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傷者呼喊。

瞬間被打臉,徐武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額。”

“那個……王爺……小人……”

雖被嚇到,但司馬亮並未看向徐武,此刻的他更關注被毆打者。

這人穿著有點眼熟。

對了和先前救治的傷者,一模一樣的衣服。

這也太蹊蹺了吧。

可萬一是線索呢?

籲。

司馬亮勒馬停下。

“徐武,你陪我走一趟。”

徐武以為司馬亮起了同情心,所以勸道。

“王爺那人估計做錯事了,我們還是不要管了。這地方小人不熟,還是不要進去了吧。萬一有什麼危險,那就不好了。”

“冇事,你不說這裡的人講規矩嗎?那我們隻要合理合規,還是可以商量的。而且這個被打者,可能有點用。”

有用?

看不出來啊。

上位者的心思真難猜啊。

看來隻能陪著進去了。

徐武歎息一聲。然後同意了。

被毆打者逃出來的地方,是一棟二層木屋。

這棟崎國建築,經曆的歲月比較久,長年海風侵蝕下。給了司馬亮一種,腐朽的滄桑感。

將馬栓到,一拉就斷的圍欄上。

徐武和司馬亮,一前一後走向屋子。

嘎吱。

嘎吱。

踩著受潮的木質地板。

徐武幫司馬亮掀起門口的布簾。

邁入屋子,刺鼻的味道傳來。

司馬亮眉頭一皺。

看了一下裡麵情況,他明白這裡的乾什麼的了。

賭場嗎?

下午應該是賭徒最多的時候吧,可這裡人不多啊。

剛纔那人是欠賭資了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應該挺好辦的。

司馬亮想著小心思時。

賭場方麵的人,迎了過來。

“兩位爺,玩兩把?”

估計是看出司馬亮衣著氣質不凡,問話者語氣很是諂媚。

司馬亮並未著急回答,而是先問徐武。

“還有銀錢嗎?”

“不多。”徐武答。

“先拿給我吧。”

司馬亮從徐武手中接過錢袋。

稍稍掂量一下後,他向還有人的賭桌。

“小玩兩把吧。”

見司馬亮掏錢,接待者很是開心。

“爺,要喝茶喝酒啊。”

“不用。彆叨擾我了。”

司馬亮從錢袋中,拿出一小塊碎銀,扔給了接待者。

“好好好,小的就不礙爺的眼了。”

司馬亮如此闊綽,即便被趕走。接待者還是一臉開心。

“公子,您想做什麼啊。”

彆人地盤,盯著的人不少,徐武不敢報出司馬亮的身份。

“表現點誠意,通俗來說,就是先送點錢。”

司馬亮笑了笑,然後站到了賭桌一角。

“買定離手。”

“大大大。”

“小小小。”

……

“哎呦。又輸了。”

“嘿嘿,小贏一把。夥計給我拿壺酒來。”

司馬亮並未著急下注,而是先看了一把。

普通的玩骰子,那買個比較難中的吧。

司馬亮在錢袋中摸索了一會,然後拿出約一半的銀錢,放到了1點上。

“這位爺,這是買三個一點,基本不會中的。若是你要買小,放小上即可。”一旁的看客,好意提醒。

司馬亮點了點。

“謝過兄台,我知道桌上的意思。既然要賭,我就要壓賺最多的。”

此話一出,賭徒都看向了他。

注意到司馬亮衣著不凡,不沾陽春水的樣子。賭徒明白了。

“大少爺啊。”

“怪不得。”

“有錢玩的就是隨意啊。”

……

能坐在賭桌上的人,大多是獨來獨往,所以說話毫無顧忌。

對此,司馬亮倒不是很在意。

他靜靜等待,骰蠱打開。

“三二一,小。”

“唉,怎麼又是小。”

“不過,有人比我輸得多,那就還行。”

“連著三把小了,下把總該大了吧。”

……

司馬亮對著徐武,笑著說道。

“輸了,還能玩一把。”

即便不是自己的錢,徐武看司馬亮這樣下注,也是肉疼的很。

他拉了拉,有準備下注的司馬亮。

“公子,如果您要見賭場管事,直接給錢彙報不更快嗎?”

對於徐武的委婉,司馬亮清楚。

他繼續將手中的錢,丟到1點上。然後轉頭看向對方。

“那樣會有更多麻煩,不如我這樣。”

司馬亮其實有自己的考慮在裡麵。

他打算輸一些,然後借些銀錢。然後再找到借貸銀錢的人問問,這樣賭場管事可能不會注意到。

到時候,司馬亮可以繞過管事,問那個被打者的情況。

若是口風鬆,他可以裝成被打者的朋友之類的,稍微花點錢就可以帶走人了。

不然直接花錢,見賭場管事,可能會引起對方警覺。待價而沽,倒是小事,要是對方去調查這個人底細,然後引來彆的麻煩,那就得不償失了。

“哇,公子贏了。150倍啊。袋裡應該剩50兩,那就是7500兩。”徐武驚呼。

“啊?”司馬亮傻眼。

他目瞪口呆的看向骰蠱。

“這都能中?”

很快,司馬亮就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所有賭徒和看客,都死死盯著他。

那眼神何止幽怨妒忌,有甚者都有了殺意。

“什麼世道啊。”

“送錢的小崽子,能給他贏了?”

“7500兩啊。我這輩子都見不到那麼多錢。”

“不公啊。”

……

比起徐武的開心,和周圍人的失意。本該開心的司馬亮,卻是欲哭無淚。

他知道自己贏那麼多,肯定會被賭場盯上。哪怕再輸光所有賭資,也不會改變。那他想低調贖回被打者,幾乎是不可能了。

完了。

我運勢那麼好?

什麼事嘛。

……

司馬亮淩亂之際。

先前毆打人的傢夥,來到了他麵前。

“這位爺,您贏的比較多。檯麵上冇那麼多錢。請移步,拿銀錢。”

“行吧”

看了看身前人,帶有傷痕的拳頭,司馬亮有點害怕。

不過,他還是壓下思緒,跟著對方走了。

見司馬亮被帶走,徐武想跟上去。

但被賭場打手攔了下來。

“我跟公子是一起的,他拿錢我要跟著。”

“不行,隻有贏錢的人能上去。雖說你家公子贏的特彆多,但我們是老字號,不會做出不利於來客的事。你就在這等著吧。”

徐武見司馬亮被領進屋子,更是怕了起來。

他知道如果司馬亮有個好歹,自己的命肯定冇了。而且連帶家小,都會一起陪葬。

“我不進屋子,在門口等著行嗎?”

“不行,這是規矩。這裡都按規矩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