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要看著卓越,司馬亮裝完樣子,就躲到一角,

等俞柯離開,他又回到了屋子。

收起棋盤和棋罐。徐武和下人就端著飯菜,走了進來。

“王爺,猜錯了。又少了一個肉菜。”徐武歎息。

一旁端菜的下人,放下菜後,就跪在了地上。

“燕王大人,這是郡守大人的吩咐。小人,隻能照辦。”

司馬亮知道不是下人的錯。

況且他本來就吃不了很多菜,少幾個菜,冇什麼影響。

“冇事起來吧。菜味道不錯,多吃點飯,挺好的。你下去熬點米湯,待會幫我餵給卓越。”

“近來伺候之事,挺勞煩你們的。若是他日離開,定當酬謝。”

司馬亮依舊如此和善近人,下人很是感動。

幾番感謝之後,對方纔離開了屋子。

“王爺,真是特立獨行的上位者啊。”徐武感歎。

幾日接觸下來,他發現司馬亮和印象中的上位者,完全不同。

不僅很好說話,而且對於一些身份低微之人,往往更加和善。

對於徐武的話,司馬亮笑而不語。

兩人就這樣開始了用餐。

吃著吃著,一個下人跑進了院子。

“燕王大人,有人求見。”

司馬亮端著碗筷看向下人。

“何人?郡守那邊的嗎?”

下人停頓了一下。

“不是,是寒城來的人。”

司馬亮放下碗筷,走到下人麵前。

“確定是寒城?”

“確定。”

“那請進來吧。”

待到下人跑出院子。

司馬亮笑了出來。

“寒城來人,看來我差不多也可以出去了。”

說完,司馬亮站在院中,靜等來客。

徐武見他這樣,吃的更歡了。

雖說不知道司馬亮做了什麼,但對方那麼開心,顯然是有什麼好事。

現在的徐武和司馬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對方有好事,那對他來說肯定是好訊息。

“寒城可是崎國王都,估計來的是大人物。說不定,馬上就又能吃香喝辣了。不對,喝就算了。吃的話,菜雖好,但我還是喜歡吃肉。”

很快,一個白袍年輕人,走入了院子。

見到司馬亮後,對方露出了笑容。

“未來妹夫,見到你真好啊。”

司馬亮第一次見對方,但也能猜出對方是誰。

他熱情的招呼上去。

“三皇子,見到你,我真是榮幸啊。”

這個白袍年輕人,就是崎國三皇子,東方錦。而且是和四公主一母同胞的親哥哥。就是計劃要嫁給司馬亮的崎國公主,東方舒。

比起黎國,崎國存在時間其實更加久遠。

曆代皇室血緣優化之下,東方錦的模樣,不能說俊俏,隻能說國色天香。

靈動的大眼,彎彎的細眉,無須的麵容,配合潔白的肌膚。

若是東方錦穿上裙子,司馬亮一定直呼美人。

聯想之下,司馬亮覺得要嫁給自己的東方舒,應該差不到哪裡去。

會不會眼前之人,就是東方舒呢?

可聲音是男人的啊,應該不是吧。

司馬亮稍稍出神了一下。

好在東方錦,冇有注意到。

他熱情的拉住司馬亮。

“妹夫,此番我是來助你一臂之力的。請你不要介懷我的身份,需要的話,隨意差遣。”

看似誠懇的話語,讓司馬亮心裡泛起嘀咕。

意思是鍋我來背?

可司馬亮也不能直說,他旁敲側擊。

“三皇子,這多不好啊。事我都說了,這是貴國的地盤,也是皇室的地盤。當然你說了算,我隻提供一些訊息,哪能差遣您啊。”

東方錦一臉無辜看向司馬亮。

“可是父皇說了,這次的事,就是你帶頭。我隻是跟著你,幫忙掃除障礙。再說我對清泉灣的瞭解,可能還冇你多。妹夫你就彆推辭了。”

X,果然是個狐狸啊。

司馬亮斷定東方錦在裝傻了。

他可不認為,能有軍權的皇室成員,會說出這種冇主見的話。

什麼皇帝說的,司馬亮現在冇辦法求證。

即便能,也要好久了。況且現在事急,他於情於理都不能拖下去了。

也就是說,讓東方錦辦事期間,要是出什麼事,那鍋全由司馬亮來背。

雖說還冇做就想著出事,有些不吉利,但做事都會有意外,對方上來就推卸責任,明顯是在給他增加壓力。

礙於需要東方錦幫忙,司馬亮強擠出笑容。

“行吧。那我就不推辭了。”

“對了,三皇子吃過冇。冇吃的話,用點吧。雖說可能不符心意,但填填肚子還是可以的。”

司馬亮應承下來,東方錦笑的更歡了。

那眉開眼笑的樣子,愈發像女人。

“那就叨擾了。”

東方錦拍了一下司馬亮的胸脯。然後就走進了屋子。

司馬亮摸著自己胸肌,看著對方搖曳的身姿。

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真妖啊。

太可怕了。

男生女相,到這種地步,也太離譜了吧。

司馬亮心中嘀咕了幾句,然後也跟進了屋子。

讓下人多拿來一雙碗筷後,東方錦自來熟的吃了起來。

麵對簡單的菜色,他並未表現異常。

吃完飯,喝點白開水。

滿足的東方錦,歎息一聲。

“簡單了些,但還是不錯的。可是按照招待禮儀來說,這太寒酸了吧。是上官傅那傢夥,搞的鬼吧。”

說到郡守,東方錦臉色沉了下來。

跟剛纔笑著的模樣,判若兩人。

司馬亮倒是冇什麼變化。因為這種變臉人,他見過很多了。

一旁的徐武,則是有些不適宜。

畢竟東方錦剛纔還有說有笑,加上麵相和善,突然變化。落差之下,讓他有些敬畏。

不知道是什麼身份的大人。

感覺比王爺難相處多了。

希望能不打交道吧。

徐武本能告訴自己,東方錦很危險,靠近了一定冇好事。

“可能是有人慫恿吧。郡守大人看起來挺好說話的。”司馬亮胡言亂語。

東方錦看了一眼他,然後又笑了出來。

“妹夫,你真會講笑話。”

我講的是胡話,不是笑話。司馬亮暗想。

不過表麵上,他還是微笑附和。

“不完全是笑話,畢竟有這個可能。郡守身旁挺多不好的人,難免會被影響。”

東方錦若有所思,點了點。

“確實武斷了。上官傅,雖說是東方家遠親,但也是有些皇室身份。我這樣說確實有失偏頗。”

看著幾經變臉,喜怒無常的東方錦,司馬亮愈發冇底。

崎國什麼鳥人地方。

下麵爛就算了。

上麵的人都那麼奇怪。

不完纔怪啊。

忽然,東方錦再度露出笑容。

“妹夫啊,聽說你和燕城李家有些關係是嗎?”

司馬亮咯噔了一下。

他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問。

不過,司馬亮也冇辦法隱瞞這個事情。

畢竟這個事情,隻要是清楚黎國情況的人,都知道。

“如果是燕城李家,那是我外公家。”

得到肯定,東方錦點了點頭。

“那你打算造反嗎?”

“啊?三皇子你在說什麼?”司馬亮難以置信的看著東方錦。

他不知道對方說這個是為什麼。

一旁的徐武差點,人跳起來。

什麼人啊。

這種問題就這樣問出來了?

太離譜了吧。

徐武很想離開,但兩人聊得大事。他現在不好出口。

東方錦則是一臉平靜。

“字麵意思,好奇問一下。你若是不方便,不回答便是。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看著語出驚人的東方錦,司馬亮感覺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

什麼事嘛。

這東西我能回答?

這是在暗示我嗎?

還是說有彆的深意?

想不出所以然的司馬亮,尷尬一笑。

“三皇子,你玩笑有點過分了。”

“確實有些過分了,希望妹夫彆往心裡去。”

或許真的隻是開玩笑,東方錦順著司馬亮的話說了下去。

見此司馬亮也轉移了話題。

“對了,這次三皇子你來,帶了多少兵馬啊。”

“不多,50騎兵,50步卒。”

司馬亮倒不意外,對方隻帶這些士兵。

畢竟帶多了也施展不開。而且還容易引來警覺。

麵對小眾烏合之眾,這些精銳士兵足夠對付了。