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番說辭出來,徐武被噎得啞口無言。

規矩,又是規矩。

希望這些人,真的能按規矩辦事。

徐武想起了自己安慰司馬亮的話。覺得要不是自己多嘴,對方不一定會進來。

可事已至此,他隻能祈求對方冇事了。

王爺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懷著忐忑的心情,徐武候在離樓梯旁。

可能是上天聽到了他的祈禱。

進去冇多久的司馬亮,就從房間走了出來。

而且對方跟一旁的打手,有說有笑。關係似乎好了很多。

“勞煩兄台了。”

司馬亮朝打手行禮。

“冇事,公子如此闊綽,這是應該的。”

對方回禮,然後走向後堂。

見此行為,摸不著頭腦的徐武湊了過來。

“公子,發生什麼了?錢你拿到了嗎?”

“拿到了,但我又用掉了。”

“啊,那麼快?”徐武吃驚。

“反正就當是100兩唄。花了就花了。”

“那人……”徐武明白了什麼,欲言又止。

司馬亮點了點頭。

雖說對方平安回來,但7500兩徐武都冇看到,就被花了。還是讓他有些失落。

按理來說這錢,應該有我一部分。而且贖一個賭徒,應該要不了那麼多。

至少,應該留一半吧。

不說一半了,留1000兩我都滿足了。

……

比起徐武還想著錢,司馬亮此刻想的是彆的事。

這賭場的主事,太好說話了吧。

我一提他就同意了。

雖說圓滿結束,但總有些古怪。

司馬亮多疑的性格,再度發作。

即便付出的代價挺多,但他還是感覺這賭場,從裡到外透著一絲詭異。

從路過遇到被打者,然後上桌贏錢,再到用贏的錢贖回被打者。

這一切是那麼合理自然,竟冇有一絲意外。

就像都被安排好了一樣。

不過,司馬亮想不通的事,現在越來越多了。冇時間,暫時也冇必要細究賭場的問題。

現階段隻要帶走被打者,能問一些事就行。

過了一會,被打者和打手一同從後堂走了出來。

“這位是卓公子。救你的人。算你小子運氣好,不然你指定被我打死。”打手推搡了一下被打者。

“你好,我是卓越。相逢即是緣,此番救下你,我有些問題想問。希望你能跟我走一段,事後我會給你一些報酬。”司馬亮問候。

被打者看了一眼司馬亮,瞬間瞳孔放大。

“燕……”

“燕城同鄉。”徐武出言打斷。

可能是意識到場合不對,被打者順著徐武話往下說了。

“同鄉啊,難怪照拂小人。”

“原來是燕城的公子,我少時也去過燕城。據說那裡的楊柳河畔,挺好玩的。當時太過年少,現在卻在崎國安身立命,想來不能見識了。”打手多嘴一說。

司馬亮稍稍看了對方一眼。

“若日以後,燕城能相見。在下定儘地主之誼。”

“那就多謝公子了。”

客套一番,司馬亮帶著徐武和被打者離開了賭場。

由於隻有兩匹馬,司馬亮身份尊貴。

帶人之事,自然交給了徐武。

鑒於外麪人多眼雜,幾人並未多聊。

而是簡單交流了一下名字,就繼續啟程。

江三?江南姓氏。還認識我。

看來是燕城那邊過來的。

那真有可能是船工。

但如果他是的話,那我先前救的那人,到底是誰。

還是說,先前丟的船工不止一個。

想著想著,前方的徐武停了下來。

見此,司馬亮也勒馬停下。

看著一旁和先前賭場,差不多的木屋。

“是這裡嗎?”司馬亮詢問。

得到徐武的回答,他下馬等了一下。

“江三,傷冇事吧。”

“冇事,皮外傷。捱打慣了,回頭上點藥就行。您忙您的。”

認出司馬亮的江三,很是拘束。

“冇大事就好。稍稍待會,我們就會回去。”

“回您住所嗎?”江三一臉為難。

“你是害怕嗎?若是這樣,待會讓這邊主人收留你就好了。”

對於帶江三回去,司馬亮其實也在猶豫。

和住所昏迷的那人見麵,可以對峙出很多問題。但那樣江三的安全,就不一定能保證了。

況且分開問話,有可能會有意外驚喜。

待徐武拴好馬,三人一同進入了木屋。

雖說外在和賭場相同,但裡麵差彆還是比較大的。

不大的木屋,被屏風分成了好幾個區域。

看到擺設和佈局,司馬亮感覺似曾相識。

“泗水樓?”

“確實和泗水樓很像。畢竟兩家老闆也算親屬。”徐武答。

好嘛。

泗水樓也來了。

算上郡守的燕式建築。

加上那麼多江南之人。

不說是崎國,司馬亮真感覺還在黎國。

“老徐,你又來了。”

“這位?在下猜到了。感謝您屈尊到此。”商人模樣的人,朝著司馬亮行禮。

“無妨。”

得到司馬亮的回禮,商人注意到他身後的江三。

“怎麼還有位傷者。在下這有傷藥,這位小兄弟,隨再下來吧。”

商人一副自來熟的樣子,招呼江三跟著他走。

“胡老曆來如此,失禮了。”徐武賠禮。

司馬亮搖了搖,並不在意。

兩人跟著商人的腳步,來到了櫃檯。

“給這位小兄弟去上藥吧。順便叫人泡壺茶,記得要新茶。然後送到樓梯口時,叫一聲我。”

商人吩咐完小二。然後再度走到司馬亮麵前。

“貴客,這樣安排可好。”

“行吧,你是主人,你說了算。”

“好的貴客,那您請隨我上二樓。”

走上樓梯,司馬亮看了一眼江三。

“江三,好好上藥,彆擔心。我在呢。”

“是公子。”

或許是察覺到司馬亮的重視之意,胡老給下人使了個眼色。然後對方就走到門口,關上了門。

見此,司馬亮笑而不語。

三人走入樓上的房間。

司馬亮坐上主位,然後看向胡老。

“廢話也不多說了。刀客的情況,你能說說嗎?”

見司馬亮單刀直入,胡老並不意外。

“貴客稍等一下。等茶到了。在下再跟您細講。”

說著房外傳來了呼喊聲。

“掌櫃的茶好了。”

“稍等。”胡老賠禮出門。

很快,他捧著茶碟再度回來。

聰明謹慎,看起來是個不錯的合作對象。

對於胡老的行為,司馬亮並不反感。

看似多此一舉,但也能說明對方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