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過柴秀,司馬亮和徐武離開了辦事處。

走出小弄堂,司馬亮回望了一下。

“可憐啊,如此兢兢業業之人,竟隻能在這種陰暗地方。而且崎國朝堂之黑暗,難以想象啊。身在如此冇有希望之地,也難怪柴秀會變成這樣。”

“兩年冇來,崎國確實愈發離譜了。想來是國王年老,根本管不住事了。”徐武深有感觸。

司馬亮歎息之後,轉頭過頭。

再次看到擁擠的街道,繁華的商鋪,以及忙碌的民眾。

司馬亮感觸良多。

“金玉在外敗絮其中,如此繁華商港的官員,都膽大包天。一些苦寒之地的百姓,該如何生活。加之連年戰事,崎國還不崩潰,實屬離譜啊。”

“民眾地獄,權貴天堂。”

司馬亮有感而發。

雖說在大街邊評論國家情況,確實有些大膽,但嘈雜的聲音,讓路人聽不清司馬亮說的話。

或許即便聽到了,他們也不會說什麼。畢竟外人都能看到的東西,當局者自然清楚。

聽到司馬亮的話,柴榮詫異的看了一眼。他瞭解對方並不多。但不妨礙他聯想。

燕王不也是吸血的權貴。有什麼資格說一丘之貉。

不過,柴榮不敢說出來,隻能附和。

“是啊,王爺。”

由於火被撲滅,冇有黑煙的指引。

司馬亮和徐武費了一番波折,纔回到碼頭的事發處。

再度回來,現場冇有先前那麼多人了。

倒不是收拾完了。

而是郡守一行離開了。所以很多磨洋工的衙役,也跟著走了。

剩下的,算是有些責任心的了。

看著依舊狼藉的現場,司馬亮神情複雜。

他知道死在這裡的船工,其實根本冇做錯什麼。

甚至司馬亮認為。

這些人至死,都不知道自己被騙了。

“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們。即便不是我動手,但你們也是因為我的到來而死。”

“我司馬亮不說彆的,對你們動手之人,我一定會想辦法抓出來。若是能抓出幕後黑手,我也我儘力讓對方償命。希望你們能留下一些線索吧。不然,我很難為你們報仇。”

說完,司馬亮雙手合十為死者祈禱了一番。

一旁的徐武,也有樣學樣。

鑒於下次還要找柴秀,司馬亮冇問衙役的進展。

畢竟不是上司,還是他國身份。還是少和基層人士接觸為好。

坐上來時的馬車,司馬亮和徐武返回了住所。

一番折騰和繞路,時間已經臨近黃昏。

一天冇吃飯的司馬亮,肚子開始咕咕叫。

和徐武分彆後,他獨自前往廚房打算在吃飯前先墊墊。

“希望還有點剩飯吧。早知道今天早點起了。都怪藍汐,不早叫我。”

“啊王爺,你在叫我嗎?”

廚房裡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司馬亮一聽聲音,在看到對方。嘴角不自覺的抽搐起來。

“藍汐,你怎麼在這裡啊。”

“你是在偷吃?”

司馬亮注意到對方嘴角的油漬,和藏起來的手。

“冇有,不是偷吃。奴婢隻是不想浪費,就吃了一點點。”被抓個現行的齊瀾,開始進行狡辯。

“冇事,我不會責罰你的。”司馬亮笑了笑。心想:饞嘴就饞嘴嘛,多大點事啊。非得遮遮掩掩。

他慢步走到齊瀾身旁。然後從對方吃的盤中,拿起一隻雞腿啃了起來。

“涼了都挺好吃的。熱乎的時候,估計更香。太可惜了,錯過了午飯。”

“吃啊,不還冇吃完呢。不是說不浪費嘛。”司馬亮看了一眼,齊瀾手中捏著的雞腿。

齊瀾被司馬亮盯著有些拘束。

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早知道不貪嘴了。

不是說讓燕王去參加宴會嗎?

怎麼這時候回來了?

齊瀾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她看著司馬亮眨了眨眼睛。

“王爺,你不參加宴會,怎麼來後廚吃東西啊。”

“啊?什麼宴會。我不知道啊?”司馬亮疑惑。

“那個郡守孫女誕辰宴啊。”

“啊?那郡守還辦宴會?還請了我?我真服了。”

司馬亮突然感覺,手上的雞腿不香了。

隻要一想到,崎國牛鬼蛇神的官員。他氣都氣飽了,哪還吃得下東西。

司馬亮情緒低落的放下雞腿。然後癱坐在椅子上。

雖說不想去,但冇理由拒絕啊。

該怎麼辦呢?

要不要帶人一起去啊。

可能要喝酒,帶個人以防萬一吧。

卓越禁不住誘惑,算了。

徐武明天有正事要做,還是不打擾了。

那就藍汐了。

雖說是個女人,但好歹算半個自己人吧。

帶上吧。

出神一會的司馬亮,歎了口氣。

他看向不知所措的齊瀾,露出一個微笑。

“藍汐啊。我帶你去更多好吃的。”

看到司馬亮猥瑣一笑,加上這話。齊瀾嚇得手中雞腿,都差點滑落。

“王爺,您不會要帶我去宴會吧。奴婢一個侍女,去那邊乾什麼啊。”

齊瀾可不想去那種麻煩地方。萬一司馬亮喝醉了,那她就得遭罪了。

經過一天煩心事,加上即將要去的宴會。

司馬亮已經冇太多心情,和齊瀾交流了。

他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說道。

“這可由不得你。你都說了你是婢女我是王爺。我不需要跟你說太多。”

“是王爺。”

齊瀾被司馬亮嚴厲的語氣一說,心中有些委屈。

對方走後,她就惡狠狠的咬起雞腿。

“煩心事,撒氣到我這來乾嘛。”

“又不是我惹得你。”

“而且去宴會,帶個男的擋酒不好嗎 ?非得帶我乾什麼?”

……

碎碎念中,齊瀾吃完雞腿,然後不情願的走出後廚。

當她來到前屋,司馬亮,徐武和卓越正在交流。

見齊瀾到來,司馬亮告彆另外兩人。

來到崎國的他,並冇有做參加宴會的準備。所以冇有準備對應衣物。

所以司馬亮和齊瀾,也省的換衣服收拾,直接出發了。

坐上馬車,司馬亮照常坐到了最裡麵。齊瀾也是照常坐到了靠車簾的位置。

或許是習慣了,司馬亮冇什麼想法了。

他拉開一邊車窗,檢視起窗外的街景。

司馬亮邊看邊想,待會可能遇到的人或事。

齊瀾則是看著他,忽明忽暗的臉,不知道想些什麼。

兩人就這樣,抵達郡守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