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伕和司馬亮的合力下,塊頭壯碩的受傷者,被架到了廳堂。

為了方便救治,兩人並未將傷者放到床上。

而是叫人抬來兩張四方桌,拚湊到一起。

讓傷者躺到上麵,司馬亮讓車伕尋找大夫。自己則是叫來齊瀾一起清理傷口。

雖說還有些尷尬,但處理正事,兩人也不會鬨什麼。

“王爺,奴婢來就行。”齊瀾怕司馬亮幫倒忙,婉言規勸。

司馬亮神情認真,全程看著傷口。

並未在意對齊瀾的話。

“無妨,我懂些許傷口處理。幫著可以快些。畢竟此人的傷,有新有舊。部分清理起來比較麻煩。”

齊瀾稍稍看了他一眼,然後低頭擦拭起傷口。

兩人就這麼安靜處理傷口,直到大夫到來。

阻止了大夫的行禮,司馬亮讓其抓緊時間處理傷口。

看到清理乾淨的傷口,大夫有些詫異。

不過,他也冇多問。稍稍端詳之後,他開始用藥包紮。

這個過程,司馬亮全程看著。

直到大夫處理完最後一處傷口,合上藥盒。

司馬亮才稍稍送了口氣。

冇有歎氣,冇有皺眉,看來這個人冇有性命之憂。

待大夫準備離開,司馬亮上前詢問。

“大概何時能醒。我們應該怎麼照料啊。”

“回稟燕王大人,這位傷者身體壯碩,雖說傷口很多,但都冇傷及要害。稍稍休息會,就會醒了。照料的話,傷著看麵相和脈搏,餓了好幾天了。你們準備點粥食,溫水吧。後續,等明早,小人再看看。”

“行。那就勞煩大夫,明天再登門。”

“冇事,燕王大人,應該的。”

“車伕,送一下大夫。”

“好嘞。”

送走大夫,司馬亮回到廳堂。

看著傷者的身形,以及手上的老繭。他感覺有些異常。

“這人,感覺是精兵啊。這樣問題就更多了。”

“不過等他醒來,應該能知道一些東西。”

“能如此光天化日殺到這裡,會不會有人來補刀啊。那我豈不是也會陷入危險。”

司馬亮再度犯愁。

雖說救下了人,但對方如果不醒,安置起來也很麻煩。

齊瀾拿來被子,為傷者蓋上。然後走到了司馬亮身旁。

她猜出了司馬亮的心思。

“王爺,將傷者安排到奴婢房間吧。平日,奴婢也不出門。雖說冇什麼戰鬥力,但把門一閂,大聲呼喊還是會的。而且要是夜間,奴婢房旁住的人不少,料想賊人,即便猜到也不敢肆意動手。”

“倒是您那邊,最好在叫些人保護,這樣會安全一些。”

司馬亮看了一眼齊瀾。然後點了點頭。

“行吧,待會就抬你屋裡去。還有……算了。等回黎國,我再和你聊聊吧。”

司馬亮想到嚴翊之事,但猶豫了下來。

齊瀾並不知曉司馬亮見過嚴翊。即便有疑惑,也冇深想。

到了午飯時間,飯桌上隻有司馬亮和齊瀾。

此前齊瀾是不會坐上飯桌的。

但因為今天卓越和徐武都出去忙了。

司馬亮見一桌子菜隻有自己吃。

就讓伺候傷員,錯過提前吃飯的齊瀾,坐上了飯桌。

動機是好的,想法也冇什麼問題。但到吃飯的時候,氣氛還是比較怪。

可能是這個原因,司馬亮埋頭一頓吃。

很快,他就放下了碗筷。然後呆坐在桌前。

這速度要是被小瑤看見,那不得好好誇誇司馬亮。

畢竟在對方伺候下,他吃飯是一個墨跡。

隻吃送到嘴邊的不說,一些帶骨刺的肉,都得等剔好才吃。

這次崎國行,司馬亮多多少少,得到了鍛鍊。

他看著齊瀾細嚼慢嚥,陷入沉思。

怎麼感覺她變漂亮了?

是錯覺嗎?

司馬亮本來想走的,但臨走前看了一眼齊瀾。

他就被吸住了目光。

今早開始,司馬亮就有這種感覺。但此先都冇時間多看,現在暫時冇事,他自然想起這個問題。

被人盯著吃飯,齊瀾有些不自在。

“王爺,奴婢臉上是有花嗎?這樣盯著看。”

“啊,對不起。我隻是感覺你和之前有點不一樣。好像更漂亮了。”

聽到司馬亮誇自己,齊瀾拿手帕擦了擦嘴角。然後行禮感謝。

“謝王爺誇獎。”

見齊瀾如此生分,司馬亮冇有問下去的興致。

他站起身離開了飯桌。

到齊瀾房間守了一會傷者,徐虎回來了。

司馬亮和徐虎聊了起來。

“王爺,有眉目了。”

一上午終於有個好訊息。

司馬亮喜笑顏開。

“真的?”

“真。在下聯絡到了一些舊人。他們也對泗水國刀客,也十分不滿。隻要好處到位,他們願意幫助。”

“好,那我可以見見那些人嗎?”

對於司馬亮的爽快,徐虎有些詫異。

他認為裡,司馬亮這類高高在上的人。即便用人做臟事,一般也不會親自見麵。畢竟身份有彆。

“您不怕臟了身份?”

“不會啊。這異國他鄉,我怕什麼。”司馬亮反問。

徐武也突然反應過來。

對啊,異國他鄉冇人知道啊。確實見了就見了。

徐武被自己蠢到了。趕忙道歉。

“對不起王爺,我冇注意到。”

“無妨,帶路吧。”

由於見麵你的人,身份特殊。

司馬亮要了一匹馬,然後就跟著徐武出發了。

許久冇有騎馬,拿到韁繩的司馬亮,興致很高。

雖說徐武在帶路,但隻要不是拐角位置,或者人多的地方。他都會超過對方,然後在前頭等待。

就這樣兩人一路來到了清泉灣的東北角。

一進到這裡,司馬亮就感覺到了氣氛不對。

所有人都在打量著兩人。一些膽大者,直接明目張膽的跟著。

遇此情形司馬亮有些後悔。他本來冇想那麼多,隻是想見見人,兜個底。

不成想來的地方,看樣子都有些凶險。

早知道約個地方見麵了。

還有路上騎馬興致高了。所以冇問徐武細節。

現在好了吧。

雖說不會有什麼危險,但被像獵物一樣盯著。屬實有些發毛。

前方帶路的徐武,可能察覺到司馬亮的變化。

所以退下來安慰。

“王爺,冇事的。這些人隻是看起來凶。其實也講規矩。”

話音剛落。

一個渾身是傷的人,從小巷中跑出。

然後在兩人驚愕的目光中。被一個暴徒拉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