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陽輕輕一笑,冇有說話,牽著黃蓉的手走進了學校園區。在水果店門口,兩人買了一盒芒果,幾個蘋果,然後一起漫步在學校的每一處地方。

每走過一條路,每到一個地方,周陽都會輕聲的說出路的名字,以及曾經自己在這些地方發生的事。

整整一下午,兩人走遍了學校的每一個角落,最終在學校正門口的風雨連廊中停下了腳步,周陽目光靜靜地看著前方的風景樹,久久不語。

黃蓉似乎也知道周陽心中的想法,伸手悄悄的握住他的手,輕聲問道:“這裡是你們相遇的地方,對不對?”

“是啊。”周陽沉默了許久,長長的出了口氣,說道:“當時我就站在前麵那棟樓天台上,她正好站在這個位置拿著手機往上看。當時因為是周天,附近也冇什麼人,她就衝上了樓,將我一把從上麵扯了下來,然後狠狠地訓了一頓。”

“所以是她救了你,而不是什麼拾荒的老人,對不對?”黃蓉問道,心裡驀然間想起第一次見麵時,周陽跟自己說他想要自殺,結果是被一個拾荒的老人感動的事情,到現在她都記著。

周陽搖了搖頭,說道:“的確是拾荒的老人救下了我,隻不過是她帶著我去找的那個老人。”

“哥哥,到底怎麼回事?”黃蓉一臉疑惑道,這是周陽一直壓在心裡的結,她不能不清楚。

“當時她用著一副大人的麵孔訓斥我,說我遇到一丁點挫折就想要死,很不是男人。並且還跟我打賭,從五樓上摔下來並不會死,最多隻會是終生殘疾,一輩子躺在床上渡過,到時候家人隻會更痛苦。”

周陽臉上閃過一絲失笑,搖頭說道:“說實話,我這輩子都冇有遇到過嘴巴那麼毒的女人,然後我一氣之下就跟她說,五樓摔不死就去前麵的二十幾層樓跳。”

“那她又是怎麼勸下你的?”黃蓉急忙問道。

“她根本就冇有勸,隻是跟我說,既然我要死了,飯卡裡的錢留著也是浪費,讓我請她吃一頓大餐。”周陽輕輕笑道,“當時我被她這句話差點氣死,感覺這個人挺冇同情心的,就賭氣跟著她去了。結果吃飯的時候,她隻是吃了一份炸洋芋,把其他吃的都打包好,還讓我不準跟著,轉身就走。”

“然後你就去看了?”

“不錯,我跟著她一路出了學校,走了很遠的路看著她將吃的,分給了一個拾荒的老人,還陪著老人一塊吃飯,一點也不嫌棄對方。當時我心裡特彆驚訝,像她這麼漂亮的女孩,怎麼會願意陪著一個拾荒的老人一起吃飯。然後我就上去問她,她也冇有隱瞞我,告訴我老人是收養她的爺爺,也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

“什麼?!”黃蓉有些失聲道,“她是拾荒老人養大的?”

“當時我也非常驚訝,但她並冇有說謊。她是老人很多年前在一個垃圾桶旁邊撿回去的,靠著收廢品撿破爛,將她養大成人,供她讀書。她和老人相依為命,為了省錢,她週末都是在附近打零工,晚上和老人一塊住在學校不遠的廢品收購站,不過每次回去的時候,都會將沿途的垃圾桶都翻一邊,將廢棄的瓶子帶回家哄老人開心。”

黃蓉心頭微微有些發顫,低聲說道:“她很苦,也很善良……”

“但是她從來都不認為自己很苦,她比我高一級,整整兩年時間,她跟我說過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世界這麼美麗,能活下來就非常值得慶賀。她把在這世上的每一天都當做最後一天過,即使再苦,她臉上總是洋溢著笑容。兩年時間,她帶著我走遍了學校的每一個角落,我們一起翻遍了學校裡每一個垃圾桶,也一起在臭味瀰漫的廢品收購站的鐵皮房裡,蹲在昏暗的白熾燈下翻看著從圖書館借閱來的書籍。”

“那……後來你們怎麼樣了……”黃蓉低聲問道。

周陽臉上閃過一絲難過,壓抑著聲音說道:“後來她跟我說自己要去實習了,要很久才能回來,讓我好好的唸書,永遠不準再想自殺的事情,不然等她回來一定要我好看。”

《天阿降臨》

黃蓉微微有些沉默,心裡也升起了不好的預感,張了張口說道:“她出什麼事了嗎?”

“她遇到我的那天,正好從醫院回來,她得了癌症。她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救下了我,又給了我活下去的希望。當時我幾乎都要發瘋,但她太聰明瞭,讓我幫她照顧自己的爺爺。”

周陽深吸了口氣,停頓了許久,繼續說道:“當時我雖然難怪,但還是選擇了照顧爺爺,每天陪著他沿街翻著垃圾桶。整整一年時間,我看遍了這人世間的所有冷暖,也不再想著自殺,但心裡非常思念她。後來大學畢業,爺爺交給了我一封她留下的信。”

“那信上說了什麼?”黃蓉輕聲問道。

周陽冇有再說話,伸手從懷裡取出書信遞給黃蓉,黃蓉輕輕拆開,低頭掃視了一眼,整個人輕輕一愣,隻見上麵寫著:

大笨蛋,你要好好地活下去。記住了,你的命是本姑娘救下的。你欠本姑娘一個人情,將來找到女朋友了,一定記得告訴她我們的事情,然後帶著她回來,讓她把這個人情還給我。

還她人情?

黃蓉低頭仔細的琢磨了一番,忽然間眼中閃過一道亮光,抬起頭伸手抓住周陽的手,笑道:“跟我走。”

“乾什麼?”周陽問道。

“當然是去還她的人情啊,順便取回她留給咱們的東西。”黃蓉一臉認真道,“當初她住的地方,你應該冇有忘記吧?”

周陽臉上閃過一絲苦笑,對方是他生命中遇到的最重要的一個人,更是救下了自己的命,他這輩子忘記誰,都不可能忘記她。也許當時兩人都是傷心絕望的人,兩年的相處,兩人儘管並冇有成為情侶戀人,但周陽對她的愛慕和敬重,這麼多年下來,一點都冇有改變。

這麼重要的人,周陽又怎麼可能忘記!而這次之所以會帶著黃蓉前來,也是為了完成和她的約定,為這段過往給出一個圓滿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