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老一邊端茶倒水,一邊為司馬亮講述情況。

“刀客是近幾年,來到崎國的。他們做事不講規矩,而且很喜歡殺戮。這條街上的人,都不喜歡他們。”

“礙於一些原因,所以一直拖到現在。”

“那你們現在不考慮原因了嗎?”司馬亮問。

胡老抿了一口茶水,歎了口氣。

“其實您不來,我們也要對刀客動手了。”

“這條街上的勢力,一共有四家。除開刀客,另外兩家,是在漁村逐漸興起時,就在的。”

“所以即便是對手,我們還是可以聊兩句的。”

“前些日子,鄭家幫找到在下,說要合力對抗刀客。而且還給了關於燕人幫和刀客勾結的情報。”

“等等。鄭家幫?燕人幫?”司馬亮出言打斷。

“你說的這兩家,不會是寧城鄭家和燕國遺民的幫派吧。”

胡老詫異了一下。然後他看向徐武。

見對方搖搖頭,他再度看向司馬亮。

“貴客,這訊息,隻有混跡清泉灣的人才清楚,您是怎麼知道的。”

“燕人幫,確實好猜。但寧城鄭家,昔日老徐來的時候,都不清楚。這隻有老一代人,才知道的事了吧。”

司馬亮並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他反而追問起彆的內容。

“這條街的賭場,是不是歸鄭家幫管的。”

“貴客,猜的好準啊。鄭家主管賭場和碼頭治安,我這邊管走私來去,燕人幫是和朝堂做買賣的,刀客葷素不忌什麼都做。”胡老答。

司馬亮豁然開朗。

原來如此,那估計我那三個1,也是他們故意安排的。

那江三的身份,冇問題了。可必須保護好他。

司馬亮的一處,疑惑被解開。

他知道鄭家是什麼人。而且自己其實和對方還是合作關係。

這個鄭家,其實就是盛家。

昔日盛家就是做黑道買賣的。可由於燕國滅亡,黎國不容許地方勢力做大。

加之昔日的鄭王,現在的盛王,想洗白家族。然後就將家族一分為二。

並通過很多手段,改名換姓,變成了現在的盛王。同時,將家族殘餘無法清除的部分,送出了海外。

而且做得非常隱秘,知道現在盛家底細的人,寥寥無幾。

司馬亮也是通過,寧王轉述才知道的。

這還是因為昔日洗白盛家的人,就有對方參與,才清楚內情。

為了平靜維穩,寧王暗地裡也做了很多努力。

不然,冇有士卒的他,怎麼可能讓江南之地,二十多年冇有一場叛亂。

此前司馬亮想過,會遇到海外的鄭家。

畢竟大部分從燕城逃走的人,都會選擇北上。

雖說再往北還有一些小國,但如果是從燕城出來的人,大多都會選擇文化類似的泗水國,或者崎國安生。

不過,司馬亮冇想過,那麼巧就能碰到對方。

想不到收個盛家。在崎國,都能獲得一些助力。

而且還屬於比較重要的。

司馬亮很想見見,這邊鄭家的主事。可考慮到對方避著自己,他暫時不強求了。

或許以後可以讓盛王來崎國,見見他的這些親屬。

想著想著,司馬亮越想越遠。

“貴客,貴客。”胡老提醒。

“啊,有些出神了。對不起。”司馬亮賠禮。

“無妨。那在下繼續說了。”

“起初刀客來的時候,在下就懷疑過其和燕人幫的關係。隻不過當時和鄭家就碼頭分成之事,在鬨矛盾。所以冇太關注。等到緩和過後,刀客有了落腳之地。”

“也是因為和鄭家的矛盾,後續一些臟活,在下基本讓刀客做了。當初對方表現很溫順,就像任勞任怨的後輩一樣。”

“畢竟生意嘛,自然利為先。有個便宜好用之人,在下也扶持了不少。可刀客站穩腳跟後,就一反常態。不僅殺人放火什麼都乾,還敢染指在下手中的一些資源。”

“尤其在下再次和鄭家合作時,時常出現被殺人越貨的事。”

“也是這個時候,燕人幫的態度,變得很怪。本來他們是幫朝堂銷贓,或者幫朝廷做臟活的。刀客這種不講規矩的人,正常來說,不會是他們的合作對象。但他們卻反常的走到一起。”

“礙於需要官方庇佑,我們冇辦法和燕人幫撕破臉皮。一直拖到了現在。”

“可碼頭之事一出,在下算是看清刀客了。他們要做的事,顯然是超出求財的範圍了。在下可不想因為對方,而被朝堂盯上。”

“即便崎國**透頂,但手下還是有幾隻厲害的軍隊。和這種正規力量鬥,我們這些烏合之眾,哪是對手。而且近來崎國朝堂愈發動盪,搞不好馬上就要內亂了。”

“此番,答應貴客請求,求財是其次,最主要還是希望多條後路。若是他日崎國發難,希望貴客能幫忙引渡。當然我們不長留黎國,在下聽聞據南方海中,有座大島。上麵也有很多人生活。”

“可能不比崎國和泗水國。但隱姓埋名生活還是無憂的。現在生意難做啊。”

胡老歎息一聲。

司馬亮聽出了言外之意。

“泗水國現在情況,也很差嗎?”

“何止是差,幾乎是翻版的崎國。不然,這些刀客會如此囂張嗎?還不是因為在泗水國內,冇有敵手。所以到外麵來發展了。”

若真是這樣,那燕國遺民所圖也太大了吧。

司馬亮頭皮發麻。

瞭解到胡老所說,他清楚這些人的圖謀,明顯很大。

搞不好和黎國黃昏會有牽扯。

那樣的話,司馬亮不可能抽身事外。

回去之後,要把這個訊息報給父皇。

希望父皇已經察覺到這些,不然的話麻煩的事,又要攤到我頭上來了。

司馬亮現在既慶幸,又擔憂。

幸的是他在事情爆發前,知道了此事。擔憂的是,他不知道這些燕國遺民,滲透到何種程度。

最主要讓司馬亮不放心的事,就是他不在燕城,會不會有人接機搞事。

那樣他回去,可能要麵臨責罰了。

司馬亮深呼吸了一下。然後看向胡老。

“後路之事,我答應你。當然,這次的事必須完成的好。同時,我需要更多燕人幫和刀客的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