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窗邊,整個花園淨收眼底。

司馬亮不安的抓住窗沿。

他腦袋空空,不知道該說什麼。

沉寂許久,現場氣氛瞬間安靜了下來。

完蛋了,他們是不是在笑話我了。

趕緊編點什麼。

主角是孫女,我祝福什麼?

生個孫子多好,那樣很話就多了。

司馬亮不想胡思亂想,但臨場就慌,反而想個不停。

他想了半天,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後,迫於太久冇說話。

司馬亮張嘴想隨便說點什麼。但字還未吐出口。

就變成了笑聲。

哈哈哈。

這爽朗的笑聲,讓在場者摸不著頭腦。

燕王這是何意啊?不說話乾笑,不尷尬嗎?還是說有什麼深意?

莫不是想拉近和來客的距離?

還是說……

身後的郡守開始自行腦補。

他不認為司馬亮,是因為怯場冇詞而大笑。

不僅郡守這樣想,園中人也是這樣想的。

他們以為這是黎國的什麼儀式。

就這樣現場詭異了起來。司馬亮傻笑,所有人都在思考。

然後園中不知何人,跟著笑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跟著笑,但隻要起了頭,就會有人跟隨。

很快,園中滿是笑聲。

見所有人都在笑,司馬亮笑僵的臉,有點繃不住了。

同時心裡暗罵:這些人什麼毛病,我尷尬傻笑。你們跟著起鬨,是笑話我,還是跟著玩啊。

不過,因為大家一起尬笑,司馬亮稍稍放鬆了些。

腦子清醒過來的他,終於有瞭解決之法。

司馬亮邊笑邊看向身後的郡守。然後示意對方過來。

對方不知道要做什麼,但還是跟著走到身旁。

司馬亮親昵的摟住郡守。

“大家晚點再繼續樂。先容本王叨擾幾句。”

“本王這一笑,算是為今天樂事開個頭。但結尾呢,肯定不是本王說了算。當然也不是諸位說了算。而是我們的好外公,郡守大人說了算。是不是啊。”

“自是郡守大人說了算。”

“謝謝郡守大人。”

……

司馬亮話題轉移之術,相當巧妙。

場下人暫時忘卻尬笑,看向了郡守。

見起到作用,司馬亮更加自若。

他攤手到郡守身前。

“雖說本王身份最高,但這次主角是尚在繈褓的小孫女。正常開宴助詞,應該是由主角來。但總不能強求嬰兒說話吧。是不是。”司馬亮乾笑幾聲

“燕王大人,說笑了。”

“燕王大人,真幽默啊。”

……

司馬亮詼諧的話語和乾笑,使得園中人發出一陣笑聲。

見人被帶偏,司馬亮心裡樂開了花。

“所以,這次宴會的助詞,於情於理,都輪不到本王說。但鑒於最有資格的郡守大人,說過一遍了。”

“本王隻得承接郡守大人的好意,代小孫女,祝諸位吃好喝好,玩好。笑著開始宴會,笑著離開宴會。今晚能笑著入眠,明天想到今晚之事,也能笑的開心。當然,有多開心,還是要看郡守大人了。”

說到這裡,司馬亮拍了拍郡守的肩膀,小聲說了一句。

“郡守大人,路給你鋪好了。開宴吧。”

“啊?”開心回禮的郡守,一臉懵。

但司馬亮把皮球踢給自己,也隻能繼續說話。

“燕王大人,說的對。如果小孫女能說話,肯定希望大家能開心,笑口常開。”

“時間也不早了,也不耽誤大家樂了。開宴吧。希望諸位,能儘興而歸。”

哈哈哈。

為了表現一致,話到最後司馬亮再度傻笑,然後郡守和園中人,也跟著一起傻笑。

一個人笑是尷尬,一群人笑,那就不尷尬了。

因為大家都一樣了,自然不會笑話什麼。

雖說哪裡都不對勁,但結果是好的。

司馬亮有台階下,郡守也被捧了。園中人本來就是混飯吃,陪笑也是應該的,自然不會多想。算是圓滿結束了。

回到園中,很多人迎到了司馬亮身邊。想要結交他。

婉言回絕後,司馬亮回到了齊瀾身旁。

由於對方在吃喝,尬笑一陣的他有點渴,所以冇先問候。

而是端起一杯茶,喝了起來。

注意到自己手邊茶杯消失,齊瀾轉過頭。

“王爺,您回來怎麼不說話。”

“還有您怎麼用奴婢的茶杯。”

“啊?不是我的嗎?”

司馬亮看到杯沿上的一抹殷紅,尷尬一笑。

“冇事,挺香的。”

“不對,嗯?算了,不是什麼大事。實在不行,你用我的吧。”

司馬亮本來想解釋一下。但想到齊瀾是個侍女,自己是王爺,這種無傷大雅的小事,根本不用廢話。

被間接調戲,齊瀾有些羞惱。

礙於身份,她也隻能吃下此虧。

可惡的燕王。齊瀾暗罵。

隨著,菜碟被端上來。園中人也陸續入座。

司馬亮由於身份最高,被安排在了主桌。

然後他就像稀罕物一樣,坐在郡守旁邊。

可對方畢竟是宴會主人,哪可能安分坐著。

郡守到處敬酒之時,那個小孫女,被放在了主位上。

陪坐一個嬰兒,司馬亮還是頭一遭。

他端坐身子,不敢搞出太大動作。

司馬亮怕吵到小嬰兒。

萬一對方哭了,他這個離最近的就尷尬了。

那可比在閣樓尬笑還要尬。

這郡守,真是能給我找事。

從來崎國開始,就冇停過。

吃個飯,都給我整個炸彈放旁邊。

這算個什麼事啊。

……

司馬亮邊罵邊夾幾筷,就近的菜。

可近距離的就這幾樣,很快他就放下筷子。然後開始出神想事。

好俊啊。

好年輕啊。

身形看著也不錯。

最主要這氣質,真是讓人慾罷不能啊。

一座之隔,一個女人對著司馬亮,露出了虎狼之色。

她一會輕咬下嘴唇,一會舔食上嘴唇。

放在在脖頸的不安亂動,另一隻桌下的手,不知道在乾什麼。

很快,女子的眼神迷離,呼吸也急促起來。

這種變化,身旁的男子注意到了。

他順著對方目光看去。

發現是司馬亮後,男子有些氣憤。抓著筷子的手,也不由攥緊。

不過,應該是怕司馬亮發現。

男子稍稍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低頭看向桌下。

這對男女就是郡守的女兒和女婿。

不出意外,這個郡守千金看上了司馬亮。可能還想發生些什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