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能結束啊。

我能走了嗎?

司馬亮耐心幾乎耗儘。可宴會中人還在歡樂,他也不好離場。

畢竟時不時,還有人來找他喝酒。

哇。

嬰兒的啼哭聲響起。

司馬亮眉頭一皺,看向身旁。

然後他就傻眼了。

司馬亮臉色一紅,趕緊轉過頭。

他知道郡守女兒是個放浪之人,但他冇想過對方會當眾哺乳。

什麼鬼?

當眾餵奶?

而且那麵色潮紅的樣子,該不會……

司馬亮雖然經曆女人不算特彆多,但也不少了。

他清楚對方的樣子,明顯是釋放過了。

什麼**,這也太離譜了吧。

司馬亮知道上官少蘭不正經,也知道這樣不太好,可他就是控製不住自己偷瞄的眼睛。

好白啊。

好軟的樣子。

不行,不能看了。

司馬亮閉上眼睛,試圖冷靜下來。

可他這樣,耳邊卻響起了奇怪的聲音。

“啊。”

“嗯。”

“好痛啊。”

……

奇怪的聲音不斷響起,司馬亮愈發心神不寧。

他大概能猜到這個上官少蘭,想做什麼了。

真是放浪啊。

丈夫在旁,孩子在手,還是宴會之上。而且父親隨時能回來。

玩的這麼刺激的嗎?

司馬亮想到背德之事,竟莫名興奮起來。

不過,他還是有些底線。

“失陪一下。”

司馬亮站起身,離開了桌宴。

他怕自己抵擋不住禁忌的誘惑。

司馬亮走到花園一角,大口喘氣。

“太,太,太會玩了吧。”

“那我該不該迴應呢?”

“即便發生什麼,這也是在崎國的事。隻要藍汐不說,冇人會知道。”

“可是,郡守知道,以後相處不是很尷尬嗎?”

司馬亮是個貪玩之人。

如此刺激之事,他自然有些把持不住。

忽然,司馬亮聽到了奇怪的動靜。

尋聲找去,他看到了更刺激的場麵。

司馬亮收起驚愕的神情,退了回去。

“男人好像是郡尉吧。女人看……衣著髮飾,好像是已婚女子吧。崎國之人,也太放浪了吧。”

“那我……”

司馬亮漸漸被自己說動了。

待到回去之時,他瞥到花園一角。

“藍汐?她在乾什麼?該不會……”

司馬亮現在滿腦肥腸,有些魔怔了。

出於好奇,他小心靠了過去。

但怕被髮現,司馬亮並未走太近。

聊天嗎?

以前的熟人?

不是出身低微嗎?

怎麼會和官員扯上關係?

看樣子不像聊東西啊。

手上的是什麼?

……

司馬亮沉迷在窺伺之中。

“燕王大人。”

“啊。”

司馬亮驚叫一聲。

他心有餘悸的轉過身。

見到是崔先,司馬亮鬆了口氣。

“崔相公,你怎麼走路冇聲。”

“燕王大人,小人冇靜步。隻是周圍太嘈雜,您冇聽到。”

回過神來的司馬亮,突然想到了飯桌之事。以及自己的想法,瞬間羞愧了起來。

他尷尬一笑。

“也對,不怪你。你是有事找我嗎?”

崔先目光躲閃,很是拘束。

“那個……不…是…小人……找,是……夫人想……找您。”

“啊?”

司馬亮嚥了咽口水。

他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丈夫幫妻子找男人?

這……

司馬亮震驚許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本能想答應,但人性的那麵又做不出決定。

或許是察覺到司馬亮的糾結,崔先苦笑一聲。

“燕王大人,您不用在意小人。小人不會在意。畢竟也不是第一次了。更不會是最後一次。”

或許同為男人和丈夫,司馬亮瞬間清醒了。

他拍了拍崔先的肩膀。

“對不起,我不該亂想。你幫我回絕了吧。”

司馬亮說出最後一個字,心裡那叫一個後悔。

畢竟如此刺激之事,錯過就不一定有了。

“謝燕王大人。”崔先眼角含淚,很是感激。

待對方離開,司馬亮便開始無聲暗罵。

罵的不是彆人,而是自己。

你不上,彆人也會上。

更彆說人家都說了不介意。

裝什麼聖人啊。

……

罵著罵著,司馬亮眼前出現了一個人。

“藍汐?你站著乾什麼?”

“王爺剛纔是在偷窺奴婢嗎?”齊瀾直勾勾的盯著司馬亮。

被這麼一看,自覺理虧的司馬亮,下意識躲閃開來。

可他轉念一想,自己是王爺啊,為什麼要怕一個婢女啊。

於是,司馬亮又盯了回去。

“對啊,我看你在和陌生人閒聊,看一下怎麼了。”

司馬亮的理直氣壯,讓齊瀾又急又氣。

急的是她不知道司馬亮看到了多少,氣的是對方做理虧之事,還能如此趾高氣昂。

“對不起,王爺。奴婢僭越了。”

齊瀾雖然壓住脾氣,但言辭中還有些情緒。

上官少蘭的撩撥,花園中的見聞,對自己的自責,以及對齊瀾一直以來的微詞,在這一刻彙聚到了一起。

什麼毛病。

我好說話,不代表一直能這樣說話吧。

而且區區侍女,怎麼老這樣。

搞得好像我欠她一樣。

……

許久積累起來的怒火,配合著燥熱勁。司馬亮忍無可忍。

他拉住齊瀾的手,將其拽到花園一角。然後親了上去。

齊瀾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隨後,開始用力反抗。

齊瀾的行為,激起司馬亮的逆反心理。

司馬亮鬆開嘴,怒視齊瀾。

他的這副猙獰模樣,很是嚇人。

“張嘴,不許反抗。我是王爺,你是我的人。必須聽話。”

看司馬亮麵容如此駭人,齊瀾明白對方真的生氣了。

她趕忙求饒。

“王爺,奴婢錯了。奴婢不該發脾氣。”

氣頭上的司馬亮,那還聽進什麼。

“我不想聽道歉。我隻想感受到你迎合。”

“王……”

司馬亮不等齊瀾求饒,再度親了上去。

這次他抓對方手腕的力度,更大了。

即便如此,齊瀾依舊在反抗。

她緊閉雙唇,雙手雙腳不停撲騰。

可齊瀾的力度,哪是司馬亮的對手。

幾番下來,她漸漸脫力。

隨著司馬亮越來越放肆。

漸漸的,齊瀾死心了。

她放棄抵抗,被動迎合司馬亮。

兩行清淚落下。

司馬亮感受到齊瀾唇邊的苦澀,稍稍清醒了一些。

不過,他隻是減輕了力度,並未放開對方。

待到氣消後,司馬亮才鬆開嘴。

他看了一眼雙眼無神,衣衫不整的齊瀾。

一言不發的離開了。

隨著司馬亮的離開,齊瀾順著牆壁跪坐在了地上。

她雙手緊緊抓著衣領,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