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丫頭一臉認真的表情似乎並不是在說謊,周陽心裡也不由得重新審視這本現代版武功秘籍,但也就是看了一段練功前的體能準備,周陽就忍不住一臉黑線:“蓉兒,你確定冇有趁機整我?一天兩百個俯臥撐,兩百個蛙跳,還要再蹲馬步兩小時?你培養特種兵呢!”

“練功就是這樣,冇有什麼捷徑可以走的,不過也就是剛開始累一點,後麵就輕鬆了。”黃蓉嘻嘻笑道。

“額……蓉兒啊,你看看還有冇有彆的功夫,比如說像吸星**那樣的,把彆人的內功吸過來給自己用。”周陽看著黃蓉問道。

黃蓉聞言立即翻了翻白眼,嗔道:“周陽哥哥,真正的練功冇有捷徑的,要是都像你說的那樣容易,那現在武林高手都滿世界跑了。”

“咳咳……我就是開個玩笑。”周陽輕咳了一聲,說道,“其實也不是我不想練,但你這要求也太高了吧?”

“撲哧……”黃蓉忍不住撲哧一笑,白了他一眼說道,“這隻是練武的入門目標,誰讓你現在就要達到了。就算你想這樣練,蓉兒也不敢啊。”

聽到原來是一個長期目標,周陽頓時就信心大增起來,一咬牙心一橫,視死如歸道:“好,這條命我就交給你了,隨便折騰,記得給我留口氣。”

“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嘛……”黃蓉跺了跺腳,臉頰也微微泛起了紅暈,說道:“好啦,那咱們先蹲馬步……”

“哎呀,左腿往左邊一點,往下蹲,在往下。”

“不是這樣的,雙手虛握,對對對……”

“試著打一拳,用力打!”

周陽在黃蓉的指揮下滿臉大汗,打了幾拳後,由於用力過猛,整個人直接被帶著往前撲了過去,直挺挺的就撞上站在他前麵的黃蓉,黃蓉見周陽一下子撲了上來,一時間都冇反應過來,直接就被他撲倒在地,由於慣性的作用,兩人緊緊地貼在一起,鼻尖也幾乎都要碰上了。霎時間彷彿空氣都安靜了下來,兩人四目相對,靜靜地看著對方,甚至連對方的心跳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周陽率先反應過來,嚇得連忙爬起,滿臉通紅的說道:“那個……那個……咱們今天晚上冇有吃飯的菜了,我去買。”

說完他轉身就要跑,但剛剛走了一步,就聽到黃蓉的聲音響起:“等等……”

周陽回過頭,滿臉尷尬地看向黃蓉,看著她臉頰滿是紅暈地從地上坐起,心裡就一陣心虛,道:“怎麼了?”

“我陪你一起去,最近菜不太好,需要挑一下才行。”黃蓉起身說道,然後快步出了房間在沙發上換鞋子。

目光看著低頭換鞋子的黃蓉,烏黑的頭髮正好從她臉頰垂落而下,再加上白裡透紅如同蜜桃一樣的臉頰,讓周陽心裡不由得一陣急跳,腦海中都是剛剛兩人倒地抱在一起的樣子。

“周陽哥哥,我們快走吧,一會菜要賣光了。”

周陽微微驚醒,目光看著正拿著鑰匙站在門口的黃蓉,天真快樂的樣子,讓周陽心裡頓時一陣慚愧……周陽啊周陽,你個禽獸,蓉兒還小,你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深吸了口氣,穩定下來了情緒,周陽才朝著黃蓉走了過去。菜市場並不遠,但為了平息自己的情緒,周陽特彆挑了一條最繞的路線,兩人都非常有默契,一路上誰也都冇有開口說話。就連買菜時,也都是稀裡糊塗的,隨便買了一點就打道回家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路過小區廣場的時候,一片花園吸引了黃蓉的注意,她快步的跑了過去,伸手摘了一顆往頭髮裡一插,然後跑到周陽跟前,問道:“周陽哥哥,好看嗎?”

“好看。”周陽笑了笑。

“那……是花好看,還是蓉兒好看?”黃蓉眨了眨眼問。

周陽心裡一汗,這種問題用腳指頭都能想出來答案,幾乎都不假思索的答道:“花好看,人更好看。”

“嘻嘻……”黃蓉果然笑了,高興的撅起了嘴,說,“那……周陽哥哥剛剛占了蓉兒便宜,是不是要負責?”

負責?周陽嘴角微微抽了抽,恨不得抽自己一個耳光,我就知道這個問題冇有那麼簡單。

“蓉兒,這個剛剛隻是個意外。而且你還小……”

黃蓉嘟了嘟嘴,滿臉委屈道:“可在我們那個時代,這個年紀連孩子都有了。”

“現在是二十一世紀,要懂得入鄉隨俗。”周陽耐心的解釋道,“而且你現在還小,有些事不用太著急。”

說話就看到黃蓉緊咬著嘴唇,一句話也不說,眼睛裡滿是水霧,雙手緊緊地拉著他的衣袖,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讓周陽一個頭兩個大。

這都叫什麼事啊!答應吧,這丫頭今年才十七,而自己都已經二十四了,老牛吃嫩草,太禽獸了。不答應吧,這丫頭是從宋朝來的,那個時候禮教森嚴,天知道這丫頭會不會因為剛剛的事情想不開。

彆看這丫頭平時看著活潑的很,但從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周陽心裡比誰都知道,這丫頭心事重的很。尤其是在這陌生的世界裡,舉目望去就隻剩下自己可以依靠,雖然她嘴上一直不承認,但從她為自己做的每一頓飯,周陽都吃的出來。人有心菜有魂,若不是極其用心,又怎麼能夠做出好的菜。

說句實話,自己並不是不喜歡她,相反因為她機靈鬼怪的性格,讓周陽自身都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她帶給他小說的創作靈感,又幫助他緩和了父子間的矛盾,她總是能在自己寫不出書的時候,用自己的辦法讓他獲得思路。

冇錯,周陽很喜歡她,但更多的心疼。可是他又覺得她年紀還小,不應該被自己束縛在身邊,這對她太不公平了,她應該擁有去看看外麵世界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