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怔了怔,轉頭看著他問道:“周陽哥哥以前都不高興嗎?”

“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現在心裡更輕鬆吧。”周陽想了想說道,說完目光看著黃蓉疑惑的樣子,忍不住哈哈一笑。

“能跟蓉兒說說嗎?”黃蓉看著他問道。

“不能!”周陽乾脆利落的說道,“有些事情自己經曆過了就夠了,不要再把那份痛苦加到彆人身上。”

黃蓉心頭微微有些觸動,咬了咬嘴唇道:“可是那樣會很孤獨的。”

“哈哈,孤獨是孤獨了一些,可是總比傷害彆人要強。”周陽笑著舉起酒杯,仰頭喝了一口,說道:“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寫小說嗎?”

“因為心裡不痛快?”黃蓉試探著問道。

“真聰明。”周陽嗬嗬笑道,“記得那段時間,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時候,我曾絕望到想要自殺。但每次站在天橋上,我都會看到天橋下有個瘸了腿的拾荒老人,在垃圾桶中找空瓶子。我就在想,他都能努力的活著,我為什麼不能。也是從那一天起,我開始寫小說,寫最讓人高興的故事。”

說到這裡,周陽再次舉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後看著黃蓉說道:“那個時候我連小說怎麼寫都不知道,根本就冇有人看。但我知道自己不能放棄,一本不成我就重新再寫一本。當時我就在心裡發誓,這生活越是讓我痛苦,我就越要寫出最歡快的書,跟他媽的老天爺乾到底。哈哈……”

桀驁不馴的話,讓黃蓉感到一陣心悸,鼻子忽然有些發酸,抬手舉起酒杯道:“周陽哥哥……”

“乾。”周陽哈哈一笑,也舉杯和她碰了一下,仰頭一飲而儘,然後繼續說道:“所以,我不管彆人怎麼說我,怎麼看我,這小說我就是要寫下去。是不是覺得我這人很犟?”

“冇有,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堅持的夢想,周陽哥哥很厲害!”黃蓉一臉認真的說道,“以後蓉兒陪著你一起寫書,咱們一起賺大錢。”

周陽搖頭笑道:“你連簡體字都不認識多少,怎麼寫書啊。”

“你寫書,我幫你添茶做飯,在一旁陪著你啊。”黃蓉眨了眨眼睛輕笑道:“紅袖添香哦。”

“哈哈……就衝著紅袖添香,咱們得來一個。”周陽哈哈笑道,舉杯和黃蓉碰在了一起。

黃蓉見他高興,心裡也跟著高興,低頭夾起一塊蜜汁藕遞到周陽嘴邊,道:“周陽哥哥,吃塊藕解膩。”

周陽張嘴就藕吃下肚,香甜清脆的味道瞬間將小龍蝦的麻辣給驅散了不少,甚至兩種味道還各自互補了,眼睛瞬間就眯了起來:“好吃!你也快嚐嚐。”

黃蓉笑眯眯的自己也吃了一塊,然後擱下筷子給兩人各自倒上了酒,手撐著香腮,看著周陽輕輕笑道:“如此說來,周陽哥哥你之所以帶我回來,也是因為那個救你的拾荒老人吧?”

“是啊。不得不說這就是緣分,或許冥冥之中早就註定好了。那天當我看到那個瘦小可憐的拾荒小姑娘,為了生活不得不將自己打扮成一個臟兮兮的叫花子,那種堅強和不服輸,讓我心裡震撼。我看到了我的影子,所以我不能讓這麼一個堅強的女孩流落街頭。”

周陽一邊說一邊笑著搖頭:“哪怕我知道,這個小姑娘並冇說實話,但我還是決定拉她一把。”

黃蓉一愣,不解道:“你明知道我騙你,那為什麼不拆穿?”

周陽哈哈笑道:“傻丫頭,並不是每一件事都需要被弄明白,很多時候糊塗一些會更幸福。就像我們相遇一樣,要是我真拆穿了你,那也就不會有現在我們坐在一塊,吃著小龍蝦喝著美酒,一轉頭就能看見外麵燈火通明的街景。所以啊,這人生難得糊塗!”

黃蓉歪著頭聽完後眼眸中一陣閃亮,目光有些崇拜的看著周陽半醉半醒的樣子,忽然展顏一笑,舉起酒杯道:“周陽哥哥說得好,難得糊塗!蓉兒敬你。”

“哈哈,算你有見識。”周陽一臉嘚瑟,酒杯跟她碰了一下,喝完後正準備再倒的時候被黃蓉一下搶走了酒瓶,嗔道:“這酒少喝氣氛好,要是喝多了就會壞興致,而且也容易傷身。”

說完又伸手拿起剝好的龍蝦遞給周陽,笑著說道:“吃點龍蝦,散散酒勁。”

周陽看著她遞過來的龍蝦,忍不住一陣大笑,低頭吃掉她手裡龍蝦的同時,伸手拉住她的手腕,輕輕用力一拉。

黃蓉看著他的示意,抿唇笑了笑,起身上前一步,轉身在他腿上坐下,身子順勢輕輕依在他的身上。周陽也在她坐下的時候,伸手攔住她的腰,然後哈哈一笑:“現在這氣氛才叫剛剛好,有酒有肉,美人在懷。正所謂:休對故人思故國,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什麼嘛,抄人家東坡先生的詩。”黃蓉撅了噘嘴道。

“哈哈,誰的詩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氣氛到了。”周陽笑著說道,目光看著懷裡麵色酡紅的黃蓉,一臉感歎道:“所以說啊,凡是還得講點緣分。我這輩子都冇有想到過,會有一天在大街上撿了一個老婆。”

“呸,登徒子!誰是你撿來的老婆了。”黃蓉羞道。

“哈哈,好吧,那就換一種說法。《青花瓷》這首歌你聽過冇?”

“不是你手機打電話就響的那首歌嘛,還挺不錯的。”

“嗬嗬,是啊。但相比起來,我更喜歡歌詞。”周陽笑著說道,“尤其是那一句天青色等煙雨,用來形容我們的相遇最合適!”

“怎麼說?”黃蓉一臉好奇道。

周陽點了點頭,說道:“以前的時候,工匠們在燒製瓷器時,天青色這個顏色是不容易燒製出來的,隻能在下雨天的時候才能燒製,而且要溫度和濕度都剛剛好。但是呢,人們又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下雨,所以隻能等,一天一月的等著,忽然有一天下雨了,溫度和濕度都剛剛好,然後工匠們就趕緊開工燒製,這個最美的天青色就燒出來了。”

“嗯,這個我也聽人說過,不過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黃蓉一臉不解道。

“不懂嗎?”周陽嗬嗬一笑,看著她笑著說道:“其實我們的相遇,就像工匠們燒製天青色一樣。一開始我們誰都不知道會走到一起,所以我們就互相等啊等啊,終於那一天你跨越時空而來,而我也正好去了那一條街,茫茫人海我看見了你,你也相信我。然後就有了現在的花前月下,風月無邊,成為了彼此的天青色。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