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司馬亮的承諾,胡老保證了下來。

“貴客,在下定當儘心竭力。”

聊完事,喝完茶,幾人走出房間。

看著窗外昏暗的窗戶,胡老挽留司馬亮。

“貴客,吃了再走吧。菜色可能不太新奇,但在他國吃到。也彆有一番風味。”

司馬亮搖了搖頭。

“不了,我江三聊完就走了。我如果回去太晚,可能會引起風波。同時,希望你幫我,保護好他。”

“好吧,貴客所托在下定當完成。”

司馬亮走到喝茶的江三身旁。

“上了藥,好些了嗎?”

“啊,公子。好多了。”江三慌忙。

司馬亮露出微笑。

同時,他坐到了江三身旁。

“你是失蹤的那個船工是嗎?”

江三猶豫了一會。然後點了點頭。

“和你一起逃出來的人,是不是還有一個。”

“不,隻有我一個。”江三回答的有些哽咽。

司馬亮歎息一聲。

“人死不能複生,但我或許可以為他們報仇。”

“當然不止刀客,還有背後做局之人。”

“你逃走,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江三沉默了一會。

隨後,攥緊拳頭看向司馬亮。

一晃太陽落山了。

“徐武,你穩著點,彆著急。我先回去了。”

留下一句話,司馬亮著急忙慌的騎上馬。然後揚長而去。

知道江三所說後,他清楚事情大概了。

三艘鹽船,並不是故事的開始。

這一切要從一月前,司馬亮幫呂家開始。

以此為導火索,心涼的卓越反叛了。他效忠的新對象,就是太子。

也就是說,這次的做局人就是太子。也是對方安排卓越到王府。

印章和簽名,是卓越做的。

不僅如此,鹽船聯絡和裝鹽,對方也是親自辦理。

雖說這樣很冒失,但也是因為這些船工,已經被太子判了死刑。

同時,這也算卓越交了投名狀,若是反叛太子也可以利用這件事,攻擊司馬亮。

鹽船到崎國,再到被扣下,可以說很順利。

可太子冇有算到,崎國郡守幾人,膽大包天把事情壓下來了,而且隻打算讓司馬亮破費一下,就草草結案。

知道這個訊息,太子在崎國的辦事人,暫停了動作。

並把訊息,跟著船隊一起待會了黎國。

這個辦事人,就是司馬亮先前救下的那個人。

而江三,就是發現船工中,這個鬼祟的人。所以一直跟蹤對方。

跟隨中,他察覺到了凶險。不過,他並未第一時間逃跑,而是告知同伴。

這也引起了辦事人的注意,然後追殺就開始了。

異國他鄉,江三不相信任何人。

常年廝混在不良場所的經曆,他想到了脫身之法。

他故意賭博欠下賭債,被關了起來。

好巧不巧,是鄭家人的賭場。

瞭解到江三的事,鄭家人打算等黎國處理之人來,然後將他交給對方。

畢竟是司馬亮經手出的事,所以處理此事的,很大可能是司馬亮的人。

時間來到司馬亮到的那天,那時候碼頭上的人很多。

其中就有江三,他一眼認出了卓越,以及偽裝的辦事人。

因為來人是司馬亮本人,鄭家人為了避免麻煩,冇有將江三交出。

畢竟司馬亮身邊人做的事,他們不知道是不是司馬亮設的局。

當時的江三,如履薄冰。感覺自己是棄子。

尤其當晚,失火所有同伴都死了。

不過,好在鄭家人比較有耐心。他們隻是限製了江三的行動。同時他們密切關注司馬亮住所的動靜。

這個時候,鄭家人發現了辦事人的下落。

他們偽裝成刀客,打算挾持走對方。

由於鄭家人想活捉辦事人,加上對方體力能力都很強。他們抓了很久,都冇抓到對方。

當然,司馬亮今天遇到的刀客,很可能是真的泗水國刀客。

至於為什麼下死手,那就要等辦事人醒來才能知道了。

可卓越認識這個辦事人,司馬亮走的時候對方還冇回來。

現在已經到了晚上,卓越肯定已經回去了。

他要是發現辦事人昏迷在住所,可能會下死手。

畢竟這個人一死,一切關於太子的線索,就都斷了。更彆說對方為什麼要出現在住所旁邊,以及被追殺的原因。

“卓越啊,你最好聰明一點。太子是如此狠辣之人,你竟然能相信他的許諾。”

這次司馬亮帶卓越出來,也是為了怕自己不在對方被太子策反。從而做些不利於自己的事。

可算了那麼多,他還是低估對方的複仇心。

司馬亮都能猜到太子給的是什麼許諾。九成是絆倒呂家的事。

他也有想過卓越會被複仇衝昏頭腦,但對方表現的胎懦弱膽怯了。

這讓司馬亮暫時認為卓越,不敢反叛。

畢竟他到燕城開始,就太順利了。

順到司馬亮都有些自大了,注意力都在太子之類的大人物身上。對於身邊的小人物,自然關注不到。

加上連來大事,以及小順子的事,司馬亮都冇時間和卓越聊什麼。

或許他當時抽點時間,安慰一下對方。

今天的事情,可能都不會發生。

籲。

司馬亮勒馬,看了一眼住所大門。

“彎彎繞繞之後。這些船工真是因為我而死啊。”

說著司馬亮,快步跑入院內。

“燕王大人……”

無視了下人的問候,司馬亮直奔齊瀾的房間。

輕輕一推,發現房門被推開。

司馬亮頓感不妙。

進入房中,他被眼前的一切嚇到了。

“來人,叫大夫。”

“快。”

司馬亮最擔心的事,發生了。

屋內躺著三個人。

辦事人,卓越和齊瀾。

看辦事人身上插著刀,九成是死透了。

地上昏迷的卓越和齊瀾,都有受傷。

選擇之下,司馬亮抱住齊瀾。

“藍汐,冇事吧。發生什麼了。”

“卓…越…”

話冇說完,齊瀾暈了過去。

司馬亮看著對方滿手滿身是血,很是害怕。

對於一個和自己有些瓜葛的女人,他有這個反應很正常。

抱著齊瀾,司馬亮看向卓越。

結果對方也看著他。

“王爺……相信…我…”卓越虛弱的聲音傳來。

這句話,讓司馬亮陷入了遲疑。

本來,在他看來是卓越刺殺辦事人,然後被齊瀾發現然後兩人互傷如此。

他是讓我相信他嗎?

若不是他動的手,那是……

司馬亮看向懷中,昏睡的齊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