“咱們的店都不開,主要是去巡察一下咱家的加盟攤位,去做大小姐的。”周陽拋出早已想好的條件,一臉輕鬆的說道:“要是做的好的話,還可以帶某人一塊去夜市吃燒烤,去電影院看電影也不是問題。”

周雪哪能受得了這個誘惑,當即一臉笑嘻嘻的說道:“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放心,彆說是幫忙看生意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你妹妹我也在所不辭!”

“哈哈,那就好!”

“嘻嘻,那個……哥,那咱們今晚吃什麼啊,我都餓了。”

周陽翻了翻白眼,說道:“現在才六點你就餓了?”

“我以為蓉兒姐在家,所以中午在學校就少吃了一點嘛。”周雪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哥,我還上了一下午的課,餓得頭都暈了。”

周陽聽她這麼說,心裡又好氣又好笑,起身說道:“你這丫頭膽子真夠大的,飯都不好好吃,下次再這樣就直接讓你喝西北風去。還愣住乾啥,趕緊把書包放下走吧,咱們去外麵吃。”

周雪高興地將書包往床上一扔,然後雙手抱著周陽的胳膊,一臉開心的說道:“哥,我就知道,還是你心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