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國中都城內,繁華的街道上行人,麵色凝重,來往匆匆。

這也難怪,陰沉的天氣,一副即將爆發的樣子。

跑的晚些,怕是要被淋個濕透。

可無情的老天爺,哪會理會世俗之人。

馬上,街道上叫罵聲一片。但喧鬨片刻後,就安靜了下來。有些人冒雨快跑,但更多來不及跑的,都各自躲到一旁的屋簷下,然後談論著什麼。

一座酒樓屋簷下,一個稚嫩的聲音傳來。

“又是一年雨季了,您考慮下吧,隻要能提供財物,我願意叫您一聲嶽父。”

同時,一隻微胖的小手。伸出屋簷,感受著雨水帶來的涼意。

“殿下,您才……十歲吧。這事……您真能……決定……嗎?”聲音中充滿了不信任。

身穿精緻華服的男孩,抽回窗外的手。

轉過身,笑著看向中年人。

“當然,隻要我就藩之時,就是我和您女兒完婚之時。在此之前,你也可以打著,我的名號去做事。”

男孩麵色清秀,兩眼有神。肉肉的臉蛋,透露出一絲貴氣。

到他這個年紀,大致能看出以後的模樣。偏女性化的輪廓,想來是那種深受女性喜歡的貴公子。

一身看上去簡單,實際彆有文章的服飾,表明瞭他尊貴的身份。

他問話的對象,是箇中年富商。

即便溝通對象是個十歲小兒,可這主動權並不在他這個年長者手中。

商人有些猶豫的看了看,身旁年幼的女兒。

女童還有些嬰兒肥,小臉蛋紅撲撲的,活像一個年娃娃。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男孩。

從底子來看,長成之後也是一個美人。

現在的她,並不清楚兩人的對話內容。更是不知,眼前的男孩,欲成為她日後的相公。

“小妹妹,挺可愛的。”

等待商人回覆的時候,男孩走到商人身旁,伸出手想捏捏女童可愛的臉蛋。

“爹爹。”女童叫喊著,躲開了男孩的魔爪。

對於女兒的慌亂,商人微微皺眉。不過,並未做出什麼其他反應。

“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啊。”男孩看到女童的慌亂,更想逗弄。

父親身後的女童,怯怯的露出一個腦袋。嘟起嘴,警惕的看著對方,一言不發。

男孩拿出一塊玉牌,對著女童搖晃了一下。

“彆怕呀,哥哥給你一個好玩的。”

儘管是雨天,玉石依舊散發著淡淡的光澤,所以吸引了女童的注意。

她好奇的看了看玉牌,然後轉頭看了一下,還在思考的父親。

最終,猶豫的走到男孩身旁。膽怯的從對方手中,拿過玉牌檢視起來。

“好漂亮的石頭,怎麼有個六字。”女童驚呼。

看來這個富商還挺喜歡女兒,這年紀就教對方識字了。

金色的綁繩,穿過方形玉牌一角。玉石質地潤澤通透,一看就是佳品。上方的雕刻更是精緻,一麵是象征皇室權力的龍紋,另一麵則是一個精緻的六字。

正在男孩準備向女童吹噓之時,商人注意到了女兒的驚呼。

當他看到對方手中的玉牌時,大驚失色。

連忙奪過玉牌,恭敬的遞還給男孩,滿懷歉意的說:“小女不知禮數,冒犯殿下請恕罪。”

男孩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拿回了玉牌。還對被嚇到女童笑了笑,讓對方不要怕。

隨後,再次轉向商人時,臉色一變,略帶不耐的說:“您考慮的怎麼樣了?我的時間很寶貴的。”

稚嫩的聲音在旁人聽來,冇有什麼感覺。但對商人來說,猶如催命符。

經過一番糾結之後,商人看向受驚的女兒,略帶不忍的閉上眼睛,下了決心。

“殿下,賤民願意將女兒,獻給您為妾。此後,也會為您貢獻浮財。以後,仰仗您的照拂了。”

說著商人提起長衫,準備下跪行大禮。

男孩連忙上前阻止對方。同時,麵露喜色的說:“同意了就好,不用行大禮。畢竟以後,我要叫您一聲嶽丈大人。”

之後,兩人還商討了,許多相關事宜,一切敲定之後。

商人的目光,從一開始的猶豫不相信,轉變為欽佩的眼神。

“殿下,真是眼光深遠啊。賤民真是五體投地啊。”

“以後,就彆賤民了,正常翁婿交流就行。我現在尚未成年,宮外的事,大多隻能讓你來。宮內的話,我還需要你給的財物,打點上下。不然,很多事情,會比較麻煩。”

男孩麵帶微笑,語氣不緊不慢。

“那老夫恭敬不如從命了。”商人識相的改了稱謂。

兩人賊眉鼠眼,狼狽為奸的樣子,全被女童看在眼裡。

雖然還不理解他們說的話,但她隱隱覺得這兩個傢夥,是在打自己的注意。

因為兩人交流的時候,時不時滿臉笑意的看她一眼。這讓她,感覺到自己被冒犯了。

壞傢夥,帶壞爹爹。女童憤憤的想著。

不懂隱藏的她,肉嘟嘟的小臉,鼓了起來。

該怎麼弄走這個壞傢夥呢?

女童想著怎麼對付男孩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到了半空中。

“小妹妹,以後你就要叫我相公了。”

男孩看著懷中的女童,笑了起來。

“放開我,你個壞傢夥。爹爹,救救我。”

被陌生男人抱在懷中,讓女童又羞又急,在對方懷中瘋狂掙紮。

對於女兒的呼救,商人也很頭疼,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在,見對方一直鬨騰,男孩也冇有逗弄的興味,將其放下了下來。

“好了好了,彆鬨了,放你下來。”

女童一落地,就跑到父親身後,兩眼淚汪汪的哭訴。

“爹爹,你怎麼不管管這無禮的傢夥。就任憑他,這麼欺負我。”

看到女兒委屈的樣子,商人麵露難色。如果是尋常人家,他這護犢的性格,早就動手了。

可這個男孩,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哪怕有意見也不能說什麼。

況且以後,對方還要娶自己的女兒。現在,這種不出格的行為,他冇有什麼好理由阻止。

輕輕安撫一下女童後,商人朝著男孩露出一個尷尬,且又不失禮貌的笑容。

這一行為,落在女童眼中,格外刺眼。

心想父親不為自己,討回公道就算了。現在,還這般討好對方。

想到這裡,生來寵溺的女童,眼眶一紅抽泣了起來。

看著自己未來的小妻子,哭泣的樣子。男孩臉上有點掛不住了。心想:自己真是手賤啊。

他開始搜查起身上,想著有什麼東西,可以哄一鬨對方。

女童哭聲愈演愈烈之際,男孩走到她麵前,拿出之前的玉牌,搖晃了幾下。

“是我不對好吧,這個東西送給你了,就當賠不是了。”

溫柔的聲音,讓女童暫時停止了哭泣。

可見到眼前的男孩,她因為抽泣不停顫抖的身軀,還是不受控製的後退了一些。

確認對方冇有不軌行為後,她看了看玉牌。

隨後,她又將目光看向自己的父親。看樣子,是在征詢對方的意見。顯然女童也知道這種玉牌價值,不敢擅作決定。

感受到女兒的目光,商人猶豫了一下。

“殿下,這是不是太貴重了?”

“都是一家人了,這有什麼。”

男孩不置可否,將玉牌塞到了女童手中。

收買是很有效的,哪怕是對一個女童。父親默認後,對方奪過男孩手中的玉牌,破涕為笑,把玩起來。

看對方心情好轉,男孩藉機拉近距離。

“我叫司馬亮,小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他這一靠近,女童警惕的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看手中的玉牌,猶豫了好久後,才略帶害羞的說:“唐寶兒。”

“寶兒,真可愛呢。長的也漂亮,長大以後一定是個好姑娘。”司馬亮臉不紅心不跳的恭維起來。

“登徒子。”唐寶兒羞紅了臉,躲到了父親的另一邊。

哈哈哈,司馬亮笑了起來。

商人尷尬的撓了撓頭皮,心想:這殿下也太早熟了吧,這才十歲吧,就學會了甜言蜜語。還當著自己這個嶽丈的麵,撩撥自己的女兒。

他想著怎麼解決尷尬局麵之時,一陣救命的敲門聲傳來。

“殿下,時間差不多了,該回去了。”陰柔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看了看窗外雨景,司馬亮皺了皺眉頭,然後無奈的歎了口氣。

“也該回去了,後麵的十年仰仗嶽丈大人了。我能出來的機會很少,大部分事情都會讓小順子幫我轉達。有事,你找他就行。”

說完這些,他司馬亮想捏一下女童的臉,但被對方機靈的躲過了。

“總有一天,我會捏到你的臉蛋。”他笑罵著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門外,一個麵容陰柔的英俊少年,拿著披風恭敬的站在門邊。

等司馬亮出來後,連忙為對方披上了披風。

係完披風帶子後,他小聲詢問:“殿下,談完了?”

“以後,他就是我的嶽丈了。”司馬亮小聲迴應。

少年點了點頭,不再多問。

將披風兜帽,蓋住男孩的臉後,他引領著對方走下樓。少年陰柔的容貌,加上身後嚴實裝扮的男孩。吸引了酒樓中,很多人的注意力。

不少人,對著兩人指指點點。

“可惜了,這麼俊朗的麵容,是個小太監。”

“太監?那他旁邊的是宮裡人?”

“那屋是老唐的包間吧?”

“看來他巴結到貴人了。”

“他要騰達了,就是不知道要付出什麼代價。”

“能脫離賤籍,多少代價我都願意。”

……

聽著這些人的話,少年麵露不悅,腳步也放緩了一些。

他倒不在乎對方談論自己,但涉及身後的主人,他就有些不能忍了。

“我不在意,趕緊回去吧。不然,被髮現了,你我都不好交代。”

司馬亮看出了他的心思,小聲提醒了一下他。

“是。”

得到提醒的少年清醒過來,加快了腳步。

嘩啦啦的雨點,落在紙傘上。

小小的紙傘,並不能擋下大雨。

說來也怪,他們一出酒樓,雨就變大了。

為了避免雨水,過多落主人身上,少年把傘都撐在對方身上,自己大半個身子,都暴露在雨中。

這種情況,讓司馬亮有些不忍,但他知道自己勸不了對方。隻得加快腳步,趕緊回宮中。

很快,兩人就停下了腳步。

巍峨的城牆,配合硃紅色的大門,加上一些身穿甲冑的衛兵,讓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

“小順子,六皇子宮的是吧。”

衛兵檢視著淋濕的檔案,覈對著少年的身份。

準備覈實司馬亮身份時,小順子將幾塊碎銀子,塞到到衛兵手中。

隨後,在對方耳邊悄悄說離幾句。

聽完話後,衛兵態度一轉,恭敬的說:“多有冒犯,請彆在意。請進。”

就這樣,兩人在對方笑臉相送之下,進入了深宮之內。

回到熟悉的廳堂,司馬亮脫掉了披風。

“小順子,你把濕衣脫了洗個熱水澡。隨後,就休息吧。這雨淋的,很容易生病的。後麵,就讓小瑤姐服侍我就好了。”語氣中有著一些擔憂。

“謝殿下,奴才實在是備受榮幸。”對於主人的關心,小順子跪倒在地連連感恩。

這種情況司馬亮見過很多次了,但他還是有些接受不了。心想:這天下,真是罪惡啊。還好我的身份是皇子,而不是普通人。

經過他的再三勸解,小順子才受寵若驚的離開廳堂。

對方走後,一位略帶幾分姿色的少女,走進廳堂。

“殿下,熱水我已經提前燒好了。要先沐浴嗎?還是先吃膳食?”少女恭敬的詢問。

“沐浴吧”

哪怕一路上,小順子極力擋雨,可雨水還是打濕了身體。現在司馬亮,渾身濕噠噠的,很不舒服。所以決定先洗個熱水澡。

少女接過吩咐,讓他暫時等待一下,自己下去準備。

說來也奇怪,不小的院落中,好像隻兩個人服侍司馬亮。

按他身份來說,有十七八個仆人,都不算多。看來出於某些原因,導致他在宮中,不是很受待見。

大概也是因為這樣,他纔會出去,為自己找個有錢的嶽丈大人,改善一下現狀。

等待的時間,司馬亮看著屋外逐漸變小的雨,心中多了一份期待。

“至少,現在有個有錢嶽丈。以後,用他的供奉,日子也該會好一些。”

八歲的麵容,老氣橫生的說著這些話,有些突兀。唯一能解釋的這樣的,就是稚嫩的皮囊內,有種一個不符合年齡的靈魂。

估計是一個人的關係,少女準備的時間有些久。這讓司馬亮的肚子,提出了抗議。

在他想著要不要,先去吃點什麼的時候。

少女氣喘籲籲的跑回了廳堂,滿帶歉意的行了一個大禮。

“殿下,對不起,讓您久等了。”

“冇事。”

對方的歉意,司馬亮倒不是很在意。他也知道,沐浴準備的熱水不少。眼前少女雙手都被燙得通紅,儼然已經儘力。

少女萬分感激後,他被帶到了木盆前。

“溫度可好?”

“差不多。”

少女聞言,暗暗鬆了口氣。

隨即,幫司馬亮脫起衣衫。

看他很默契的配合對方,看來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關於伺候沐浴,司馬亮先前也說過很多次,自己來就行。可每次這麼說,對方就擺出一副受打擊的樣子,他不讓對方傷心,他隻能迎合。

隻剩下最後一條褲子時,少女羞紅了臉,暫時離開了他

“舒服。”

將身體浸泡在溫水中的司馬亮,滿臉愉悅。

“泡澡的感覺真棒啊。”

閉上眼睛的他,享受著這一刻的寧靜。

冇過一會,他的耳邊傳來了腳步聲。

接下來的事情,儘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