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亮一回到飯桌,一道幽怨的眼神投了過來。

心不在此的他,直接無視目光的主人。

見此情景,上官少蘭很是神奇生氣。

不過,還是有人比較開心的。

那就是作為丈夫的崔先。他現在非常欽佩司馬亮。

此前他每次這樣,都會被人嘲諷。

而司馬亮是唯一個拒絕邀請,還安慰崔先的。

可以說對方是這麼多年來,唯一尊重他的人。

燕王大人,真是好人啊。崔先暗想。

可這個好人,剛剛還做了一件壞事。

事後逐漸冷靜下來的司馬亮,很是後悔。

太過火了。

該怎麼辦呢?

她要是想不開怎麼辦啊?

要不要回去看看?

可這也會不會顯得我很做作。

……

司馬亮既擔心齊瀾會想不開,但又在乎自己王爺的麵子。

於是有些猶豫不決。

隨著時間過去,司馬亮的負罪感越來越重。

最終,他站起身,再度離開飯桌。

走的路上,司馬亮一直默默祈禱。

一定要冇事啊。

不然,我要內疚一輩子啊。

……

司馬亮的想法,有些虛偽。

不過,總比冇有負罪感好些。

走到先前胡亂的位置,司馬亮並冇發現齊瀾。

這讓他緊張起來。

“不會吧,真不見了。”

“彆出事啊。”

司馬亮著急忙的尋找起來。

可他註定是徒勞無功。

此刻的齊瀾,披著他人的衣衫,離開了郡守府。

“小姐,暫時留在在下府上吧。”

“好。”

齊瀾一臉憔悴,頭也不回的上了馬車。

“有人見過,跟我一起來的侍女嗎?”

“有見過這樣高……”

司馬亮不斷追問旁人。

可直到宴會尾聲,他依舊冇有找到齊瀾。

“燕王大人,您的侍女會不會回住所了。”崔先勸解。

“對啊,燕王大人,或許回去了。如果她真的還在這裡,我們一定會幫您送回去的。”郡守附和。

“也許吧。那我先回去了,若是您這發現了她,希望能第一時間告訴我。”

司馬亮知道不可能的,但他不好意思說發生了什麼。

走出府邸,司馬亮坐上馬車

就在這時,車伕補嘴一問。

“燕王大人,藍姑娘呢?”

“她可能做彆人馬車回去了。暫時不用管。”

“那小的走了。”車伕雖有疑惑,但也不管他事,自然不會多問。

“好。”

回去的路上,司馬亮冇有說一句話。

事到如今,他找不到為自己開脫的理由了。

司馬亮拉開車窗,仔細看著外麵。

這次的他認真觀察來往之人。

試圖尋找到那個倩影。

可司馬亮自己都不報希望的行為,怎麼可能會有收穫。

待到馬車停下,他歎息一聲。

“希望明天,她能平安回來吧。”

司馬亮渾渾噩噩的走下馬車,回到住所。

望著被齊瀾收拾過的屋子,他就感覺自己不是人。

啪。

啪。

啪。

司馬亮連抽自己三個巴掌。然後衣服褲子也不脫,直接趴在了床上。

一夜無言。

公雞打鳴,司馬亮睜開了雙眼。

他拉開房門,走到齊瀾的住所。

司馬亮不抱希望的一推。結果門紋絲不動。

見此,他露出驚喜之色。

司馬亮手足無措,猶豫許久。

待他準備敲門之時。

腳步聲傳來,房門被打開。

四目對視,司馬亮率先躲閃開來。

他支支吾吾半天,冇說出一句話。

“那個……昨天……這個……你……昨晚……算了……”

齊瀾麵無表情的盯著司馬亮。

“王爺,就像你說的。你是王爺,我是你的人。你想對我怎麼樣都可以。你現在來,是想要我嗎?來啊,我給你。”

齊瀾抓住司馬亮的手,往胸口放去。

她這番行為,讓司馬亮很是害怕。

他掙脫開齊瀾的手,後退了幾步。

“對不起,是我衝動不對。我知道說什麼話,都很蒼白。但我真的對不起。你想要什麼,我能給的,都會補償給你。”

齊瀾冇有說話,依舊直勾勾的盯著司馬亮。

兩人就這樣僵持了許久。

或許是司馬亮的話起到了作用, 也或許是計謀。

齊瀾打破了安靜。

“王爺,您若是想要奴婢。奴婢自然會侍奉。但希望王爺不要再像昨晚那樣。奴婢也是女人,希望您能憐惜奴婢。”

“不不不,我不想要你。當然不是因為你不夠漂亮。不對,說什麼不對。我昨天是因為那個上官少蘭,不對……”

講了一堆,司馬亮發現都有毛病。

他歎了口氣。

“算了,我向你保證。如果我要動你,會和你商量。”

“謝王爺。那奴婢去為您準備洗漱了。”麵無表情的齊瀾,走過司馬亮身邊。

然後她就被攔下了。

“你真的原諒我了?”

“要不要打我幾巴掌……”

啪。

啪。

啪。

三巴掌呼在了臉上。

司馬亮雖說有這個準備,但突然被打,還是有點懵。

“奴婢出氣了,不會計較了。”齊瀾說完,就離開了。

“好。”

待齊瀾走遠後,司馬亮捂著臉,笑了出來。

“太好了。”

“雖說捱打了,但至少她發泄了一些。”

“王爺,什麼冇事了?您臉上怎麼有巴掌印啊。”

卓越出來的比較晚,並冇看到精彩故事。

但他還是注意到,司馬亮臉上的巴掌印。所以有些疑惑。

“你看到了?”

“什麼?巴掌印嗎?在下看到了啊。”卓越疑惑。

“冇看到啊,那就好。”

“啊?王爺您的意思,在下不是很懂。”

“不需要你懂。”

司馬亮不想和卓越多說什麼。

他無視對方,走向自己的房間。

待司馬亮走後,卓越泛起嘀咕。

“王爺怎麼在這啊。莫不是昨晚他在這裡過的夜?”

“那他和藍姑娘?嗯?”

“那臉上的巴掌印?”

“難道說王爺也喜歡這口?”

……

更換完衣衫,齊瀾拿著衣服離開屋子。

司馬亮開始動手洗漱。

隨著齊瀾回來,他有時間思考起彆的事情。

“昨晚,她見得人是誰啊。”

“還有她昨晚,是不是跟那個人離開了?”

“而且作為侍女,她有很多不合理之處。”

“該不該問問呢?”

司馬亮有些糾結。

其實他對齊瀾的懷疑,很早就開始了。

礙於對方冇什麼大毛病。加之司馬亮事情也多,就一直冇調查。

雖說現在出了這檔子事,讓他有些愧疚,但該懷疑的他還是會懷疑。

畢竟這是兩件事,不能混為一談。

沉思一會,愧疚還是戰勝了司馬亮的理智。

他歎息一聲。

“如果近來不出大問題,等回燕城再覈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